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92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534 2019-10-09 23:56

  

长安笑完,发现依然冷场,心中忍不住暗骂:“果真是个老妖怪,笑点到底是有多高?擦!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于是再接再厉,她拿着书读道:“有富翁同友远出,泊舟江中,偶上岸散步,见壁间题‘江心赋’三字,错认‘赋’字为‘贼’字,惊欲走匿。友问故,指曰:‘此处有贼。’友曰:‘赋也,非贼也。’其人曰:‘赋便赋了,终是有些贼形。’哈哈哈……”

慕容泓:“……”

长安一则一则地读下去,时间一长,便忘了是在逗慕容泓笑了,兀自一人傻乐个不停。

慕容泓看着榻旁那个因为这些无聊的笑话而笑得捧腹抹泪前仰后合的小太监,良久,唇角终是忍不住微微弯了一下。

他不明缘由,但他死水一片的心湖,于此刻确实真真切切地泛起了一丝愉悦的涟漪。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安趴在他榻沿上睡着了。

慕容泓整日躺在床上,自是没那么容易困倦。想了一会儿事情后,肺腑间又开始作怪,他咳了一声,发现自己的咳嗽声于这样的静夜响起来显得格外大声。看一眼趴在榻沿上正在睡觉的长安,他不自觉地伸手捂住了嘴,将脸缩进被中压抑地咳了几声。

其实他咳第一声的时候长安就醒了。此刻,她睁开眼,看着榻上那个为了不扰她清梦而缩进被中压抑咳嗽的人,眸中不由地闪过一丝纠结的神色。

第128章 宝璐之死

外臣请求觐见皇帝一般都是隔天递帖子,昨日慕容珵美和钟羡都向长乐宫递了帖子,慕容泓闲着也是闲着,自然是来者不拒。

今日辰时末,两人便都到了甘露殿。

长安去茶室吩咐她们备茶。本来这种活也不用她亲自去做,不过宝璐出事,茶室自然有新官上任,她也自然要去检视一番。

见长安来了,新替补上来的嘉言忙出来相迎。

长安看她一身崭新的宫装,端庄得体,忍不住点头道:“唔,这才像样嘛。”

嘉言忍着激动道:“多亏安公公提携,此恩嘉言没齿难忘。”

长安道:“旁的都不要紧,好好当差,别陷杂家于不义。还有,不许欺负嘉容,听见没有?”

嘉言有些赧然道:“都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哪能不长教训呢?你放心吧。”

长安道:“那就好,慕容公子和钟公子来了,好生准备两盏茶去。”

嘉言答应着去了。

长安回到甘露殿时,慕容珵美和钟羡正一左一右地坐在榻前陪慕容泓聊天。她找好角度往慕容珵美身后一站,既能从正面大喇喇地看钟羡,又不至于暴露在慕容泓的视线范围之内。

以往长安总觉得钟羡穿得骚包,今日有慕容珵美做对比,她才发现钟羡其实并不是穿得骚包,而是因为身材好气质佳脸蛋俊,所以穿什么都比旁人平添几分颜色罢了。

他似乎并不喜欢华丽的色彩与纹饰,但每件衣服的料子必定十分华贵,样式势必非常考究。正如他第一次给她的印象一般,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孤高自傲而又自重身份的气韵。换个更通俗易懂的的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高不可攀清冷禁欲的味道。

她对于这样气质的男人简直毫无抵抗力。

钟羡既然出身武将世家,从小习武,自然早已练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能耐。故而虽然与慕容泓说话时目不斜视,却还是能感受到长安那炙热的目光宛若实质般烘烤着他的脸。

他忍不住好几次侧过脸去看长安。

长安如今撩他的手段早已脱离了最初的低级趣味,故而,即便心里尖叫着好想扯开他的腰带撕开他的衣襟,目光中透露出来的却永远是那种纯纯的毫不做作的欣赏和喜欢。

见钟羡看她她也不知收敛,反而对他灿烂一笑。

钟羡:“……”若长安如当初在明义殿那般不知检点目光放肆,他或许还可以冷下脸来以眼神警告之。可他这副直白纯粹的表情,他却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慕容泓何其敏锐,虽从他的位置看不到长安,但见钟羡几次侧过脸看向长安所在的方向,再回过头来时表情中却总隐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尴尬,便知那奴才肯定又不老实了。

他也不去管她,只对钟羡道:“既然国子学放了假,那你来见朕,又为何事?”

钟羡道:“听闻陛下近来在挑选郎官,在下亦想来参加遴选。”

慕容泓病体未愈,笑起来齿色雪白,双唇却失去了往日的红润,只余淡淡粉泽而已,美得脆弱无力。他就那么青丝如瀑冰肌玉骨地斜靠在榻上的大迎枕上,还真像个一碰就碎的琉璃娃娃。

“是哪个奴才向你传递这等不实的消息,合该拖出来打死。”他道。

钟羡愣了一下,垂眸拱手,道:“在下只是偶然间听人传言而已。”

慕容泓道:“罢了,虽朕如今已不再挑选郎官,但你要来也无不可。不过,如今朕身边几个郎官都是为朕如何对付如信阳侯刘璋这等拥兵自重的开国大将而出谋划策的,不知你对此是否有兴趣?”

钟羡尚未说话,慕容珵美便在一旁道:“陛下此举若能得到太尉大人的支持,定能事半功倍。”

钟羡看了慕容珵美一眼,道:“慕容公子此言差矣,钟羡在陛下面前的任何言行,都只能代表钟羡自己的见解而已,代表不了家父。”转过头又对慕容泓道:“陛下,钟羡对信阳侯等人之事并不了解,钟羡也不认为对付他们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哦,那不知钟公子认为眼下的当务之急是什么?”慕容珵美问。

钟羡道:“恢复科举。”

慕容珵美失笑:“钟公子认为眼下最要紧的是恢复科举?民生问题尚未解决,百姓们能有余力来读书考试么?”

钟羡道:“民生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然恢复科举却是刻不容缓。从东秦末年到我大龑开国,天下经历了整整十二年的战火荼毒,人才凋敝百废待兴。据我所知,如今我大龑很多官员,尤其是各地基层的官员,都是驻守当地的封疆大吏任人唯亲随意指派的,其中十之八九并无担任百姓父母官的能力与资格。如地方不能安定繁荣,则如大厦之根基不稳,迟早将酿成大祸。唯有尽快恢复科举制度,通过科举来选拔出才德学识兼备之人,安排到各地去担任百姓之父母官,带领百姓们治农桑兴水利,还田于民恢复生产,方能使百姓安乐天下归心,则我大龑之国基稳也。”

慕容珵美道:“钟公子想法固然不错,然你有没有想过,若各地的封疆大吏开国元勋手里仍牢牢握着封地的生杀大权,陛下派去的官员,又能有多少的权力与自由?到时候不过又是在苟全性命与效忠陛下之间二选其一罢了。先削权臣之权,再指派官员到各地方是正途。”

“陛下……”

钟羡还欲说话,慕容泓轻蹙双眉摆摆手道:“你俩今天不是来探病的么?兀的吵得朕头疼。茶来了,你俩先喝口茶再说不迟。”

慕容珵美和钟羡只得暂且作罢。

今日奉茶的恰是嘉容。见她上完了茶退至一旁,慕容珵美方低声对慕容泓道:“陛下,自月前赢烨提出以十郡土地交换此女未果后,近来那边一直寂寂无声,恐是另有所图。”

慕容泓倚在迎枕之上,单手端起茶盏,闻言,精致的眼角微微一挑,道:“管他有什么图谋,反正离之最近的便是兖州。若他能替朕除了刘璋,朕倒还要对他道一句谢。”

钟羡闻言蹙眉道:“陛下,信阳侯纵有不是之处,但毕竟是我大龑良将,岂可任由他灭于贼寇之手?”

慕容泓垂着眼睫不以为意道:“这是太尉大人该操的心,朕不过随口一说罢了。”

正在此时,褚翔进来报道:“陛下,掖庭诏狱那边出事了。宝璐今晨被发现暴毙于囚室之内。”

慕容泓等三人闻言俱是一愣。慕容珵美和钟羡今日进宫来探望慕容泓,多少都带着点顺便探听此事的目的,不料尚未开审,犯人却死了。于钟羡而言,好不容易有可能弄清楚慕容宪被投毒真相的一条线索就这样毫无预料地断了,心中的失望与懊恼简直无以复加。

慕容泓回过神来后,将手中茶盏往地上狠狠一掼,怒道:“朕不是……咳咳咳!”他情绪激动之下刚一开口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此刻长安也顾不上看男人了,忙上前替他抚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缓了过来,面色潮红道:“朕不是说过,要掖庭诏狱那边好生看管她,如何才过了一夜就出了这等事?既是一早就发现了,缘何现在才来报!”

褚翔道:“本来那边想等仵作验过尸身判定死因之后,找出下手之人再来向陛下禀报此事。谁知仵作验尸过后,发现宝璐既无中毒迹象,体表亦无致命外伤,根本不知其因何而死,故而只能来向陛下报她之死乃是暴毙。”

“暴毙?她在长乐宫这么多个月都活得好好的,一到诏狱就暴毙了?当朕是傻子么?”慕容泓一激动就咳嗽,长安又安抚了一阵,他方接着道:“叫闫旭川和掖庭令合力彻查此事,若给不出个合理的交代,所有与此事相关人等,一律处斩!”

褚翔领命而去。

慕容泓仍在断断续续地咳嗽,长安一边给他抚背一边对慕容珵美与钟羡道:“慕容公子,钟公子,陛下身体欠佳需要休养,依奴才看你们还是暂且回去吧。”

两人见慕容泓那样,确实无法再谈下去了,于是行礼过后双双退出殿外。

这两人一走,慕容泓脸上那愤怒的神色就烟消云散了。长安扶他在榻上躺平,正要出去,慕容泓猛然扣住她的腕子,目露警告道:“不许假公济私。”

长安一边推他的手一边敷衍道:“又没得银子拿,济哪门子的私嘛!”

慕容泓一时不慎被她挣脱了去,眼睁睁看着她像只看到了肉骨头的小狗一般撒着欢地消失在内殿门外,一口气哽在喉间吐不出咽不下。

长安一路溜到甘露殿外,见慕容珵美与钟羡两人正一前一后往紫宸门那边走,忙赶上前去唤道:“钟公子。”

两人停步回身。

长安讪笑,对慕容珵美道:“慕容公子请先行一步,奴才有些私事想与钟公子一谈。”

慕容珵美闻言,与两人作别,独自向宫外走去。

长安扯着钟羡的袖子来到路旁,笑眯眯道:“文和,陛下让我转告你,你的郎官之请他准了。”

钟羡收敛起心中的失望之情,拱手道:“多谢安公公。”

长安用胳膊拱他一下,道:“跟我你客气什么?”

钟羡看了眼自己被拱的胳膊,抬头看着长安直言道:“安公公,你是否对钟羡有何想法?”

这个问题他不是第一次问,但这次长安却不准备如上次一般胡搅蛮缠了。

“是啊。”她坦然道。

钟羡愣住,反应过来后,眉峰微微蹙起,抿唇不语。

长安笑得坦率,道:“文和你为何这副表情?我不过是个内侍,还能对你有何不切实际的想法不成?只不过长这么大,甚少见到如钟公子这般麟凤芝兰如圭如璋之人。素闻这世间真正的君子与高人,即便素未谋面,亦能神交已久惺惺相惜。我不是君子,然今生有幸得见你这般的君子,难道还不许我仰慕一下么?”

钟羡拱手道:“安公公谬赞了,钟羡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当不得公公如此盛誉。”

长安真情实意道:“不管你在旁人眼中是怎样的人,在我眼中,你当得世间第一。”

钟羡略惊讶地抬眼看她。

长安却微微侧过身,伸手让他道:“钟公子,时辰不早了,您先回去吧。”

另一边,慕容珵美疑虑重重地出了长乐宫,走到半道,忽一个纸团滚到他脚旁。

他抬眼四顾,倒是有一队太监宫女正捧着物事经过他身侧,只不知这纸团到底从何而来。

他弯腰捡起纸团,展开一看,面色丕变。

纸团上曰:宝璐乃我所杀,望二公子务必保我周全。如若不然,宝璐所知之事,势必人尽皆知。落款是是掖庭狱丞,鄂中。

第129章 挖坑大王

长安成功地拖住了钟羡给慕容珵美留出了捡纸团的时间。得到丢纸团的小太监汇报,确定慕容珵美拿到了那个纸团之后,她得意地回到了甘露殿。

钟羡一离开,她马上关闭撩汉模式,转而又投入到讨好慕容泓的千秋大业中去,在龙榻前端茶喂药嘘寒问暖。

“今日这两人的言论,你赞成谁的?”慕容泓服过药后屏退众人,独留长安在榻前,问。

长安不假思索:“钟羡的。”

“理由?”

长安笑眯眯道:“恢复科举,以钟羡的才学必然一举中第,说不定名次还不低。到时候,陛下就可以给他封官,派他去兖州啊。如此,即便太尉想袖手旁观,也不可能了。”

慕容泓目光柔澈地看着长安,良久,唇角微微弯起,道:“长安,你可知道为何朕会对你另眼相看么?”

长安抬起下颌,骄傲道:“知道,因为奴才总能与您心意相通不谋而合。”

慕容泓笑意不改,道:“错了。因为朕从未见过哪个人如你这奴才一般喜欢自己给自己挖坑。即便鼠辈与你相较,只怕也是要稍逊一筹的。”

长安:“……”自己给自己挖坑?这厮什么意思?她方才只是在说钟羡啊,什么时候又给自己挖坑了?

慕容泓也不解释,道:“好了,出去哄哄刘汾吧。他继子的命虽是保不住,但眼下,报仇的机会却是来了。”

“哦……”长安转身慢吞吞地往外边走,走不了几步又突然回身,趴在榻沿道:“陛下,奴才到底给自己挖了什么坑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