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443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144 2019-10-09 23:56

  

训练有素意志坚定,有如此的纪律性,想必战力也定不会差。慕容泓封她为九千岁,又给她派上这么一支一看就很能打的队伍,到底是什么意思?

“起来。”她声音不大,但因为四周过分安静,所以每个兵甲都听见了她的话,起身的动作也做得整齐划一。

“你们就是此番要随杂家出行的私卫?”长安问。

“回九千岁,正是。”龙霜态度恭敬。

“甚好,众人原地解散,你随我进来。”长安对龙霜道。

龙霜转身冲方阵第一排一名手中捧着锦盒的兵士招了招手,那兵士跑步上来将锦盒交予龙霜,这才与众人一道退出了东寓所的院子。

“九千岁,这是陛下赏赐给您的。”到了屋中,龙霜双手将锦盒呈上。

长安也不接,只是打开盒盖看了一眼。里头是一件由无数细密银链编制而成的甲衣,既精美又坚固,看起来完全抵挡得住一般冷兵器的攻击。

从她自请下去巡查盐道至今不过才数日,绝对来不及为她做出这样一件银甲,而且看这样式和质地,应该是穿在外衣里头的,一般武将也不用这么穿。这应当是慕容泓自己防身用的甲衣。

精兵,银甲……她原以为他想要狡兔死走狗烹,不曾想,他要的原来是飞鸟尽良弓藏。

封她为九千岁,他或许真的想要长安死,却不想让她死。此行危险重重,若想让她金蝉脱壳,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机会,假如时机拿捏得当,她的“死”甚至还能成为他向政敌发难的理由。而她呢,没了长安的身份,只能成为一个不知会被安排成姓甚名谁的女人,在他重重精兵的“护卫”下,重新回到他身边。

一去一返,褪下这身太监皮,她将变得如四年前初入宫时一样,在他面前,再无抗争甚至自保的能力。

呵,慕容泓就是慕容泓,从来都不会自砸招牌,这走一步看十步的本事,或许也只有她能体察一二了。只是,这一路走来,他还不累不痛么?为何还想要留着她?难不成他以为她失去了一切,便会对他言听计从了?

她合上锦盒盖子,对龙霜道:“替我多谢陛下,只是这甲衣不太合身,还是请他收回吧。”

龙霜眉头微微一皱,还没试过就说不合身,这长安好像对陛下不太敬重啊。但想起陛下的叮嘱,她也没提出异议,简单利落地答了个“是”字,就将锦盒放在了一旁。

“你与陛下是何关系?”长安在桌旁的凳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闲闲问道。

龙霜默默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口中道:“回九千岁,末将家母,曾是先太子的乳母。”

长安心下恍然,原来和褚翔一样是关系户,怪不得能得他重用。不过如此亲信,想收买大约是不可能的了,她想脱身,还得另寻它法。

她点了点头,问:“队伍何时能启程?”

龙霜答曰:“末将早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启程。”

“甚好,你现在回去召集众人,即刻随我启程。”长安道。

龙霜微愣:“即刻启程?”

长安瞟她:“不是你说的随时可以启程么?”

“可是九千岁不去向陛下辞行么?”龙霜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陛下政务繁忙,就不必为了这等小事前去耽搁他的时间了。”

见长安心意已决,龙霜也不敢过分坚持,领命退下。

长安叫上吉祥与太瘦,这两人早已将行李打包好,直接背起就跟着长安出了东寓所。

龙霜说他们要先去太仆寺领马,长安让她留了四名士兵给她,带着人直奔净身房。

每年冬季都是宫里收太监的时候,故而此刻净身房里尽是新入宫的小太监们在学规矩。

长安瞧着他们,想起四年前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心内不由感慨时光飞逝物是人非。

魏德江见长安带着四名兵甲两名背着行李的小太监忽然出现,心中一阵不安,迎上来行个礼,勉强笑道:“不知安公公突然驾临,有何吩咐?”

长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杂家即将启程离京,思来想去还是舍不得与魏公公你分别,故而特来邀魏公公与杂家同行。”

魏德江呆滞。

“时辰不早了,还请魏公公速速收拾行李随我出宫。”长安催促道。

“这,这……杂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啊。”长安这突来一出,让魏德江彻底懵了,看着长安身后四名人高马大的士兵,也知她若要强来自己绝对推拒不得,一时手足无措。

“魏公公尽可放心,大司农那边杂家已经打过招呼了,他原本想用十万银来向杂家赔罪,是杂家向他要了你。魏公公,十万银换一个你,如此身价,足见杂家对你的诚意了吧。”长安说起瞎话来,一贯的脸不红气不喘。

魏德江脸一阵红一阵白,说不出话来。

“对了,杂家差点忘了魏公公手上还带着伤呢,行动不便。你们两个,去魏公公的房间帮他收拾一下行囊,动作要快!”长安指着不远处魏德江的房间吩咐身后的两名兵士。

兵士领命快步向魏德江的房间跑去,魏德江木呆呆地看着,忽然就生出了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

长安挟了魏德江径自回了安府,让圆圆鹿韭和薛白笙等人准备好马车准备出发,又叫了李展去房里说话。

“事情有变,下面那些人,暂时还是交给你替我联络着,银钱方面你不用担心,我会定期给你汇来。旁的事不着紧办理,有两件事不能松懈,一是夔州那边,要密切注意纪姑娘的情况。二是继续不遗余力地打探薛姑娘的消息,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另外你手里掌管的这些人事,不要让任何人知晓,以免徒生枝节。”身边都是慕容泓派来的禁军亲随,长安自然不能亲自管理自己暗地里培植的那批眼线了,否则这些人马早晚会暴露在慕容泓眼前。

李展想起纪行龙已然知道此事,强忍着心虚点头应承:“我记住了。”

“记住就好,去把纪行龙叫来。”长安道。

李展刚出去,纪行龙还没来,许晋却过来了。

“安公公,我不能随你远行了。”许晋知道长安赶时间,于是进门就直述来意。

长安愣了,问:“为何?”长途跋涉,哪里少得了大夫随行?所以当初长安甚至都没问许晋是否愿意跟她一起走,她是打定主意要带上他的。

“静莲有孕了,我昨夜才诊出来,一个多月,禁不得长途颠簸。”许晋半喜半忧,歉意道。

这个必须得理解了,静莲不是正常人,显然不可能留她一人在此保胎把许晋带走,也不能不顾胎儿的生死硬逼夫妻俩上路。只是,她的队伍中有弱女也有老人,这样一来,万一路上有个什么……

许晋见长安面露忧色,递上一张条子道:“我识得一人,医术上佳,就是贪财,人送外号姚金杏。此人不问世事只认钱财,安公公或可聘他同行。”

长安接过他递来的条子,见上面写着此人的居处,无可奈何地叹道:“好罢。”又对许晋道“既然静莲有孕,你们也就别挪动了,就在这宅子里安胎吧,我瞧着她在这里住得还挺习惯的。”

许晋谢过,汗颜道:“许某多蒙安公公照拂,此番安公公出京公干,我却不能在旁协助,实是惭愧得很。”

长安摆摆手,道:“都是老相识了,不必说这样见外的话,谁还没个不方便的时候。”

这时候纪行龙来了,许晋便告辞出去。

“我今日便要走了,以后你学业上若有困难,去找高大人,生活上的事找李展,专心求学考试,不要把精力浪费在与不相干的人交往上,以免遭人利用。”长安看着面前这个沉默寡言又犟头倔脑的少年,耐着性子叮嘱。

纪行龙不吭声。

“说话!”长安语气重了些。

“你就这么走了,我姐姐怎么办?”纪行龙抬起头道。

“她比你让我省心,你只要照顾好自己便成了,旁的不用管。”长安道。

纪行龙捏紧了拳头死盯着长安。

长安稍稍抬起下颌,道:“你便这样盯我一百年,我也无关痛痒。看不惯我,那也是需要资格的,凭你现在的实力,任何态度在我眼中都与自大无异。”

纪行龙一扭头,气冲冲地出去了。

马车都套好后,圆圆指挥着留下看守宅院的几名仆役与当初钟羡送来的那十几名侍卫将长安的一应行李财帛都搬上了马车。不多时,龙霜带着两百兵甲骑着马呼啸而来,万事俱备,长安便在李展许晋等人的目送下上了队伍最前头为她准备的那辆马车,先去了那姚金杏的居处以一年两千两银子的报酬聘了他随行,然后一行便浩浩荡荡地出了盛京东城门。

多事之秋,朝堂上所议之事甚众,慕容泓直到巳时初才散了朝出了宣政殿,方出殿门便发现长福捧了个锦盒站在门侧,他眉头一拧,问:“这锦盒怎会在你这里?”

长福道:“是龙将军方才派人送来的,她说安公公让她谢陛下隆恩,但这甲衣不合身,请陛下自己收着。方才安公公也派人来过了,说她将净身房的魏总管带走了,让奴才向陛下汇报一声,另择可用之人补缺。”

慕容泓面色大变,急问:“她已然走了?”

长福见他突然变脸,有些被吓着,结巴道:“走、走了。”

“走了多久了?”

“约莫有一个时辰了。”

慕容泓忽的转身就向丽正门的方向跑去。

一旁褚翔张让等人被他这近乎失态的举动惊怔了一下,慌忙追了上去。

宣政殿离丽正门不近,慕容泓一路疾跑,沿路经过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待这一行人跑过了,才敢悄悄起身,惊疑不定地交头接耳:“何事令陛下如此惊慌?”

“莫不是有敌军打过来了?”

“噤声,小心被上面听到了治你个危言耸听大不敬之罪,砍了你的头!”

……

慕容泓一口气跑到丽正门侧的阙楼之上。

守卫阙楼的兵士见陛下忽然驾临,战战兢兢地从楼下跪到楼上。

慕容泓来到阙楼最高处,面色苍白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手撑栏杆,极力向安府所在的方向看去。然而目之所及,闾阎扑地连甍接栋,鳞次栉比阻绝视线,哪里得见他想见的那一人?

一颗心顿时被焦灼与失落淹没,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

她真的就这样走了,不辞而别。

真的、真的就怨他至斯吗?

“陛下,您是否还有话要交代长安?要不属下去追他回来?”褚翔在一旁问道。

慕容泓猛的回过神来。

追她回来?纵追回来了,他又能对她说些什么?他又能改变什么?君无戏言,自朝上颁下那道圣旨开始,这场离别便已注定无可避免。

这样也好……

眼睁睁地看着她毫不犹豫地背过身去,朝着远离他的方向渐行渐远,或许他会更难受,即便他知道,最后龙霜会把她带回来。

这样也好。

“不必了。”开口的瞬间,他便似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般委顿下来,倚着栏杆抬起头,干燥泛白的嘴唇无力开合,声音极低地自语道“只是这阙楼如此之矮,造来到底何用?”

第568章 誓师大会

启程没两日,长安就尝到了体质虚弱的恶果——她竟然晕车!

虽然情况不算太严重,但竟日头晕恶心,食欲减退,长此下去对身体损害也是极大的。

每日长安一下车便一副唇青脸白的模样,看得龙霜心焦无比,抓着姚金杏迫他想办法给长安治。

姚金杏被敲打了两日,这才用一片生姜,覆以某种黑色膏药用布带绑在长安手腕内关穴处,长安晕车的情况顿时减轻不少。

对于他这种分明有法子医治,却非要被人敲打了才肯动手的惫懒态度,长安咬牙切齿,想着待自己有闲暇了再来与他秋后算账。

新的一天,当长安再次恹恹地登上马车后,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上次去兖州时自己与钟羡同行的那段日子。那时候她身子还没这么虚,坐在钟羡那一车的零食中间,心中有多快活就不用提了。

也不知钟羡现在情况怎样?

钟羡如今在岳州与青州交界处的玉阳郡。

青州燕王郑澍之次子郑启麟好战,郑氏封王后虽已搬去燕城,但古玉郡却是郑氏祖宅所在之地,至今仍有旁支族人居于此处。也正因为这一点,那吴玉坤占下古玉郡之举,在郑启麟看来,与打自家的脸毫无分别。是以此子年都没在王府过,一听到吴玉坤攻下古玉郡的消息便带着人马借着年下大雪百里奔袭掩杀而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