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445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995 2019-10-09 23:56

  

“对对,还有,钟羡可是咱们的一道护身符,咱们起事这么久了尚未遭到朝廷大规模清剿,说不得就是因为有他这个太尉之子在军中的缘故,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放走。”单杭之补充道。

“那你们说,该怎样不损民心又把人留下?”张丰年头痛之余,干脆把这个难题抛给了他俩。

三人正苦无对策,外头门卫报道,沈巨万求见。

“沈巨万?这不是你那钱粮师爷么?”单杭之对张丰年道。

张丰年道:“正是,此人点子极多,他这时候求见,备不住就是为我分忧来了。来呀,请他进来。”

不多时,沈巨万进了厅房,团团地向三人行礼,一张又丑又奸的脸笑起来更是坏得冒泡。

“你不是在准备此番进攻荷塘郡所需的粮草么,此时过来,可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张丰年给他赐座,问。

沈巨万道:“广场上那般大的动静,我想不知道也难呐。三位将军是真的打算放钟羡与那些百姓离开?”

张丰年眉头深蹙,道:“当时那种情况,我若不答应放他们离开,接下去恐怕就得兵变了,双方一旦从肢体上冲突起来,更不好收场。如今是进退维谷,放不是,不放也不是。”

“张将军,这人可千万不能放啊。钟羡这等身份,哪怕拿他去跟朝廷或者钟太尉做交换,也能换回大笔好处,怎能就这般随随便便将他放了呢?再一个,今天提出要跟钟羡走的百姓不过就是一批出头鸟,后头还不定有多少人出于谨慎在观望着此事,若是放他们走了,后头还有人提出要离开,怎么办?这队伍可就要散了啊!”沈巨万难得一见的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大道理你就不必多说了,我们都懂,你要有什么办法就说一说,余者不必多言。”单杭之有些不耐烦道。

沈巨万闻言,沉默一阵,忽道:“我还真有个主意,只是不知可不可行?”

“你不说出来谁知道可行不可行,快说!”单杭之急不可待。

“我们明面上放他们离开,暗地里派人穿上朝廷官差的公服,假装救钟羡,但跟随他的百姓仍按叛军剿杀。待双方交上了手,我们再派人去救他们回来。如此,既能保证人走不脱,还能挽回队伍的形象,更关键的是,经此一遭,以后就算钟羡再鼓动人心,只怕也不会有多少人附和他了。”

“妙啊!张兄,你这个钱粮师爷真是个人才!”沈巨万话音方落,单杭之便拊掌赞道。

吴玉坤锁着眉头道:“这计划要顺利完成,需得满足两个条件。一,必须晚上行动,这样才能避免冒充朝廷官兵的人被他们认出的风险。二,不能放他们走太远,以免遇上真正的朝廷官兵,徒生枝节。但也不能太近,至少在我们的占领区域内不应该出现朝廷官兵,否则便显得太假了。如此,我们需要派些人混到他们的队伍中去,以便关键时刻拖慢他们的行程。”

“吴兄言之有理,此计虽好,但还需要周全布置,以确保万无一失。”张丰年道。

次日下午,被关在粮仓里的钟羡与追随他的一百八十多人果然被释放,张丰年等人派了一支由十个人组成的小队护送他们,说是方便他们畅行无阻地通过起义军占领的郡县。

“嘿,真没想到张将军他们真的放我们离开,还给我们准备了几日的干粮,不得不说,张将军人还是很好的。”跟在钟羡身边的一名百姓挎着包袱兴奋道。

钟羡看一眼前头那支护送小队,面色并未松缓半分,只道:“先别太早放松警惕,通知下去,让老弱妇孺走中间,青壮走外围,沿途注意警戒。”

那百姓受他情绪感染,将笑容一收,忙下去通知同行了。

一行人走了两天,这才来到起义军辖地与外头郡县的交界处。

那送行小队停下脚步,队长冷冰冰地对众人道:“我们就送你们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你们自己好自为之。”

钟羡拱手谢过他们,带着众人继续前行。

天色渐晚,然钟羡等人现在的处境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看在入夜之前恐是找不到投宿之地了,钟羡建议大伙儿找个避风之处生起火堆,凑合着将就一夜,明日再启程。

众人都安顿下来后,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干粮都拿出来一看,已经不够大家吃一顿了。于是钟羡又挑选一些有捕鱼狩猎经验的壮丁去附近看看能不能弄到些野味回来,至少也要让随行的老弱妇孺填饱肚子。

岂料狩猎队出去还不足一刻,便大呼小叫地跑了回来,直道官兵来了!

众人到底是造过反的,如今一听官兵来了,下意识的就要逃跑,营地上一片慌乱。

“大家莫要惊慌,真是官兵,我来应对。”钟羡高声道。

众人这才想起他们已经跟着钟羡叛出起义军,如今应该不算逆贼了吧?

那队官兵来得极快,很快便将钟羡他们的营地包围起来,为首一位骑在马上的将领模样的人高声道:“都不要动,本校尉得到消息,你们是从叛军驻地出来的,你们到底是士兵还是寻常百姓?在叛军驻地上可有听说钟羡钟公子的消息?”

“钟某在此,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来自何处?”钟羡挺身而出。

马上之人一愣,忙从马上滚将下来自报家门,又言称他们是受上面的命令,专门在叛军驻地周围打探钟羡的消息的,如今终于接到了人,不枉费近日来的种种辛苦。

钟羡谢过了他,道:“如此甚好,这些百姓都是我从叛军那里带出来的,此去襄州,一路就仰赖金校尉多加照拂了。”

不料这姓金的闻言却是面色一变,道:“对不住钟公子,末将可以护送你回襄州,但是这些反贼,上面下了死令,见一个杀一个!”说罢他也不等钟羡反应,直接翻身上马拔出刀来吩咐随行士兵“来呀,给我杀!”

围住营地的士兵得令,举着刀杀气腾腾地向中间的百姓冲去。百姓们在妇女儿童的尖叫声中乱成一团。

钟羡大惊,当即顾不得其它,在姓金的纵马经过他身侧时出手如电,一把将他从马上拽了下来,大喝:“住手!”

“钟羡,外头都传言你反了朝廷,做了叛军首领,如今你这般作为,莫非外头传言是真?”姓金的被钟羡制住,质问道。

“我钟羡反还是没反,自有地方说道清楚。但是眼下,你们不许动这些百姓一根毫毛,如若不然,休怪我翻脸无情!”钟羡声色俱厉。

原本慌作一团的百姓见钟羡不惜与朝廷官兵作对也要保护他们,渐渐地又镇定下来。

“现在,叫你的人全部退下!”钟羡刀搁在姓金的脖子上。

姓金的额上冷汗涔涔,想起来之前上头的吩咐,他将心一横,豁出去道:“我金世泽为国捐躯死何足惜?叛军不灭,家国难安,将士们,不要管我,将这些犯上作乱的逆窛贼兵尽数剿灭,为国尽忠!”

那是士兵闻言,再次举刀向百姓们冲去。

钟羡急得眼中冒火,一脚将金世泽踹倒在地,拎着刀回身就去阻挡那些士兵。

一方有武器一方却手无寸铁,本来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结局毫无悬念,可不曾想到百姓中竟有两三人身手十分了得,夺了兵器与钟羡一道阻了官兵大部分的攻势。

战斗正趋白热化,耳边又有马蹄之声隆隆靠近,伴随着马蹄声来的,是一道熟悉无比的声音:“少爷,少爷!”

是耿全的声音。

“我这此处!”钟羡高声应道。

一长串火把飞速靠近,骑兵一来,砍杀起这些官兵来更如砍瓜切菜。

钟羡见状,急道:“不要杀他们,他们是朝廷官兵,这是一场误会!”

与耿全同来的竹喧大声道:“他们不是,他们是叛军假扮的。方才我们已经剿灭一拨埋伏在附近的叛军,从俘虏口中得知,此乃张丰年他们设下的毒计,目的就在于把你们都抓回去并瓦解你在百姓心中的威望!”

钟羡:“……”果然他还是太天真了么?

战斗须臾结束。

耿全竹喧等人下马来拜见钟羡。

钟羡让人安顿好负伤的百姓,这才问他们:“你们怎会在此?”

耿全道:“自少爷你被单杭之带走之后,属下等奉老爷之命一直跟着你们,就是苦无机会将你救出而已。前天夜里忽有一人找到我们,说你今夜会来此地,原本我们还不相信,他说……他说了一句话,我们才信了。”

钟羡颔首,道:“辛苦你们了。”

他回首看向方才与他并肩作战的那三名男子,其中就有前日在高台下保护他的那名壮实男子。

“三位义士还不打算自报家门吗?”他向三人拱手道。

三人也知就方才自己表现出来的身手,再难以百姓身份来掩饰,便上前向钟羡行礼道:“内卫司襄州临江分属赵伟,钱会,朱振秋,见过钟公子。”

钟羡道:“我猜你们也该是内卫司的人。只是三位在叛军内部成功潜伏了这么久,何以这次突然随我退出,这岂不是前功尽弃了么?”

赵伟答道:“属下们原先得到的命令是蛰伏待机,最近接到新的指令,见机行事,务必将钟公子从叛军手里救出。属下们此举乃是奉命行事,并非自作主张,还请钟公子勿虑。”

钟羡闻言,沉默有顷,叹气道:“我又给她添麻烦了。”

这话赵伟三人不知该如何去接,干脆就保持了沉默。

“三位义士如今有何打算?返回襄州临江分属么?”钟羡问。

赵伟道:“安公公说钟公子要做的是功在千秋之事,如钟公子不弃,让属下等就留在钟公子麾下效力,愿为钟公子差遣。”

“能得三位襄助,是我钟羡之福。”钟羡再次拱手道。

赵伟三人见他如此礼遇,一颗因为改投主人而七上八下的心才算彻底安定了下来。

深夜,走了一天又花了两个时辰处理叛军尸体的百姓们都累坏了,虽是幕天席地天气尚寒,但营地里的鼾声还是此起彼伏。

钟羡巡视一圈,将从叛军身上扒下来的棉衣给几个睡在火堆旁的孩子仔细盖好了,然后来到在营地边上负责警卫工作的耿全身边。

耿全劝他道:“少爷,你去休息吧,属下已经派人去通知此处的郡守派兵来接应我们,最多到天亮援军便能赶到,不会有事的。”

钟羡道:“我知道。”顿了顿,他问:“前天夜里来找你们之人到底说了什么取信你们?”

耿全有些不好意思地捎了捎后脑勺,道:“那人说,安公公说了,少爷你还欠着他几个月伺候汤药洗衣倒茶的工钱呢,有他在你休想赖账,死也不行。这话一听就像是安公公能说得出来的,我与竹喧一合计,觉着可信,这便信了。”

钟羡失笑,眼神里却又透着些怀念与伤感,道:“我欠她的,又何止这些?”

第571章 毁容

离京十多天,长安已经彻底从与慕容泓冲突所引起的情绪波动中平静下来,想起自己不告而别,多少有些后悔。

无论谁对谁错,以后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她与他之间的这段感情,还是值得好好收个尾的。她这般不辞而别,倒显得懦弱如同逃兵了。

坐在颠簸的马车中,长安垂眸瞧着自己手心那块绣着桃花的帕子,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了最后与他争吵的那天。那天,她说他根本不喜欢她,是她盛怒之下口不择言了。

她了解他,正因为了解,她知道他确实喜欢她,不过是喜欢的方式,让人太难以接受罢了。

她知道这也不能全怪他,他自幼生长的环境,他自幼所受的教育,他一路走来所受到的伤害,都教他成为这样一个人。

只是,这样的他对她来说,就像张爱玲的那句名言所感慨的一样——不爱,是一生的遗憾,爱,是一生的磨难。

想到他曾经做噩梦把牙龈咬出血也不肯开口,再联想起最近几次与她吵架时那双眼中强忍的泪光,或许,于他而言,与她的这段感情也是如此吧。

出神间,手不知不觉地下垂,掌心的那块帕子便向下滑去,长安猛然回神,伸手一捞,身子随着捞帕子的动作向右偏了些许。而就在这时,一支利箭忽的破空而来,穿透马车车门擦过长安的颊侧,笃的一声深深钉入她身后的马车壁上。

变故乍起,马车一个骤停,外头响起龙霜的厉喝:“有刺客!保护九千岁!”与此一同响起的是一片刀剑出鞘声以及人中箭倒地的闷哼声。

外头一阵刀击箭矢的杂响,听得出来龙霜他们已经在尽力保护马车的安全,但在第一支箭射进来之后,又断断续续地从各个方向射进来七八支箭矢。所幸长安在被第一支箭所伤的同时就一个前扑趴在了马车地板上,只消箭支不是从上往下垂直射进来,便伤不到她。左边脸颊上痛不可抑,鲜血沿着下巴汇聚成流,长安一时也顾不得了。遭遇这等突如其来的袭杀,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外头激战了大约有一刻时间才渐渐消停下来,龙霜大声呼喝着手下士兵警戒四周,自己着急忙慌地过来拉开马车门一看,见车厢四壁钉着八九支箭矢,长安面朝下趴在马车底下,头脸部位一滩血,吓得心跳都快停了。

“九、九千岁……”她颤着声音,伸手想来摸她的颈动脉。

长安忽然抬起头来,道:“不用慌,我还没死呢。”

见她还活着,龙霜一颗心“咚”的一声落回实处,震得她腿都有些发软。然而目光扫过长安的左侧脸颊,她的眉头又一下深蹙起来,失声道:“九千岁,你的脸……”

长安瞧着自己的出血量就知道脸上被箭头划破的伤口怕是不小,如今再见龙霜的反应,料想自己八成是被毁了容了。但刚才那一下,若不是她捞手绢身子偏了偏,那箭就不是擦破她的脸,而是穿透她的脸了,所以说,还是不幸中的万幸。

“都怪属下护卫不利,请九千岁降罪!”龙霜忽的在马车前跪下请罪,既自责又愧疚。陛下要她护长安周全,这刚出来十几天就伤了脸,她这当的都是什么差?想起自己曾在陛下面前夸下海口说必不负陛下所托,她便惭愧得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车辕上。

“行了,起来吧,去把姚金杏给我叫来。”长安钻出马车,抬头一看,车队此刻所处之地是一条两侧都是山林的山道,怪不得会遭遇伏击。

圆圆等人此刻也都从后头的马车上下来了,见长安左脸上一道大口子,血流得衣襟上都是,忙围过来询问她的情况。

“没事,这么点伤要不了命。”长安瞧着姚金杏跑过来了,叫他来给她看伤口。

姚金杏眯着眼左瞧右瞧,手抚颌下短须道:“伤口看着倒不像有毒的样子,就是伤口过长,需得缝起来再上药。”

长安忍不住翻白眼:“姚大夫,你再这么优哉游哉地说下去,杂家的血可都要流干了!”

龙霜闻言,手按刀柄怒气腾腾地盯着姚金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