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578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121 2019-10-09 23:56

  

他藏身于一棵树后面,看着长安在河对面山脚下的草地上和几个小的玩蹴鞠,跑来跑去很开心的样子,还会用俏皮动作逗孩子们笑。

他近乎贪婪地看着阳光下她远而模糊的笑靥,只想把这一幕永远记在心间。因为他已经好久好久不曾看到她这般开心了,久到,他全然不记得上一次她这样笑是在什么时候。

可是好景不长,长安跑着跑着,忽然停下来手捂着胸口弯下腰去。

蕃蕃将球一扔跑过去扶她,就在近旁和女儿摘花的圆圆也被惊动。

慕容泓紧张地抠着树皮,看着长安朝孩子们摇了摇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在圆圆的搀扶下走到河边一棵垂柳下坐下了。

如此情状,大约是当年胸口那一剑留下的病症?她身子不好。

料想也是,她躲在这里不想被人发现,肯定不能大张旗鼓地找各地名医来给自己医治伤势。几乎致命的一剑,不好好调理,哪得好呢?

这都怨他,若不是当年对她逼迫太甚,她何至于此?

他一定要治好她的身子,哪怕倾举国之力。

长安在树下缓了一会儿,感觉那种心悸感稍稍退下去了,就拿起鱼竿来钓鱼。

当年卫峻那一剑差一点点就要了她的命,休养了差不多一年才能自主行动。这样重的伤后遗症是难免的,湿冷天气伤疤会酸痛难忍,剧烈一点的运动就会胸痹心悸。

她知道自己是个废人了。好在有蕃蕃和圆圆他们在身边,虽然废,却也体验到了上辈子不曾体验过的温情。如能一直这样过下去,直到蕃蕃娶妻生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平淡是福的幸福。

只是不知道,慕容泓的到来,会不会打破她现有的平静。

出了回神,她忽然发现四周似乎有些安静,方才还萦绕耳边的踏春众人的笑闹声说话声都听不见了。

发生何事?

她转头去看周围出来踏青的人,结果发现他们都直勾勾地看着一个方向。

她顺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

好吧,是慕容泓来了。

他大约也是想入乡随俗,所以今天穿得很是简朴。一身毫无纹饰的白衣,头上也只簪了一根普普通通的玉簪。无奈他那张脸长得实在是太不简朴了,这么一身白的从那青草绿地中行来,耀眼得不行,根本让人难以忽视。也难怪乎这些百姓都看呆眼了。

长安看着他。多年的宫廷生活,让他精神上也许受了折磨,但物质上并无亏欠,所以也没在容颜上留下多少岁月痕迹。再加上被百姓围观他似乎还有些不自在,就这么神情赧然缟袂绡裳向她款款而来,真的给人一种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感觉。

慕容泓走到长安身边,也学她的样子面朝河面在草地上坐下,只留下一个背影给众人,众人这才收回目光继续游玩。

“陛下觉着此处风景如何?”此番见面,长安发现慕容泓似乎寡言了许多,为免气氛尴尬,只得先开口道。

“甚好。”慕容泓道。

长安:“……”

这言简意赅的回答,也没个下文,弄得好像她在搭讪一般。

算了,只要他不觉得尴尬,她也不说话了。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坐了一会儿,长安的鱼钩动了。今天倒是好运气,第一钩就给她钓上来一条不大不小的鳜鱼。

长安将鱼扔在身边装了水的木桶里,回过身想穿饵,却见慕容泓捏着她的鱼钩,伸手就去她右手边的陶罐里摸出一条肥粗的蚯蚓来。

看着那青紫色的蚯蚓在他白玉似的指尖扭动,长安真的惊了。

以前可是她用手指模仿一下蚯蚓的模样都是要用鱼食扔她的人啊,几年不见都能徒手抓蚯蚓了?

慕容泓在那儿动作生涩地将蚯蚓穿到鱼钩上去。

长安看着他,他纤长的睫毛在洁白的眼皮上微颤。

原来不是不怕了,只是比以前更能忍了。

其实这又何必呢?

待他穿好了饵,长安将鱼钩再次甩进河中,从袖中摸了块帕子递给慕容泓,让他擦手上沾到的泥。

慕容泓捏着这块似乎还带着她体温的帕子,眸中突然酸涩。

“国不可一日无君,不知陛下打算何时回京?”长安问道。

“明日,或者后日。”慕容泓道。

听说他这么快就要走了,长安觉得自己应该高兴才是,可实际上心里却不知为何并没有那么高兴。

她正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给他送行,冷不防慕容泓忽然问:“长安,你可不可以与我一道回京?”

长安一愣,转过脸看他。

接触到她半是戒备半是冷漠的目光,慕容泓竟然结巴起来:“我不、不是那个意思……”

长安只看着他,不说话。

慕容泓知道上一次自己叫她回京后果太过惨烈,她对此心有余悸也是正常。只是心里还是禁不住难过。

但他也没选择逃避,短暂的无措过后,他看着她的眼睛道:“这次不是要你跟我回宫。我只是想给你看一件东西,但是那件东西,它不能被带出来。你放心,我绝不会再犯以前的错了。”说完,怕长安不信,还补上一句“君无戏言。”

长安想了想,问:“若是我拒绝呢?”

慕容泓眨了眨眼睛,退一步的语气:“……那,要不,我下次再来问一问?”

长安失笑,回过头去。

其实她心里明白,今非昔比,他如今若想强取豪夺,她跟不跟他回京都一样,因为没人能够与他对抗。

既然他已经发现了她,她也无需再躲了。当年若不是钟羡,即便卫峻有心相助,无人及时带她去治伤并躲开旁人的视线,她也活不下来。欠钟羡的救命之恩,到现在她都还没机会向他当面道谢。

短暂的思虑过后,她道:“好。”

慕容泓正在认真考虑是再坚持一下,还是真的等过段时间再来问她,听她如此轻易便答应了,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喜悦却是实实在在地涨满了心间。

为免表现得太高兴了让她觉着自己心怀不轨,他强作平静道:“那待你做好准备,我们便启程回京。”

长安点头,又说了个“好”字。

得了她两个“好”字,慕容泓像只白蝴蝶一样雀跃地离开了。

长安却是默默地叹了口气。

晚上,用过晚饭之后,长安对圆圆道:“我要回盛京一趟。”

圆圆一边麻溜地算着今天酒楼的进账一边头也不抬道:“好啊,你先回去。我等老二媳妇生了,来盛京找你。说实在的,这地方别的都好,就是吃的太少,有钱也花不出去。在这一点上,没地方比得上盛京,只怕你没钱花,永远不用担心没处花。”

“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我?诶,你就不怕我跟上次一样一去不回?”长安看着她那无所谓的模样,叉腰道。

圆圆算完了账,啪的一声把算盘一竖,一切归零,抬起脸来看着她道:“这一次我认为不会有事。其实我还觉得挺开心的,看到一国之君为了接近你钻到供桌底下,吃个饭还看你脸色。他再不可能对第二个人这样了吧?这多少也证明了,你以前为了他所受的苦,也不全是喂了狗。”

长安叹气,道:“不管怎么说,以后终于不用再躲躲藏藏了。这么些年连累你们陪着我躲在这里,也是委屈你们了。”

圆圆不满道:“说什么呢?眼看着要飞黄腾达了,就想跟我们生分是不是?”

“瞧你这张嘴,别以为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我就不敢收拾你!”长安撸袖子扑上去。

“喂,你悠着点,待会儿心口难受可不怨我。哈哈哈,你还真挠啊!”

两个都快三十岁的女人笑闹成一团。

第730章 一碗面

袁俊媳妇王氏临盆在即,圆圆和家里两个老的都走不开,所以这回就长安带着蕃蕃跟慕容泓先行回京。圆圆和她说好了,等王氏做完月子,若是她还没回来,她就带着两个小的到盛京来找她。

带了一辆马车,赶路自是没有骑马来得快。慕容泓也不想快,这样与长安一路走一路欣赏如画江山的机会哪里去找?

他知道自己不能如期返回盛京了,就派了名侍卫快马回去,告知王咎等人自己的归期,另外传喻各州寻访名医,尤其是擅长调理陈年旧伤的。

这一路行来,长安深刻地感觉到了慕容泓与以前的不同。

他懂得体贴人了。

以前为了雨中漫步带着侍卫们出去淋雨的他,如今下雨天不赶路了。路上若是行经风景特别优美之处,他会借口休息停下来,让她和蕃蕃下车玩,还不忘先让侍卫先把野地逡巡一遍,赶走可能存在的蛇虫鼠蚁。每经过一个城镇都会派人去打听当地有什么有名的小吃或是特产,在离开之前必定让长安和蕃蕃吃到。他甚至还在每日用过晚饭后睡觉前教蕃蕃下棋。

长安这一拨人没一个精于棋道的,所以蕃蕃也没学过下棋,但他很快便喜欢上了这项活动,每日吃过晚饭就抱着棋盘去找慕容泓,慕容泓也从不会拒绝他。

大约是受父母性格遗传影响,蕃蕃这孩子自小便沉稳。长安虽然没有告诉他真实的身世,却告诉他他的父母另有其人,所以他知道自己只是长安的养子。小孩子敏感,纵知道长安待他视若亲生,但他遇人遇事还是比圆圆家那两个孩子会观察。

于是这夜他跟慕容泓下着棋时,便有了如下对话。

蕃蕃:“木叔叔,为什么这一路上你总是偷偷看着我娘,却又不去跟她说话?”

慕容泓:“……”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连一个孩子都瞒不住,他双颊顿时有点红。

“因为,木叔叔以前不懂事,做了很多对不起你娘的事。我担心我去跟她说话她会嫌我烦。”

“不懂事?那是小时候的事情吗?原来木叔叔和我娘小时候就认识了?”蕃蕃天真地问道。

慕容泓讪讪:“有些人,即便长大了,也还是会有不懂事的时候的。”

蕃蕃趁他分神吃了他一颗子,道:“我娘脾气可好了,我觉得她不会记恨你那么长时间。因为她常跟我说,别人欺负我的话一定要当场就欺负回去,不然憋在心里只会气着自己。她既然这么说,可见她也不是会在心里记仇的人。”

慕容泓不想跟个孩子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就顺着他的话问:“那有人欺负过你吗?”

蕃蕃:“木叔叔你不想跟我讨论你和我娘之间的问题吗?”

慕容泓:“……”一个孩子看问题这么透彻真的好吗?

下了两盘棋,蕃蕃就有些困了,回到长安房中睡觉。

长安坐在床沿上,看着蕃蕃可爱的睡颜,想着慕容泓这一路的表现,有些睡不着。

他叫她回京,到底想给她看什么?给她看这件东西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在她面前变得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像是近乡情怯的模样。可若说他还想与她和好,看他的样子又不太像。所以他此举到底意欲何为?

这种不确定让长安颇是烦恼。瞧着蕃蕃睡着了,她轻轻打开房门,想去楼下院中透透气。谁知一只脚刚跨出门槛,就看到慕容泓独自靠在走廊上的栏杆旁看着远处的夜空,听到门响,就侧过头看来。

半个身子都出来了,长安总不能因为被他看了一眼就再缩回去,干脆面色平静地出了房门,将门关上,在慕容泓的注视下脸不红气不喘地扯了个谎:“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说完转身下楼。

他没跟上来,这让长安稍微松了口气。许是以前真的纠葛太深了,以至于时隔八年之后,再与他近距离相处,还是做不到与旁人相处那般轻松自在。

她装模作样去楼下厨房逛了一下,出来后见二楼走廊上已经没有慕容泓的身影了,就在院子里吹了会儿风。怕蕃蕃醒来不见她会紧张,也没敢多呆,很快便又回到了自己房里。

还是没有睡意,她翻出在路上买的话本子来看。

这个社会,你要是不给自己找点乐子,那精神世界简直是太贫瘠了。戏么,听来听去就那几出,听到后来长安去戏园子都不是为了听戏,而是为了看颜了。话本子不管是谁写的,内容一般都大同小异,左不过穷小子私会千金女,被女方父母棒打鸳鸯,然后穷小子发奋读书考取功名,衣锦还乡,不计前嫌娶了千金女这戏码。

这种话本子超级适合睡前看,看着看着眼睛就睁不开了。

可是今天不知为何,都看了大半本了,还是没有睡意。

长安觉得可能是自己躺着的姿势不对,刚想换个姿势,有人敲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