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151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974 2019-10-09 23:56

  

长福一个急刹车,回头看着长安。

“我警告你,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许在陛下面前提起我半个字,就算别人提,你也别附和。听见没有!”长安正色道。

长福见她神情严肃,知道她并不是面子上抹不开才故作姿态,遂不解地问:“为什么呀安哥?难道你真的不想再回来了?”

“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你记住我的话便好。”长安侧过身道。

她心里清楚得很,慕容泓此次驱逐她,一来自是为了打压她的气焰,二来,恐怕也是他给自己设的一道考验,用来衡量她在他的生活中到底有多少分量。

如果没有她的日子他适应得很好,完全不觉得少了什么,那么,也许她真的永远回不去甘露殿了。

如果他适应不了,甚至最后不得不妥协……那今后,他需要妥协的地方还多着呢。

而这个过程,她不希望有任何外力去影响他的判断,她就是要他一个人,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彻彻底底地想清楚。

送走了长福,长安回到房中坐在床沿上,从枕边拿起那把乌沉沉的小刀。拔出刀身,她看着鲤口处那个小小的“泓”字,心道:慕容泓,甘露殿中这三百多个日日夜夜在你心中到底是雁过无痕还是飞鸿印雪,一试便知了。

次日一早,袁冬带着人出来跑圈时,赫见队伍中还站着长安。

“安公公,您怎么来了?”他上来行礼。

“从今天起,杂家跟你们一起训练,别多话,跑吧。”长安精神抖擞道。

“是!”袁冬回到队伍前头,带着众人围着东寓所跑了起来。

转眼几天过去了,没了长安的甘露殿一片风平浪静。

慕容泓每天照常寅时中起床上朝,辰时左右下朝。每隔一天上午都向无嚣讨教治国之道,下午午憩起来就写写字看看书,逗逗爱鱼,一天便过去了。如此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生活犹如一潭死水,不起丝毫波澜。

当然,外人眼中慕容泓的日常的确是这样的,至于内里到底是什么感觉,只有慕容泓自己知道。

每天坐在书桌后,左边是猫爬架,右边是刻着五尺四寸划痕的书架,拿笔写个字,都会想起那笔头曾被某人在嘴里咬过。花瓶里有戒尺,脚踏后有银箱,午后睡个觉,笨手笨脚的长福还总把毯子盖到他的脖子上。

无法想象,他居然让另一个人在他的寝殿里留下这么多不属于他的痕迹。正如他无法想象,时至今日,他的情绪居然还会被一个人轻易左右。仅仅是一句话,一个动作,一抹笑容,便让他的心里似被塞了一把夹杂了荆棘的乱麻一般,不仅堵得难受,还刺刺的让人不得安生。

所以他将那个不老实的奴才远远地打发了去,眼不见为净。

没想到她倒是消失得彻底,离开甘露殿这么多天了,竟然一次都未出现在他面前。就算他趁着海棠花开好几次在殿前逗留至日暮西山,也未见着她一面。

他知道她在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游戏,玩就玩,谁怕谁?在耐性方面,他向来笃定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又半个月后。

深夜,龙榻上的慕容泓一个翻身,睁开了眼。

原来他从生气到气消的时间,是二十天。如今气消了,他……他觉得爱鱼瘦了,长福这奴才果然不会养猫!

脑海中无端地浮现出一个人各种微笑的脸,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狭长晶亮的眸子,笑得眯成一条缝,只从浓黑的睫毛底下透出一线窥探的精光来,简直坏透了。

慕容泓再次翻身平躺着,探手用手背蒙住眼睛,仿佛这样那张脸便会消失一般。殊不知闭上了眼,脑中那张脸却愈发清晰起来,甚至还渐渐凑到了他面前。

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挨近,那不描而黑的双眉眉峰并不明显,却在眉梢挑起一个飞扬跋扈的弧度。低垂的睫毛离他越来越近,近得都快碰到他的脸了,下一刻,她的唇瓣印在了他的嘴角。嘴角传来软糯温暖的感觉,他惊了一跳,慌忙挪开手睁眼往榻边一瞧,榻边无人,睡在墙角的也依然是长福。

虚惊一场,然而心跳却已不可控制。他觉得会产生这样幻觉的自己简直不可理喻,他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

再翻个身,慕容泓面向床里,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然而过了半晌,那双注定睡不着的眼却又睁开了。

如果兄长在,他会反对他身边留用这样一个奴才吗?

他知道这奴才不老实,但是,反正她也翻不出天去,若有逾矩之处,能包容则包容一下,不能包容的,敲打一下便也是了。一句话到底,只要他兜得住,什么样的事都无关紧要。

可是她不在,这座皇宫于他而言真是寂寞得很,也无趣得很,最关键的是,他脑子里的这根弦,再无一刻松着的时候了。

其实仔细想想,她的独一无二,不就是因为她的胆大妄为么?真把棱角都磨平了,或许就不是原来的那个长安了。

只是,以这奴才的个性,这么久未见面,他突然放下身段召她回来,将来肯定更蹬鼻子上脸。所以,即便要召她回来,也得寻个说得过去的由头才行。

又或许,他晾了她这么久,她心里也早就开始发慌了,苦无机会向他服软而已,只要一次偶遇,马上就会扑上来抱着他的腿求他也不一定。反正这样的事她以前也没少做。

想到这一点慕容泓终于觉着愉快了些,安然地闭上眼入睡了。

次日下朝后,慕容泓走到半道,对身后的郭晴林道:“你先回长乐宫,若是无嚣来了,让他候朕片刻,朕想去明义殿看看。”

郭晴林领命。

慕容泓带着长福与褚翔二人转身往含章宫而去。

长福去过一次明义殿,所以当慕容泓进了含章宫显仁门往右边走时,他忍不住提醒道:“陛下,去明义殿该往左边走。”

慕容泓恍若未闻。

长福一脸懵然地看向褚翔,褚翔老神在在地解释道:“陛下一向都喜欢绕一圈再到明义殿去的。”

“哦。”长福想起长安曾教导他跟在皇帝身边要少说多做多看,遂闭上嘴乖乖地走在慕容泓后头。

这一绕,就绕到了鞠场那边。

隔着围墙听到里头有人蹴鞠的声音,慕容泓停下了脚步。

长福见状,小心地上前问道:“陛下,这里头好像有人在蹴鞠呢,您要进去看看吗?”

“反正时辰还早,那就进去看看吧。”慕容泓从善如流。

三人从看台那边的门进去,长福正想上前通报陛下驾到,褚翔一手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拎到后面。

长福不解,褚翔看着他摇头叹气,道:“果然连长安十分之一的机灵都没有。”

慕容泓进了鞠场,并未上看台,反而在看台的台阁之侧停了下来,然后从墙角小心翼翼地露出半张脸来向鞠场中间看去。

鞠场上正在进行蹴鞠比赛,长安也在其中一队里头,看位置似是个散立。

将近一个月不见,她球技似乎练得不错,接球十次有八次都能接着,传球更是到位,足踢膝顶跃起后勾等动作都能来得。

今天天阴,整个场上都阴沉沉的,惟她的笑容倒似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慕容泓看着她在场上兴致勃勃不亦乐乎的模样,知道她怕是早不知把他抛哪个角落去了,哪有半分念着他,想回甘露殿去的想法!

死奴才没心没肺!慕容泓咬牙切齿。

褚翔仗着比他高,在他上面往场中偷看,长福蹲在他脚旁往场中偷看。

“哇,安哥踢得真好,耶耶,安哥这边又进球了!”长福一边看一边兴奋地小声欢呼。

慕容泓看着长安在场上与那些队员击掌拍肩地庆祝进球,一副心无旁骛乐在其中的模样,真恨不能一脚把长福踢出去。只是踢出去了未免惊动场中,他可不想让那奴才发现他来看她蹴鞠,而且还是偷看!

又看了片刻,慕容泓觉得无趣起来,正准备转身离开,长安对面的球头也不知犯什么浑,一脚踢出,那球没进风流眼,倒从球门下面直接飞了过来,好死不死正砸在长安头颈部。

球头脚上的力量是一支球队所有人中最大的,长安人本来就纤瘦,猝不及防之下竟被砸倒在地。场上众人大惊,忙围过去看她。

慕容泓目睹这一幕忍不住心中一揪,扯着褚翔道:“你看看,那球头分明故意的是不是?长眼了吗?怎么能把球踢人头上去!”

褚翔清了清嗓子,道:“陛下,这球头应当只是一时失足而已,并非故意。毕竟这事儿您以前也常干,只不过您脚上没那么大的力道,从未把人砸倒过而已。”

慕容泓面上一赧,刚欲发作,褚翔忽道:“长安往这边来了。”

慕容泓一听,顾不得其他掉头就往外头跑去。直到出了门,他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回身一看,果见身后那两人都憋笑憋得辛苦。

“好好,你们都反了,哼!”他恼羞成怒,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傍晚时分下起了雨,春雷阵阵。

要说这春雨润如酥,春天的雨本该沾衣欲湿润物无声才对,可偏生今夜这雨下得极大,檐上响声不绝。

长安在屋里拿着小铜镜自己给自己擦药,被球砸到之处倒是不碍事,就是倒地之时脸颊被地上的砂砾磨出两三道血痕来,如猫抓的一般。看着触目惊心,所幸伤口不深,应当不会留疤。

擦完药,长安想起上次长福说她越来越好看之语,忍不住在镜中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脸。她这张脸做太监其实还是挺有优势的,眉毛黑而长,眼睛也是狭长的,鼻梁高挺而不失秀气,嘴唇虽丰润,却也不是樱桃小口,总体看来,便是那种宜男宜女的面相。

她一度担心自己的面相会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女性化,但后来她想起慕容泓,慕容泓那张脸美成那样,却为何不会让人将他认作女子呢?

后来她经过观察发现,男子与女子最大的不同其实并不表现在皮相上,而在于神情、动作、甚至每一个细微处的眼神,男人与女人都是截然不同的。

同样的一双眼,你若目光柔婉,便会让人联想到这是一双女子的眼,而你若是目光霸道或者下流,则不太容易让人将这样的眼与女子联系起来。

所以现在她已不是很在乎自己的容貌最终会变成什么样,而是尽力让自己伪装到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不会让人把她和女人联系到一起。要时时刻刻记着摒弃自己的天性来说话做事,真的挺累的,但是她别无选择。说到底这宫中并非只有她一个人精,要想不被人抓住把柄,她必须有瞒过所有人的本事。

爱照镜子也是女人的天性,是以长安看了两眼便放下了镜子,正在收拾药盒等物,有人敲门。

长安暗忖:这样的雨夜,谁会来找她?

打开门的瞬间,她惊了一下,只因撑着伞站在她面前的不是旁人,正是陈佟。

“安公公,郭公公请你过去一聚。”见了长安,陈佟面无表情道。

第203章 赌一把

长安撑着伞,心中忐忑地跟着陈佟往长信宫的方向走。

她抬眸看了看四周,雨声沥沥暗夜凄凄,这样的雨夜,不管做什么事都能不留痕迹。

上次她欲去滴翠阁时突然被慕容泓召去甘露殿到底是让郭晴林心生了警觉,所以之后他并未再急着约她。但他并没有放弃,慕容泓已经一个月没见她了,今夜又是这样的雨夜,这宫门进进出出的都只看令牌不看人,不做些见不得光的事都对不起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

长安打心底里并不想在这样的雨夜去冒险,尤其是,慕容泓这一个月的冷待让她在面对郭晴林时连最后一点可以用作震慑的靠山都没有了。可是,从陈佟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如果她不去,她相信陈佟能有百八十种法子让她去。当然,每一种法子都不会比现在这样她自己心甘情愿地跟着他走更为舒适便是了。

想起荒园一角长禄被勒死时的脸,想起在掖庭诏狱的刑室里郭晴林拿着烙铁向她走来时的眼神,她只觉自己浑身紧绷得像根木头。

这种感觉就像马上要去见一个变态杀人狂并且要与他独处一样。不,不是像,根本就是。

长安双腿有些僵硬地往前迈着,握着伞柄的手指隐隐发白。没错,她很怕,怕得几乎无法正常思考。

可是,怕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还指望能有超人来救她不成?想活命,唯有自救。

她咬了下自己的舌尖,以求头脑清醒。虽然这样的方式变态了些,但这种痛比寻常皮肉上的痛更能刺激人,效果自然也就更好。

要对付一个人,首先就得对这个人有所了解,这就是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郭晴林这个人她曾分析过,只不过因为线索太少,是以一直都没能得出什么确切的结论来。但眼下没有时间了,就算不确切,她也必须给他下个定义,以便制定一个应对他的法子。如若不然,就这样两眼一抹黑地过去,与送上门待宰的羔羊何异?

她虽不是学心理学的,但她在看某些罪案片时对那些犯罪心理侧写师的角色犹为感兴趣。这些人往往能根据罪犯的行为方式分析出他的性格,职业,生活环境甚至成长背景。其中她最感兴趣的,是他们关于一个人的性格与他成长经历之间的论述。

对于一个人的性格受他成长经历的影响这一点,她是绝对赞同的,因为她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从小缺少父母的亲情与关怀,外婆教她自己爱自己,她努力地做到了,所以后来总有人说她自私自利。因为对父母没有好感,连带着对婚姻与家庭也毫无期待,所以上辈子就算遇到再令她动心的男人,她也只想与他交往,从不会有一丝一毫要与他结婚的念头。

这是从因到果的关系,那么反过来由果寻因地推理,郭晴林他又曾经经历过什么呢?

记得刘汾曾对她说郭晴林是十二岁入宫,然而郭晴林自己却对她说他是十六岁入宫。比起相信他们之中有一个人记差了郭晴林入宫的确切年龄,长安更倾向于相信这十二岁到十六岁的四年,是郭晴林不愿意被人知晓,更不愿意对人提及的一段岁月。

那么这四年中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对他而言一定刻骨铭心影响深远。

长禄比她小一岁,去年正好是十四,郭晴林对他感兴趣,容貌固然是一个原因,只怕年纪,也是另一个原因。

长禄在与郭晴林来往期间身上常常带伤,可见郭晴林确有施虐倾向。但他自己身上也经年累月的带有丹参川穹膏的味道,那他身上的伤又是哪来的?

在她看来,一个人除非精神分裂,否则的话性格是很难同时具备两个极端的,比如说一个人如果是抖S,那他同时也是抖M的可能性应该不大,这就如好色之人不可能同时也是清心寡欲之人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