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334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030 2019-10-09 23:56

  

钟羡沉默。

他不习惯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做出承诺,但他也不想就这样以沉默去回应她,于是默了一瞬之后,他道:“若能看着你好,也未尝不是一种结果。”

喜欢你,若是真的不能在一起,那么能让你因为有我相助而过得不那么辛苦,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结果。

长安心中因他这句话而蓦然涌上了一股暖流,冲得她眼眶都有些酸涩起来。这世上终究有人什么都不求地为她着想对她好,值得她为他保重自己,好好活下去。

当初那一箭是阴差阳错之下为他挡的,但长安觉着,若是此刻再来一次,也许她会心甘情愿为他去挡。她心里清楚这种感觉与爱情无关,这是两个人之间比爱情更为赤诚纯粹的一种感情,这是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可遇不可求的一种感情,也是只有钟羡这般拥有赤诚之心的人,才能交付得起的一种感情。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你也要好好的,因为这也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

最终长安还是跟着钟羡去了太尉府,钟羡让管家钟硕在西院收拾一间房出来让长安入住。

得到钟羡回府的消息时钟夫人都已经上床了,听闻钟羡带了个人回来住,又爬起来问贴身丫鬟:“什么人?”

丫鬟道:“奴婢不清楚。”

钟夫人思虑一番,吩咐丫鬟道:“既然是少爷带回来的客人,切不可怠慢了,将厨下给少爷做的宵夜送一份去西院,你亲自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丫鬟应声去了。

钟夫人靠在床头忧虑地喃喃道:“可千万别又是那个太监……”

收拾房间需要时间,于是长安便先去找了自来了盛京之后还未见过面的纪晴桐。

因时辰已晚,此处又是太尉府,她也不想因自己的孟浪行为让纪晴桐受人指点,遂不打算进门,见她屋里还亮着灯,便去她窗下叩了叩窗户。

房里纪晴桐正在灯下做针线,见大半夜的还有人敲窗户,心道蹊跷。转念想想这里是太尉府,她在此住了一段时间,知道这太尉府规矩甚严,应当不会有什么宵小作怪,便放下针线起身去打开窗户。

看到外头站着的那个人,她一时僵住,愣愣地看着她不说话。

长安笑道:“傻姑娘,怎么,不过月余不见便不认得我了?”

纪晴桐回过神来,双颊飞红明眸微润,又是高兴又是激动道:“安公子,你怎会来此?”许是当初安一隅留给她的印象太深,导致她如今纵知道了长安的太监身份,还是习惯叫她安公子。

“今夜没有回宫,来此借宿一宿。”长安看了看房里,问她“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在做什么?莫不是在想我?”

纪晴桐羞得侧过身去,低垂着小脸道:“我在给我弟弟做鞋。”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原本……原本也想给你做的,可是我不知道你穿多大的鞋。”

长安看着她映着月光的侧脸,睫毛纤长红唇娇艳,颊上肌肤更是堆雪砌玉一般洁白无瑕,当真是美艳动人,心中不免暗暗感慨:不得不说,在这般封建社会做个有权有势的男人,真的是太幸福了!

“鞋子就不用了,今天送来的那二十匹绸缎你收到了么?”长安稳了稳被美色迷到的心神,问。

纪晴桐点头道:“收到了。”

“女子用的那十匹你看着喜欢的就用来做衣裳,不喜欢的用来做鞋面,男人用的那十匹你挑三匹给你弟弟做衣裳,剩下的给我做。你也别累着,问府里借针线上的丫鬟帮帮忙,算工钱给她们便是了。”长安道。

纪晴桐迟疑了一下,回过脸来看着长安道:“我弟弟托了钟公子,去求是学院读书去了。”

长安道:“我知道。”

“这都是你的情面。”纪晴桐抿了抿唇,继续道“我们姐弟欠你这么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才好,委实是……觉着亏欠得很。”

“想报答我啊,太简单了。”长安左右一顾,见夜深人静无人走动,便腆着脸压低了声音道“给我亲一下就算你报答我了。”

纪晴桐:“……”

短暂的愣怔过后,她垂下小脸,既羞且慌,道:“安公子,你、你别开玩笑了。”

“你瞧瞧,你说无路可走,我给你指条明路,你又不敢走,以后就别再说这种话了。我已派人在寻摸宅子,你且在此忍耐一下,待我买下宅子便来接你。”长安道“就这样,时辰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我走了。”

“安公子!”纪晴桐见她转身要走,忙唤住她。

长安回头,问:“何事?”

“既要做衣裳,不知你身高尺寸,如何做呢?”纪晴桐强抑着羞涩道。

“不妨事,明天我派人拿一件我的衣裳过来,让她们比照着尺寸做便是了。”长安说罢,挥挥手欲走。

“安公子。”纪晴桐又叫住她。

长安再次回头。

“你稍等一下。”纪晴桐转身去到房里,不一会儿又来到窗前,递出一枚荷包,小声道“我为你做了一枚荷包,针线粗陋,你别嫌弃。”

长安伸手接过,光线昏暗,也看不清花纹颜色,她笑道:“你怎知我正缺个荷包呢?真是个可意的人儿。你放心,只消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纪晴桐被她低低的声调一撩,又羞红了脸。

“还有什么话说么?”长安问。

纪晴桐摇头。

“那我真走了啊。”长安道。

纪晴桐轻点了点头。

长安看着她那温柔的模样,心道:怪不得男人都喜欢温良贤淑的女人,这般乖顺听话,确实招人疼。

纪晴桐目送长安离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庭院中的花树那头,彻底看不见了,这才收回目光关上窗。

她坐回灯下拿起绣了一半的鞋面,心中那因得见长安而漾起的波澜却久久不能平复。她伸手捂了捂自己发烫的脸颊,想起自己方才大着胆子厚着脸皮送他荷包的一幕,忽有些无地自容地趴在了桌上,将脸埋进臂弯里面。

长安走在回自己房间的路上,刚转过一个道口,忽见不远处一人跌跌撞撞而来,身形鬼魅。她立即站住,喝问:“是谁?”

那人脚步一停,顿了顿,有些惊讶道:“安公公?”

长安听是李展的声音,绷起的神经松懈下来,问:“你怎么走路摇摇晃晃的,喝多了?”

李展也不言语,默默走近。

长安敏锐地发现随着他的靠近空气中多了一丝血腥味,遂问:“怎么?这是被打了?”

李展点头。

“怎么回事?”长安脸沉了下来。

李展羞愧地低着头道:“我遇着以前常在一起玩的一个人,他对我也甚是客气,今日他引我去赌坊玩骰子,我去了,结果不到片刻便将身上银子输了个精光。我觉着那摇骰子的荷官有问题,他反带着人嘲笑我败落穷酸,这么点钱都输不起,我与他理论,赌坊的打手出来打我,我才知他们原是一伙的。我雇的那几名汉子打不过人家,就……”

长安瞧着他那狼狈样,叹了口气,道:“来我房里细说。”

第430章 包子

李展跟着长安到了她房里,长安见他鼻青脸肿的,嘴角还有未干的血迹,问:“牙都被人打落了?”

“落了一颗。”李展虽然在外头受了几年的苦,但被人打成这样却还是头一遭,更别说打他的人还是昔日一同玩的旧识,这种屈辱比被陌生人打了更甚。

长安看着他蔫头耷脑的模样,恨铁不成钢道:“你活该!都跟你说了你现在是我的人,在外头不必怂。你若不上赶着讨好别人,别人敢这般轻视你甚至揍你?”

“我没上赶着讨好他们,不过……不过是如以往一般相处罢了。”李展解释道。

“和以往一般相处?凭什么?你现在还是司隶校尉之子么?我当初吩咐你时是说让他们继续跟你称兄道弟,没让你跟他们称兄道弟,听不明白么?怎么样才能让他们跟你称兄道弟?你得让他们觉着你现在虽不是司隶校尉之子了,但实力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他们摸不透你,他们才会小心地对待你。你去跟他们叙聊旧情,推杯换盏勾肩搭背,还想让人家怎么高看你?”长安道。

李展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长安看他那憋屈样儿,想着他这命运也是悲催,遂缓了口气,问:“在哪间赌坊被打的?”

“荣安街常胜楼。”

“打你的人呢?”

李展报了几个人名,料定长安不认识,便将他们家中父辈在朝中的官职也提了一下。长安听着有文有武的,其中一个居然是丞相司直的孙子,便猜测这些人应是丞相那一派的。

“你在被打时有没有提过你是我的人?”长安问他。

李展摇头,道:“怕丢了你的面子,没敢提。”

“算你还有点脑子。今天已晚,若还能坚持,就不要去打扰人家了,明日再找府医过来看看伤。这几天你就呆在太尉府养伤,不要出去了,此事我会解决的。但你记着,吃一堑需得长一智,若再有下次,可别怪我不用你。”

长安教训完李展,就打发他走了,这人一松懈下来,顿觉体力透支得厉害,她洗漱一番,刚想上床睡觉,有人敲门。

长安开了门,与钟夫人身边的丫鬟来了个面对面,她认得那丫鬟,那丫鬟自然也认得她,当即扬起笑面道:“安公公,原来是你啊。我家夫人听闻少爷带了客人回来,唯恐怠慢了,让奴婢给你送了宵夜过来。”

与她同来的一名侍女递上手中拎着的食盒。

长安垂眸看了看,并没有伸手接,只客气道:“钟夫人真是有心了,劳烦姑娘替杂家回去多谢她。只是杂家乏得很,要睡了,这宵夜可否请姑娘代杂家送去给纪姑娘?”

丫鬟应了,将宵夜送去给纪晴桐后便返回赋萱堂将此事禀告钟夫人。

钟夫人听闻果然是长安,便知今天钟羡的晚饭八成也是跟他一起吃的,心中顿时老大犯愁,又不便在下人面前表现出来,遂屏退丫鬟,独自坐在床上生闷气。

她因为主持一府中馈,一般都很早便要起床理事,是故晚上睡得也早,故而当钟慕白回到房里,见她还坐在床上时,还觉着有些惊奇。

“发生何事?何故深夜不睡愁眉苦脸的?”钟慕白一边脱下外袍一边问她。

钟夫人抬眸看着他,闷闷不乐道:“羡儿把那个太监长安,带回府中住了。”

钟慕白哦了一声表示了解,却再没了下文。

躺上床后,他见钟夫人还坐着,便道:“不早了,睡吧,干坐着作甚?”

“你就一点不担心?”钟夫人问。

“担心什么?羡儿从小到大何曾做过什么需要你我担心之事?再说了,他若真要做些荒唐事,在外头一年,什么事做不成?还用等到现在?你呀,就别瞎操心了。”钟慕白翻个身,准备睡了。

钟夫人张了张嘴,到底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只好也睡下。

秋暝居,钟羡却还未入睡。

方艾少年,春深之夜,总有些心事难对人述难以成眠,索性便执了笛管坐于窗下,将那隐秘缠绵的心事化作悠扬的曲调,一个音符一缕春风般吹了出去。

赋萱堂,躺在床上的钟夫人听着耳边隐隐约约的笛音,睁开眼小声嘀咕道:“大半夜的,怎么还吹上笛子了?”

一旁背对着她侧卧着的钟慕白肩膀轻颤起来。

钟夫人看了他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闷笑,遂推他一把:“你笑什么?”

钟慕白语带笑意,道:“这好歹是个儿子,若是个女儿,你还不得将耳目都长她身上去,一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地看着听着?”

钟夫人恼道:“我这还不是为了钟家的香火考虑?若羡儿他是个……那还得了?”

钟慕白缓缓道:“有什么不得了的,若他真是,谁让他生了那样的心思,杀了便是。”

钟夫人闻言噤声,不再多言了。

与此同时,褚翔来到甘露殿内殿,对还坐在书桌后批阅奏折的慕容泓禀道:“陛下,刚得到消息,安公公今夜宿在太尉府了,安全应是无虞。”

“知道了,退下吧。”慕容泓眉眼不抬道。

褚翔出去后,慕容泓又对侍立一侧的长福道:“你也退下,叫你再进来。”

长福应声退出殿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