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241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446 2019-10-09 23:56

  

“我并非是出卖你,我只是想拆穿你,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燕喜有些迟疑道。

“因为你根本不是那边的人,你只是和闫旭川相好,所以才帮他做事而已,是不是?”长安扭过头看着她。

燕喜悚然一惊,目光惊疑不定地盯着长安,猜测道:“你……你……莫非是你……”

“一次教训还不够么?没证据的话,不要乱说。”长安冷下目光。

燕喜垂眸不语。

“怎么,你还想为他报仇啊?”长安见她那样,问。

燕喜摇摇头,道:“我没这个能力。”

“不是不想,而是没这个能力。想不到你倒还是个有情有义的。”长安站直身子,“我就不明白了,闫旭川四十多岁,以他的身份和年纪,在外头必定已经妻妾成群儿女成行了,你图他什么?”

“他在外头妻妾成群儿女成行,与我何干?难不成我还能嫁给他吗?这辈子我是别想出宫了,可是不能出宫,还不兴我为自己找个依靠吗?”燕喜表情有些怔忪的黯然道。

“若你只是抱着找个依靠的目的,现任的卫尉卿韩京更年轻更俊美啊。”长安开玩笑一般道。

燕喜看着她有些讽刺的一笑。

“我明白了,如他这样的,就轮不到你了是吧。那这样吧,如果你不介意我不能把你按在桌上这样那样,看在你小脸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地借你一靠。”长安不正经起来就跟个二流子无异。

燕喜撇过脸去,道:“说起你安公公,谁人不知长乐宫那位大美女嘉容和你关系匪浅呢,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反正,你一开始来找我,也不是为了我这张脸吧。”

“我还真不是为了你这张脸,只不过,若你连眼前这点困境都不能应付的话,我就不知道除了这张脸外,我还能图你点什么了。”长安道。

燕喜侧过身去,细白的手指拈着石榴树的叶子,神情纠结。

“这件事该怎样摆平其实你并非全无头绪,我说的没错吧。毕竟韩京此番查人的唯一线索就是——与闫旭川有关。而只要是与闫旭川有关的,不管是人还是事,长信宫中还有谁能比你更了解呢?若你愿意,拉个人给你自己做替罪羊应是不难吧。可是你下不了手,因为你知道,越亲近的人才越好栽赃,因为只有了解她的喜好习惯乃至出入作息,你的栽赃才能更逼真更天衣无缝。你有计划,但你不想自己付诸行动,所以你想借我的手去做这件事。”长安竖起一根手指轻摇了摇,道“门儿都没有。你要么自己去做,要么坐以待毙,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燕喜看着她,问:“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就为了控制我?你现在所了解的一切已经足够控制我了,为什么还要来逼我做这种事?”

长安道:“你错了,我不是逼你,我是在帮你。在你和闫旭川好的时候,你没想过他会死得这样早吧?然而他还是以一个令你措手不及的方式突然就死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让你找到下一个依靠,你知道他能让你靠多久?只有足够自保的实力和地位,才是你真正长久的依靠。我不过是为你指了条明路而已,你若觉着我不安好心,你可以不走啊。”

“你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人。”燕喜盯着长安,眸底一点隐忍的恨意。

长安微微笑,道:“只有仰视我的人才会觉得我很可怕,平视我的人,一般都会觉得我很可靠,而俯视我的人,则会觉得我很可爱了。这就叫做高度决定态度,懂么?”

二月十一,慕容泓新封的盐道使从盛京启程,前往全国各地视察盐场。二月十七,韩京从长信宫揪出了与闫旭川私通之人——燕笑。

虽然燕笑矢口否认,但罪证确凿。慕容瑛想起张昌宗之死以及那晚出现在自己寝殿桌上的瓷瓶和字条,也觉非得是燕笑这般可以经常出入她寝殿的奸细方能做到,再加上有燕喜从旁作证,慕容瑛便不疑有他。

二月十九,省试完毕。

二月二十一,丞相病愈,入宫谢恩。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丞相倒好,来去都是一样快的。”甘露殿内殿,长安一边给慕容泓磨墨一边低笑道。

慕容泓伸笔蘸了下墨,道:“他病,是想看看朝中哪些人是朕欲拉拢的,又有哪些人是一心为朕做事的。他好,是因为他不能让朕夜朝上的这个小团体意识到,他们完全可以取代丞相的职能并且有时间实践这一点。所以,这病来病去,都是有学问的,知道么?”

长安闻言,抬眸看着慕容泓专心批阅奏折的侧脸,心道:这个在摸索中前行的少年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到,内阁与丞相这一对行政矛盾体,已经在他与权臣的来往较量中初见端倪了。

既然丞相病愈,慕容泓就取消了夜朝,全国各地呈上来的奏折依然在丞相府廷议上由众臣一起商议和批复,只不过在下发之前,要多一道经陛下过目的程序而已。

二月底,太后慕容瑛将慕容泓唤至长信宫,跟他说为皇家绵延子嗣也是他身为皇帝的职责之一,不能轻忽懈怠。

慕容瑛句句在理,慕容泓自然也只有连连称是。是夜,便去了昭仁宫西配殿。

昭仁宫东配殿,陶行妹抱着枕头捂着嘴,扑在床上哭湿了一方被角。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会因为他去临幸任何一个女人而委屈怨怼。谁知到头来,都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昭仁宫西配殿到东配殿,不过就隔着一个十余丈宽的庭院而已。

他离她如此之近,却是与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一想到这一点,她生不如死。

她知道不能怪他,他原本就没想娶她,所以今天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她痛,痛极了,但她不悔。

她宁可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承受这种痛,也不愿被父母逼着嫁给另一个男人。她宁可一辈子都是完璧之身,也绝不要被她不爱的男人碰触。

哭了一会儿之后,她忽然想起了她二哥陶行时的那个相好云秀。

她说云秀不配她二哥,云秀当时对她说,希望她不要高嫁,如若不然,怕她会因为惦记着自己的不配,一辈子都得不到她想要的幸福。

如今想来,云秀的这句话岂非就如对她的诅咒一般,一语成谶了么。

长乐宫东寓所,太瘦房内。

长安坐在一把带扶手的高背椅上,照着太瘦的指示一按椅子扶手前端的松动处,椅子粗壮的前腿前面的罩板往外一翻,突然飞蝗一般从里面射出二十支木箭,射到对面墙上发出一阵“笃笃”轻响,听那声音,换成铁的绝对可以杀人。

长安高兴坏了,想不到当初一个突发奇想做猫爬架,竟给她找到一位机簧天才。

太瘦哪禁得住她舌灿莲花的夸奖,不多时便红着脸只知道傻笑了。

“这样,太瘦,你再帮我设计一把剑。”长安道。

“什么样的剑?”太瘦问。

“一把表面看上去很钝,根本不可能伤人的剑,在上面设计一个非常巧妙的机关,只要触动那个机关,剑就会露出真正的锋刃,可以杀人的那种。”长安想过了,慕容泓亲政后,如今外朝后宫表面上看上去都是风平浪静,但这种平静表象下的暗涌,只会日趋激烈。

她随行慕容泓左右,必须得有一把关键时刻可以用来护驾的武器。小刀太短太小,正面搏杀的时候不好用。而铁盒子她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天天带在身上。

一把暗藏玄机的钝剑,只要得了慕容泓的首肯,她便如装饰品一般佩在身上在宫中行走都没事,也不会引起旁人的戒备,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那我先试着把设计图画出来。”太瘦思索着道。

长安拍拍他的肩,道:“不急,你慢慢来好了。”

第308章 两难的抉择

次日,慕容泓下朝回来面色有些不好,长安等人只以为在朝上发生了什么令他生气的事,也不敢托大多言,只在一旁小心伺候。

用过早膳,慕容泓在书桌后提笔写字的时候,窗外微风徐入,带来一丝隐隐的结香花的香味。

慕容泓笔一停,问:“什么味道?”

侍立在侧的长安长福张让等人耸动着鼻子嗅来嗅去,不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花香而已。

张让便道:“陛下,好像是外头有什么花开了。”

慕容泓下颌绷起隐忍的弧度,想要继续写字,手却微微颤了起来。

长安惊疑地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笔尖,他忽然头也不抬地手往某个方向一指。

张让和长福都未反应过来,长安却立刻转身将放在那边墙角的渣斗给捧了过来。

慕容泓吐了。

吐得差不多后,张让伺候他用茶水漱口,长安则对傻站在一旁的长福道:“快去请御医。”

“不必。”慕容泓强忍着不适道。

“可是……”

“朕说不必就不必!”慕容泓加重语气。

长安看着他,敏锐地捕捉到他用帕子捂着嘴撇过脸去的那一刹那,眼里居然闪过了一丝狼狈。

她从没在他眼中看到过狼狈这种情绪,什么事情能让他这样的人狼狈?

将渣斗拿出去交给宫人去清理的时候,长安往甘露殿西面走了走,在道旁的灌木丛中看到几株正在盛开的结香。

她观察了一下今天的风向,又闻了闻结香的味道,确定方才在甘露殿中闻到的就是这种花香。

可是这花香原本就不刺鼻,被风吹到甘露殿后,味道就更淡了。而且看这结香有些花序都枯萎了,显见盛开已有一段时日,为何以往慕容泓没事,今日闻到这花香竟然吐了?

长安知道慕容泓是个受心理作用影响甚大的人,晕血,不吃肉,大概都是因为曾经的残酷经历给他造成的心理创伤引起的。那么他今天突如其来的呕吐,会否也是因为这花香激起了他什么不好的难以忍受的记忆,故而如此?

花香……慕容泓自己从不在殿中熏香,甘露殿不管宫女太监都了解他的脾性,近身伺候他的人也都是不抹香的。那么这个让他敏感的香味来源,只能是……来自后宫。

长安走到甘露殿前时,恰长福出来打发小太监去甜食房拿薄荷糖,长安将他叫到一旁,问:“昨夜陛下去后宫,一切可都正常?”

长福道:“除了陛下半夜就回了甘露殿外,一切都挺正常的。”

长安知道慕容泓昨晚半夜回甘露殿之事,一开始她没多想,但此时却不由的怀疑是不是中间出了什么岔子,所以他才会半夜回来。

“陛下没说为何不在昭仁宫过夜?”长安问。

长福摇摇头。

“那陛下昨夜回来时可有生气的模样?”

长福道:“没有啊,就在刚才他还吩咐张公公去昭仁宫宣旨,封周才人为周美人呢。”

长安疑惑,难不成自己推断有误?

长福忽又想起一事,对长安道:“安哥,你真是神了,昨天我看到那个撞我的小宫女了,她是周才人身边的,而且果真是周才人从娘家带进宫的。”

“你跟她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了?”长安眯起眼。

长福一看她这表情就知道危险,忙澄清道:“没有没有,我听了你的话,再见那小宫女便有了提防之心。她真如你所言,一直想跟我套近乎,我都没理她。”

长安道:“这还差不多。”

她心中略一盘算,这侍婢都是个惯用香粉的,那主人必然更甚,会否是这周才人身上的香味让慕容泓心生反感,但他又不想在没见过几次面的女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敏感和脆弱,于是强忍着……

临幸嫔妃还留下了心理阴影,难怪乎他会在她面前露出那种狼狈的神色。

长安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或许有做皇帝的智慧和毅力,但他确实不具备做皇帝的性情。

“日后陛下再临幸后宫,你去传旨时,记得提醒她们殿中不要熏香,所穿的衣服不要熏香,如果可以,最好身上也不要擦香粉,以免陛下不喜。”长安叮嘱长福。

长福点点头。

长安看着他道:“这些事情原本你自己就应该想到的,别以为伺候人就是端茶递水传个话,凡事多动动脑子。”

长福搔着额角憨笑道:“我尽量。”

三月初,省试成绩出来了。因为上次发生了替考事件,是以这次不仅审查和监考尤其严格,批阅卷子时还采用了糊名和誊录的办法,以杜绝阅卷官员徇情取舍的现象。

这次第一名是孔仕臻,狄淳第三,钟羡掉到了第五名。

然而尽管是第五名,但如他这般武将世家出身的公子能在省试中考到第五,也已经是史无前例的惊世之举了。是以虽然还未殿试,钟慕白就高兴得上朝都有了笑面儿,平素与他有过节的大臣们见着他的笑,无不悚然。

自从慕容泓亲政之后,这甘露殿无嚣几乎是每日必到,今日也不例外。

“赵王以此番他有平定兖益两州边境战乱的功劳为由为其先父请封王号,陛下为何觉着为难?”无嚣将刘璋请封的折子递还慕容泓,问。

慕容泓道:“禅师有所不知,当初天下大乱之时,刘璋父子与燕王郑澍兄弟几人分数两个不同的起义军阵营,在一次战役中,刘璋的父亲杀死了郑澍的长兄。后来这两支起义军都被先帝收编,他们二人在先帝的调解下才不得不以天下大业为重,暂时放下了私人恩怨。如今刘璋为他父亲请封,朕若是准了,岂非得罪燕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