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579节

女宦 江南梅萼 4282 2019-10-09 23:56

  

她起身,打开门一看,慕容泓的侍卫端着一方托盘站在门外。

“安姑娘,陛下听说你饿了,叫客栈的厨子开灶给你下了一碗面。”侍卫一板一眼道。

长安接过托盘,道:“多谢。”

侍卫离开,她关上门,将面放在桌上。

她并不饿,但这碗面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要知道这年头的面都是手擀面,这碗手擀面,肉眼可见的每一条面条宽窄厚薄都跟一个妈生的似的,若是用筷子挑一下,长安估计长短应该也都差不多。就连面上卧着的那只荷包蛋,也不知怎么做出来的,溜圆。细细的葱花均匀地点缀在面上,绝无寡众之分。

看着这碗面,长安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用帕子包扎个伤口都要把两角留出一样长短并捋平的某人,却又有些不敢置信。

他会擀面?

从她回房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又要擀面又要煮熟,绝不可能是现学现做来得及的。若这碗面真是出自他手,那么问题来了,他一国之君,过去这八年间到底是为谁做小伏低洗手作羹汤呢?

宫里藏了个宠妃?

他宫里的情况她无从得知,钟羡偶尔跟她通信也不会跟她说这些。但她无端地认定他没有。

正如圆圆说的那样,她也觉着,他不可能再待第二个人如待她一样了,就像她也无法再待第二个人如待他一样。

虽然之前两人结束的方式有些惨烈,但就这段感情而言,感觉双方都在上面耗尽了心力,很难再在别处重新开始了。

长安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面。

这大半夜的,又是客栈的厨房,条件有限,自然也做不出惊为天人的味道来。但不知为何,这一口面吃下去,长安的眼眶都湿润了。

她没想到活到现在,自己居然还保留有这样感性的一面。

想哭的时候吞咽总是困难,于是这一碗面,她也就只吃了这一口。

第二日继续赶路,谁也没提起这碗面,就仿佛真的只是客栈厨子做的一碗面而已,不值一提。

三月中下旬便到了盛京。

“娘,这里便是盛京吗?好漂亮,好多花树啊!”蕃蕃扒在马车窗口,一边向外张望一边道。

长安在城外就注意到了,不仅是这城内的街道两侧,就连城外的官道两侧以及野地里都种了好些树。春光正好,那一树树的花开得更好,云蒸霞蔚恍若仙境,绿化做得委实不错。

进了城沿着宽阔的街道走了好一会儿,马车一直没拐弯,眼看着都快到皇宫了,才向南轻轻一拐,没几步的距离就停了下来。

长安下了车,面前是座陌生的宅院,院子里头的仆从都已经迎到了门外。

“你原先那座宅子,许晋还给了朝廷,多年不曾住人,恐怕失于修缮。我给你准备了这处宅院,你暂且住着,若还是喜欢住回原先的宅子里,我派人将它修缮好了你再搬过去,可好?”慕容泓下了马,站在院门前问长安。

长安摇头,道:“不过暂住而已,在哪儿都无所谓,就不必麻烦了。”

慕容泓收回目光,顿了顿,道:“那你先好生休息,若有需要,告诉吉祥即可。”

吉祥?

长安刚才就扫了眼院门口的仆从,没仔细看,如今定睛一看,果见吉祥混在其中,正一脸惊疑地看着她,一副想认又不敢认的模样。听到慕容泓提起他名字,才如梦初醒,赶紧过来行礼。

长安应了。

人带回来了,也送到家了,再没别的话可说,慕容泓不想走也得走了。

借着在路上搞熟的关系,他摸了摸蕃蕃的发顶,对他道:“若你娘允许,来宫里玩。”

长安腹诽:说的好像宫里很好玩一样。

蕃蕃一脸懵:宫里?

慕容泓带着人走后,吉祥忙忙地把长安迎进院中,纳头就拜,哭着道:“安公公,你没死,太好了。”

“都这会儿了还叫我公公?快起来,都把孩子吓着了。”长安扶起他道。

吉祥一抬头,果见蕃蕃站在长安身边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这……这是蕃蕃吧。”吉祥赶紧将眼泪擦干净道。

长安点头,对蕃蕃道:“来,叫吉祥叔叔,你小时候他也抱过你的。”

“不敢当不敢当。”不等蕃蕃张嘴吉祥便连连摆手道。

长安知道如吉祥这等土生土长的小太监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冲破身份和阶级壁垒,遂不勉强。

她将蕃蕃打发去挑房间,和吉祥闲话叙旧:“这些年过得可还好?”

吉祥连连点头道:“都好都好,福公公一直很关照奴才。”

“长福么?他还好吗?”长安问。

“自然是好。张公公死后,陛下就擢了福公公做中常侍,四年前更是做了司宫台內侍监,如今满宫里的奴才都要看他脸色行事呢。”吉祥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他还不知您回来,若是知道了,定然高兴得很。”

长安又问了问内卫司的事情,知道内卫司被撤,袁冬与麻生被杀,忍不住叹了口气。

当初身在局中不自知,如今回头看看,其实有什么值得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大家都不过是强权之下的牺牲品而已。她唯一的优势,大约就属她是女人吧,得了皇帝青睐的女人。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上午,有客来访。

第731章 故人来访

“哎,本该是我去府上拜访才是,你们倒先过来了,我这什么都没准备……”得了下人通报,长安来到院门前,亲自将钟羡一家三口迎了进来。

钟羡还是老样子,文质彬彬丰神俊朗的模样。他夫人张竞华已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天生底子好,看上去丽色不减,微微丰腴也只显得她身材玲珑珠圆玉润而已。这回夫妻二人带来的是他们的长子,这孩子今年六岁,长相集父母长处于一身,小小年纪便是一副祸国殃民的俊俏模样,就是名字比较悲催,叫钟大治,取意天下大治。他爷爷钟太尉亲自给取的名,不用都不行。

两个小的给彼此的长辈见过礼后,就拿着长安在路上买的玩具跑到院中玩去了。

吉祥端了茶水点心上来。

长安招呼张竞华:“钟夫人,请用茶。”

张竞华抿着嘴笑,礼貌又不失大方道:“安姑娘不必见外,夫君昨夜将你的事告诉我了,以后你叫我琇娘便好。”

长安微笑,道:“好,那你也别叫我安姑娘了,叫我一隅便好。”

钟羡坐在一旁面带笑容看着她俩聊了一会儿,张竞华便道:“我出去看一下孩子。”

长安看着她袅袅婷婷地消失在门外,转过头对钟羡道:“看着你们这样幸福,我真开心。”

钟羡笑了笑,没有接话,只道:“我没想到你会回来。此番,是自己愿意回来的吗?”

长安点头,“藏了八年,也够了。这回他去找我,我觉着他好像与以前有些不一样,正好我也想回来看看你们,所以就跟他一道回来了。”

“既如此,就在盛京多住些时日吧。或者干脆搬到盛京来,也便于照应。”钟羡道。

“再说吧,我这副样子,有心之人还是认得出来的。”长安道。

“那你的伤势如何了?”钟羡问。

长安道:“没什么大碍。”

默了片刻。

“红药……”

“薛姑娘……”

两人同时开口,长安示意钟羡先说。

钟羡遂道:“薛姑娘葬在无名山,你何时想去拜祭?我派人过来带你去。”

长安道:“明天。”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一同出门来到院中。

蕃蕃和钟大治正在院中树下的石桌上玩木马车。

钟大治问蕃蕃:“这马车你还有多的吗?”

蕃蕃:“没有了,怎么了?”

“这个很好玩,我想带一架给二殿下,他都没什么玩的东西。”钟大治道。

“二殿下,是谁啊?”蕃蕃问。

钟大治似乎对他这个问题有些不能理解,道:“二殿下,就是二皇子啊。”

蕃蕃也放弃了,这些殿下皇子什么的,他根本听不懂,索性就问:“他多大了?”

钟大治道:“四岁。”

“比我小,那你把我这架带去给他吧。”蕃蕃把自己手里的木马车推给钟大治。

钟大治抬头看坐在一旁的张竞华。

张竞华目光温和地看着他,并不出言干涉他们之间的事,要他自己拿主意。

“算了,你已经送了我一架了,我怎么好把你的也拿走。还是把我的这架送给他吧。娘,待会儿你帮我把马车藏好,别给小弟看见好不好?明天我去宫里读书的时候带给二殿下。”钟大治道。

张竞华点头。

蕃蕃却把马车塞到钟大治手里,道:“没关系的,你把我这架拿走好了,不然你送了他一架自己却没有,也没法陪他一起玩啊。我没关系的,我有很多玩的东西,我娘还专门请人做各种玩的东西给我们玩呢,不过大部分都在老家,没有带过来。”

钟大治一脸艳羡:“你娘真好。”忽想起自己娘亲就坐在一旁,忙补充道“我娘亲也很好。”

张竞华见自己儿子这小模样,忍不住拎着帕子掩着嘴笑。

钟羡看着他们这俩小儿互动,对长安道:“你把孩子教养得很好。”

长安笑道:“你家的也不差啊。”

“你在盛京期间,要不就让孩子来我钟家的私塾读书吧,省得这人生地不熟的,没人陪他玩他也无聊。”钟羡道。

长安想了想,圆圆还说要来盛京玩一趟,恐怕是得待一段时间,于是便道:“也好。”

上午送走了钟家一家三口,下午又来了许家一家四口。

许晋如今又到宫里当了御医。八年不见,静莲又给他添了一个女儿。他带着这两件小棉袄,笑得嘴都合不拢。

长安料定他这么快知道自己活着并且来了盛京的消息,八成是慕容泓告诉他的。果不其然,闲话家常后他便提出要给长安诊脉。

长安也没拒绝,就让他搭了脉。

许晋细细地给她切过脉象后,倒是没对她的旧伤说什么,只是说她体虚,需要好生调理。

送走许晋一家后,长安在屋里翻开许晋给她带来的箱子。这是她当年收拾好了要带走却没能带走的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