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被未婚夫射杀之后

被未婚夫射杀之后_分节阅读_第113节

被未婚夫射杀之后 风储黛 2895 2019-10-10 00:00

  

他身后士卒的士气,也随着他江河日下的身体,越来越低落,终于一蹶不振。

回洛阳之后,才得知卫邕一家已被下了牢狱。

他单人闯入宫闱,老皇帝从云情雨意之中惊醒,慌张地穿戴了裳服,赶来广明宫见太子。

皇帝摆出谱儿,气势汹汹。

“又来见朕做甚么?信也不留,一个人跑去岭南抓奸,让全天下的人等着看咱们大魏太子的笑话!你让为父有何脸面!”

卫绾气郁不胜,老皇帝你休得这么说他!她的殿下遍体鳞伤地回来,为何作为父亲,竟对他如此惨白的脸色,虚弱的身体不闻不问,见面只知兴师问罪?

卫绾恼火得眼眸几乎要冒出火焰来。

若不是明知道这是个梦,她早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明知是梦,眼睁睁看着殿下渐渐衰败下去的身体,也难受得昼夜不安。

夏殊则道:“卫邕是陛下身边的老臣了,忠心耿耿,从无逾矩之心,陛下不该因为卫绾迁怒于他的。”

“你在为卫邕求情?”

老皇帝狐疑地揪了揪胡须,烛光昏暗,他几乎看不清这个嫡子的面孔,只觉得这个嫡子身上的气息实在过于冷冽,冻得这广明宫从炎夏五月,变成了冰窟窿似的。

“卫邕纵女欺君,损朕之威望,亦辱朕之储君,岂能放过他?”

夏殊则道:“若臣不再做这个储君呢。”

皇帝惊讶得身子后仰,“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满室烛光里,夏殊则抬起了眼眸,漆黑无澜,秀逸冷峻的面容,几乎没有丝毫人色,皇帝吃了一惊,胸口顿时一绞,“你,你这是怎么了!”

“臣活不久长了,故去之后,请陛下念在臣、念在卫邕亦有往日军功的情分上,饶恕卫氏一门罪过。至于卫绾,臣已亲自了结其性命,已经结案。”

皇帝被这将死之人还口吻平淡如闲话家常的逆子,搅得脑中嗡鸣,“你、你要朕改立太子?”

“国不可一日无储,改立是应该的,至于是燕王、楚王、齐王,是陛下的事了。”他撑到这儿,已近乎油尽灯枯,藏在玄青锦纹长袖之中的手,犹如被抽干了水分的秋日残枝,枯瘦得没有半点生机。

卫绾也不知殿下在皇帝面前怎能保持他一贯的硬气,在说完这句之后,便脚步一丝不苟地潇然而去的。

老皇帝在身后哽咽了,双眼浑浊地盯着那离去的不再有丝毫留恋的背影,唇舌无意识一碰:“策儿……”

卫绾随着黑雾飘出了广明宫。

殿下他果然只是硬撑而已,回了东宫,整个人便失去了主心骨,倒了下来。

东宫的婢女全部都在照料着他,昼夜不能离开,他这一睡却是三日。

这三日之中,没有任何废立储君的消息,卫邕在朝臣的联名血书下,被皇帝“顺应民心”地放了出去,卫氏一门无虞。

再苏醒时,便只剩下回光返照的那么一点迹象了,夏殊则倚着胡床,望着殿外榴火,开得盛如烈焰,比夕照谷漫山延绵的桃花更风华灼灼,可他掌中只有一抔桃花,被风干了的,失去了所有生命迹象的干花。

他垂下了目光,对身后的韫玉道:“孤是真的克妻么?”

民间所言,完全是玩笑话。他那两任未婚妻,是被薛家的人害死,他分明自己也知道!

卫绾从高胪那里听来之后,义愤填膺,心想自己当初怎么竟也跟着迷信呢。

可这句话,就因为是假的,从殿下嘴里说出来,意义却无比沉重,压得卫绾几乎喘不过气。

韫玉眼眶微红,她一贯冷漠,满脸写着事不关己,那还是卫绾第一次见她,有如此的动容之色。

夏殊则道:“孤死之后,必定是楚王即位,孤深知他气量狭小,恐怕不能容人,你带着孤的令符,到各处去将势力解散,命他们从今以后,或为大魏之脊梁,或甘于庸碌平凡,选择在他们,只是有一条,不可向新君寻衅,魏人不可再自相残杀。”

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但还时断时续的,韫玉俯身跪地,不住地哽咽着。

而那个手捧桃花的男子,却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仿佛睡去,剪影安详得犹如一幅古画,被裱入了斑驳雕花的窗棂里,凝刻成卫绾心中难以磨灭的永恒。

*

梦醒了。

不必月娘提醒,她也知道自己这梦做得太长了,睡的时日不会短。

她醒来,还未下床,月娘便见盥洗的水盆放在了木架上,低声道:“姑娘,洛阳翻天了!”

卫绾拿着毛巾的手忽然顿住,她的身体僵直了,猛然抬起了头。

月娘自是知道她担忧的什么,忙道:“三郎和殿下都还安好。”

卫绾点了点头,胡乱将脸颊擦拭了一番,将毛巾掷入水盆。又想到,月娘敢大声地说一句翻天了,那便是真的天翻地覆了,相信这芝兰院的守备已经被撤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月娘伺候她穿衣,道:“是燕王,带着人里应外合,杀入了洛阳,闯入了宫闱,生擒了楚王和薛夫人,薛家一干人等,都被下了大牢。那薛夫人的哥哥,才得意了不过几日啊,转眼便吃了牢饭了,也是人算不如天算。”

“燕王?”

卫绾疑惑地想着,这其中,怎么会有燕王的掺和?

月娘说道:“这其中自然也有殿下的助力,否则燕王又岂能轻易地拿下洛阳的驻军。”说到这儿,她又有些气不平地道,“还有郎主。”

殿下、燕王、父亲,这三个人秉性各异,立场也不同,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同心戮力的,看来薛氏平日里的得罪的人太多了,四面树敌,岂有始终高枕无忧的。

只是,他们攻城似乎也太快了一些!

她猛地抽了一口气,“月娘,我睡了多久?”

月娘担忧不已,手掌捧着她的脸颊,指头全部伸出来,在卫绾面前晃了晃。

五日了?卫绾几乎要晕死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