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132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580 2019-10-09 23:56

  

仇恨与情欲,最易祸乱人心的两种情绪。

钟羡难受得闭上眼摇了摇头,试图摇去那令自己更加混乱的思绪,脑海中却闪过更多的关于这个人的画面来。

她在明义殿胜了他时那志得意满的模样,她看着他满眼痴缠流泪的模样,她与他在竹林里过招的模样,她给他讲故事时那古灵精怪的模样……她是长安,他想起来了。然而关于她的最后一个画面,却定格在那个小巷子里,她眼睫低垂一脸顺从地等着他去吻的模样。

没错,那时他想吻她的,过后也想,现在也想。

心中起了这个念头,他眉目间的阴翳与戾气竟然淡去不少,移开搁在长安勃颈上的剑,代之以他的手。

他一手扶着她的肩,朝着那张被窗外天光映得格外鲜嫩红润的唇慢慢地倾过脸去。

第182章 吻

长安瞠大眸子:什么情况?这家伙不是在发狂吗?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中的又不是春药?

不管怎么样,这众目睽睽之下,他又是这种状况,被他这样那样绝对不会是一种愉快的体验。更何况他现在身中奇毒,谁知道他的体液里会不会也有毒素?

长安很想把他推开,但他手里还提着剑,万一动作太大让他以为她要攻击他,一剑把她刺个对穿她找谁评理去?这可是个现在面对亲爹都敢动手的人。

没办法,她只得一边将脑袋努力后仰躲着他的唇一边用手小心地抵住他前胸,试图跟他讲道理:“钟羡,你是个洁身自好守文持正的君子,这种、这种事不适合你……喂,你清醒一点啊唔……”

长安话还没说完,钟羡却已不耐她避让又聒噪的表现,原本扶着她肩的手倏忽伸到她脑后扣住她的后脑勺,长安后仰之势被阻,他头微微一低,便堵住了她的唇。

长安:“……”完了,看他方才那躁狂样,该不会控制不住力道把她的嘴给咬破吧。御医说他手指上那个小小的伤口是毒物入口,也就是说这毒是只要接触到血液就会使人中毒的。如果她的嘴被咬破出血,她会中毒吗?

她若现在戳他一刀算不算正当防卫?别逗了,这又不是法治社会,她一个太监,若敢把太尉之子戳一刀,哪怕她是迫不得已,哪怕并未危及他的性命,钟慕白回过头来把她戳成一只马蜂窝,慕容泓也没法为她说半句话。这就是现实。

长安脑补完毕深感无力,这时却发现钟羡的唇在她唇上软软地压了一下之后,什么都没做就退开了。

长安略惊讶地抬眸,发现钟羡正看着她,那眼中有混乱,有疯狂,有困惑,有……不知所措。即便中了毒神志不清,在某些方面,他依然是那个干净纯情的钟羡,他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去亲吻一个女子。

长安松了口气,手上稍微用了点力想将他推离一些好说话。谁知她刚一动,钟羡的唇却又再次压了下来。这次可不是软软的一碰就退开了,即便他不懂,可他有属于男人的本能。

他衔住了长安的下唇瓣。

长安欲哭无泪,看他这架势,今天恐怕打定主意要拿她练习吻技了。可她不能配合啊,若这么默默无闻地顺着他,备不住钟慕白还以为她是故意勾引他的宝贝儿子呢。

见他对她还算温柔,她大着胆子微微挣扎,偏过脸试着躲开他的唇,可他追逐着她。长安用手推他,他收回按住她后脑的手扣住她的手腕,轻而易举就将她的手扯离了他的胸前。

长安的头少了钳制,动作灵敏地往旁边一转,大叫:“钟太尉,救命啊!”

外面钟慕白听见她这声喊什么反应她不得而知,钟羡却显然被她抗拒的动作和这声喊给惹毛了,他扔下手中的剑,两手握住她的肩将她抵到窗旁的墙上,然后又吻了上去。

门外,耿全正透过门上被钟羡刺出来的窟窿朝房内张望,钟慕白在后面问:“里面什么情况?”

耿全一边变换着窥视的角度一边道:“看不到少爷,也看不到安公公。不过刚才好像听见剑掉在地上的声音。老爷,方才安公公叫救命,这会儿又寂寂无声,会不会……”

钟慕白皱着眉头,指挥一旁的两个护卫道:“去里间的窗口看看。”

两人领命而去。

“老爷,羡儿怎么样了?”身后忽传来钟夫人的声音,钟慕白回身一看,见钟夫人居然又过来了,当即道:“你不回去好好歇着,又过来做什么?”

钟夫人面色苍白眼眶红肿,听得他问,眸中泪花一闪,道:“羡儿这般情状,我如何歇得住?这会儿屋里缘何没有声音,他不会出事吧?”

钟慕白安抚她道:“稍安勿躁,已经派人去查看了。”

此时去取锁链的人也回来了,耿全当即按着钟慕白的吩咐将屋门从外头用大锁锁住。

奉命去里间窗口查看情况的两名护卫很快回来了一人,向钟慕白禀报道:“老爷,少爷已经将剑扔了,这会儿正、正……”

“正怎么样?你快说呀!”钟夫人心急道。

那护卫有些尴尬地低声道:“这会儿正把安公公按墙上……亲着呢。”

钟夫人乍闻钟羡居然做出这种事,眼前一黑差点又晕过去。回过神来后哭着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钟慕白也觉着此事不能坐视不理,当即就往里间那边的窗户走去。

“老爷,千万别伤了他。”钟夫人不放心地叮嘱道。

“我省得。”钟慕白走到洞开的窗口处往里一看,果见那把剑掉在地上,再往旁边一看,他忙收回目光。

手在窗棂上轻轻一撑,他跃入室内,脚尖一勾就将地上的那把剑拿在了手里。

在他跃入室内的时候钟羡已有警觉,立刻放开长安回身应对。如今见他执剑在手,他竟也不惧,上去就战。

长安见状,知道机不可失,想翻窗出去,可他们父子俩就在窗边打着呢。于是她急慌慌地跑到外间门边,一拉门,外头铁链哗哗作响,竟然从外头给锁住了。

“快开门,我是长安。”她捶门道。

钟夫人闻言,忙让耿全开锁。

耿全这锁还没打开,那边钟慕白已经跳窗而出,一边命护卫将窗户也从外头顶上一边大喝:“不能开!”

“为何?无论如何得让安公公出来啊!”钟夫人道,见钟慕白提着剑走到近处,那剑刃上居然有血,她惊了一跳,急问:“这剑上为何有血?你受伤了?”

“没有。”钟慕白低眸看着那剑上的血渍,目色阴沉。

钟夫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急道:“这是羡儿的血?你伤了他?”

“只是划伤了耳朵而已。”钟慕白想起方才那一幕仍然心有余悸。他本想将剑搁在钟羡勃颈上迫他住手,谁知他不管不顾直接迎上来,若非他反应快及时将剑往斜上方划开,此刻钟羡恐怕就已经被他亲手给抹了脖子了。

“羡儿神志不清,或许他还认得我是他父亲,但他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他自己的行为了,所以万不可放他出来。”钟慕白道。

“那安公公怎么办?”钟夫人看着耿全已经将锁重新锁住,忧虑道。

“若不幸伤亡,改日我亲自去宫中向陛下赔罪。”钟慕白说着,将剑交给一旁的侍卫道“拿到院外去,院中不要留兵器。”

长安在门里听到钟慕白的话,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然形势比人强,就算她叫破嗓子钟慕白大约也不会开门的,还是先保住她这条小命要紧。

她回身看了眼还在与那两扇被人从外头关死的窗做斗争的钟羡,想着还是先找个隐蔽的角落藏起来为好。钟慕白能关他儿子一时,关不了一世,总会想办法治他的。

谁知钟羡虽然神志不清,神识却还敏锐得很。长安刚一动,他立刻停下了砸窗的动作,扭头向外间看来。

长安停住不动,然而钟羡不是青蛙,就算她不动他依然将她看了个一清二楚,并且拎着一条断了腿的凳子朝她走了过来。

长安看着满身狂暴戾气的他,心中呻吟:完了,这下恐怕真要完了。

“别打我!求你了。”就在钟羡快要走到她面前时,长安突然怂到极处地往地上一跪,身子往前一探抱住他的腿哀求道。

她已经想过了,若是站着不动,他一凳子砸过来很可能砸到她的头,那可真是要死人的。而这样出其不意地抱住他的腿,他要砸也只能砸到她的背,还有生还的希望。

钟羡停住动作。

长安闭上眼咬着牙等着承受那一下。然而下一刻那凳子却被扔在了她身旁的地上。

她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被钟羡扯着站了起来。

钟羡的左耳受伤了,左肩上的衣料被血洇湿了一块,不过现在好似伤口的血已自动凝住,不再往下滴了。

他伸手握住长安的肩,看着她。少时,手往后收,将她带着往他身前贴近,俯下脸又开始亲长安的唇,动作依然轻柔生涩。

长安:擦!这算什么?魔鬼的温柔?姐承受不来啊!

门外,始终窥视着房里的耿全转过身。

“怎么样?”钟夫人急问。

耿全有些难以启齿地斟酌着字句道:“安公公没事,少爷对他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钟夫人刚要松口气,觑见耿全躲闪的眼神,再想起那句“动口不动手”,她面色一变,道:“莫非……”

耿全点点头。

钟夫人捂着心口倒退两步,看向钟慕白道:“老爷,这……为何会这样?”

钟慕白负手不语,因为他也不知原因,只能吩咐钟硕再跑一趟太医院,看看那边有没有商量出什么应对之策来。

房里,长安被钟羡亲得心烦意乱的。两世为人,她就没体验过这般单纯青涩的吻,那光滑柔软的唇在她唇瓣上柔缓厮磨的感觉让她的唇瓣既酥且麻,若换做平时,说不定她会回吻,可现在是什么状况?他中着毒,神志不清,她若回吻,不成了乘人之危了么?

“钟太尉,你可以不管我的死活,可你儿子的死活你也不在乎么?好歹你派个丫头来把我换出去也行啊。少爷睡个丫鬟无伤大雅,可若钟公子真的对杂家做出点什么事来,你让他清醒之后怎么做人?”长安好不容易别过脸,钟羡无师自通地从她唇角沿着脸颊一直吻到脖子上,长安趁机对外头道。

钟夫人一听,觉得有理,不等钟慕白表态便对身边的丫鬟道:“快去院外把新雨叫来。”

钟慕白侧过脸看她,钟夫人道:“新雨本就是伺候羡儿的丫鬟,若……到时候让他给羡儿做个通房也就是了。”

很快新雨便被带了过来,听说要她去伺候少爷,她一时又怕又喜。怕的是少爷此刻中了毒神志不清,喜的是,素日里少爷于她们而言就像檐上的月,看着近,却是终其一生都无法碰触的。而今不仅有机会去伺候他,夫人还许诺会让她做少爷的通房。钟家如此富贵煊赫,又只有少爷这一个儿子,少爷又是如此人品相貌,她一个丫鬟,能做通房已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故而新雨当即就羞答答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钟慕白先让耿全把门上的锁链悄悄卸了,再让人把新雨带到里间的窗外,从窗口送入房内。

果然,钟羡一察觉有人进了房,放开长安去里间查看情况。耿全立刻将门打开,急道:“安公公,快!”

待长安出了房门又立刻将门锁上。

见终于脱离险境,长安长长地松了口气,也不管众人看她的眼光,避到一旁去整理被钟羡碰歪的帽子和弄皱的衣裳。

房里,钟羡凶神恶煞地朝新雨步步进逼,口中道:“你对陛下下毒,在古蔺驿,是否也是你对先太子下毒?”

新雨莫名所以,见钟羡那样又着实害怕,一边抖抖索索地后退一边辩解道:“少爷,奴婢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话还没说完,钟羡出手如电,一把卡住她的脖子抵到墙上,冷笑道:“不承认也无妨,偿命罢了!”言罢手下用劲,新雨顿时被他掐得眼白乱翻双脚乱蹬。

“夫人,新雨快被少爷掐死了。”耿全道。

“什么?怎会如此?”钟夫人急问。

“开门。”钟慕白上前道。

“老爷,千万别再伤了羡儿。”见钟慕白进房,钟夫人追在后头又是着急又是痛心道。

房内一阵打斗声,不一会儿捂着喉咙咳得眼泪汪汪的新雨跑了出来,接着钟慕白也趁势退了出来,耿全等人眼疾手快地拉上门,正好将慢了一步的钟羡关在里面。

“为什么?为什么要阻止我为君行报仇!开门!开门!”钟羡在里面对着门一阵发狂的踢踹,如非耿全等人用力顶住,估计门都要被他踹飞了。

“怎么办?怎么办?”见钟羡如此疯狂,钟夫人想起钟离章说的“精疲力尽脱力而死”,一时心急如焚。

相较而言,身为人父的钟慕白则要冷静得多,所有的担心和焦虑都藏在那双处变不惊的眸子里。

长安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正待上前向钟慕白和钟夫人告辞,那边“砰”的一声,钟羡一拳将门上半部分的格扇打了个对穿。

“羡儿!”钟夫人见那拳头上鲜血淋漓的,心痛之下双腿一软,又差点厥过去。

长安见这边一团乱,想着要不自己还是悄悄离开算了。刚转身想溜,肩忽然被一只大手扣住。

她转身一看,扣住她肩的不是旁人,正是钟慕白。

“安公公,形势所逼迫于无奈,恐怕得委屈安公公一下了。”钟慕白嘴上说得委婉,眼底却分明是不由人拒绝的刚硬。

长安正想问他什么意思,他却将她一把推给旁边的侍卫,吩咐道:“将安公公从窗口送入房中。”

“喂!钟太尉,你不能这样对我!呀,放手!放开我!”长安一边挣扎一边尖叫,终究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被人从里间的窗口给丢入房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