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507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135 2019-10-09 23:56

  

独他是那好色误国不通情理的人!

慕容泓捏紧了奏折的手指,过了半晌又缓缓放松下来。

钟羡做孔家的女婿就做孔家的女婿吧,总比做慕容怀瑾的女婿要好。他这边是安定下来了,但是长安那边变数还有很多,最大的变数就在她自己身上。

只要梁王不会因为陶夭死在夔州而公然造反,庞绅龙霜那一千二百人将一个长安带回来还是十拿九稳的。但事无绝对,就如慕容怀瑾夫人之死,他就推断不出到底会是哪一方下的手。

所以他觉得长安那边他还应该给自己再多加一重保障。

第655章 出丑

琼雪楼,尹蕙正准备去长秋宫拜见皇后。

陶行妹是自由散漫之人,早就免了她们的每日参拜,言明三日一拜即可。只是深宫寂寞,与其独守空房,还不如去皇后宫里坐坐,与皇后说说话呢,更何况……若是运气好,还能见到陛下。

“才人,您穿这件出门吧,您最近又清瘦了,身上那件不太合身了呢。”丽香拿着一件用尹衡送进宫来的料子刚做好的襦裙对尹蕙道。

尹蕙看着她手上那件主体为烟青色的新裙子,犹豫了一下,道:“罢了,我就穿身上这件吧。”

“才人穿这件好看。奴婢瞧着其它娘娘每日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独才人素得不行,好容易才人的兄长送了几件漂亮料子进来做了衣裳,娘娘却还不肯穿,却是为何?”丽香不解地问。

为何?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穿新裙子好看吗?只是……

旁人要么有家世,要么受过宠幸,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资格。她有什么?她是最早入宫的那批人,再有两个月入宫就满三年了,然而别说得宠不得宠,她甚至至今都没有伺候过陛下。

原来她觉着无所谓,反正宫里这等待遇的妃嫔也不只她一个。可自从滕阅这等后入宫的都受了宠幸之后,她却忽然感到了自卑。她开始害怕在人群中引起注意,生怕别人瞧见了她,暗地里议论“打扮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入宫三年都没能让陛下正眼相看?”

太后一早就对她说过,宫里日子难熬,即便不能得宠,也该有个孩子傍身。她那时不以为然,此时却深刻地体会到了“难熬”这两个字的具体含义。

于她而言,最难熬的不是自己不得君王青眼,而是,明明别人也不得他青眼,却能借助种种外力,得他垂幸。

他可以临幸他喜欢的人,可以临幸对他有用的人,就是永远不会临幸她这种对他来说既不喜欢又无关痛痒的人。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以前那种见他一面便能让她高兴一个月的日子便一去不复返了。

尹蕙看着丽香捧着的那套裙子,想起自己力求清减的目的,忽然又觉着自己挺可笑的。

因为长安很瘦,所以她觉得陛下喜欢身材清瘦的女子。从周信芳口中得知长安是女子开始到现在,在她的不懈努力下,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连皇后都惊讶于她的改变,问她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她如此努力让自己瘦下来,难道是为了给自己看的吗?

打扮好看固然不一定有用,但若是不打扮好看,岂不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如此想着,她的手就搭在了那件新裙子上。

一刻之后,她刚从楼上下来,裴滢来了,一见了她,惊叹道:“哇,尹姐姐,你今天好漂亮啊!咦,我才发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瘦了?腰好细!有什么妙方吗,快告诉我。”

尹蕙有点不好意思,道:“能有什么妙方?不过是苦夏,没有胃口罢了。”

裴滢烦恼地掐着自己肉嘟嘟的腰肢,愁眉苦脸:“我怎么就不苦夏呢?昨天想跳舞来着,结果发现以前的舞裙都穿不下了。”

尹蕙看她这样子却有点羡慕,这才是真正无忧无虑的,所以才能心宽体胖。

两人结伴来到长秋宫,今天不是三天一拜的日子,慈元殿也就栾娴,周信芳,陈棋和宋名微在。

栾娴进宫就与陶行妹是一派的,经常来找陶行妹不稀奇。倒是这个周信芳,原本与陶行妹水火不容,那次中毒被陶行妹救了之后,倒似赖上了陶行妹一般。她来,她那两个跟班自然也跟着来。

只不过陶行妹虽救了她,对她态度却一直不冷不热。这种情况下原本周信芳应该是很难抹下脸继续往前凑的,但她会投机,陶行妹对她不冷不热,她就讨好养在陶行妹这里的端王。

端王从小被宠坏了,养他是对大人耐心的一大考验。本来他被养在周信芳那里时,与周信芳的关系也就那样,但到了陶行妹这里,陶行妹奉慕容泓之命,对他管教十分严厉。小小的孩子也知道好坏,两相比较,他便又喜欢起周信芳来。

陶行妹是没有生养过的,从慕容泓的话里又听出他不大待见这个庶出的侄儿,对端王能有多少耐心?既然周信芳愿意每天过来陪他玩耍,她乐得清闲,自然不会去赶周信芳走。周信芳便这样呆了下来。

尹蕙和裴滢到慈元殿时,栾娴与宋名微正陪着陶行妹说话,周信芳和陈棋则在一旁哄端王吃瓜。

两人上前向位分比她们高的行礼。

陶行妹见了尹蕙,也是眼前一亮,赞道:“尹才人,才发现你身段竟然这么好。咱们这些人,自进宫后谁不是胖了,周婕妤算是咱们中间保持得比较好的了,与你相比却还是差了一截。瞧瞧这细腰,我一只手都能掐断了。”她是将门里出来的女儿,说话向来直来直去,没什么顾忌的。

尹蕙却被她闹了个大红脸,讷讷地自谦几句,刚坐下,一抬脸却对上对面周信芳心知肚明似笑非笑的眼,心中不由又是一阵尴尬。

几人还没聊几句话,外头忽然传来太监的通报声:“陛下驾到——”

陶行妹忙带着众人去殿门前接驾。

慕容泓走到殿门前,后妃们准备行礼。尹蕙脚下却不知何时多出一块瓜皮来,她没注意,一脚踩上,竟在众人行礼之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众惊愕,独端王哈哈大笑。

在慕容泓面前出了这般大丑,尹蕙一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涨红着脸爬起身,跪好低着头道:“妾失仪,请陛下恕罪。”

慕容泓无心计较这些小事,只道:“都退下吧,朕与皇后有话要说。”

众人离开后,慕容泓带着陶行妹走进内殿,递给她一封他已经写好的信,直述来意:“誊下来,给你二哥。”

尹蕙浑浑噩噩地回到琼雪楼,婉拒裴滢的相陪,上了二楼屏退左右,关上门便扑在床榻上大哭起来。

她哭得头痛声哑,才稍稍平静下来,从被褥上侧过脸,露出一只充血红肿的眼,近乎麻木地看着青色的床帐。

让她在陛下面前如此出丑,简直比当众扇她一顿耳光还要令她无地自容。

端王不会无缘无故朝她脚下扔瓜皮,受谁指使毋庸置疑。

周信芳,因为相看小宴上与她撞了一只华胜,便处处针对她打压她。

别的她都可以忍,可是让她在陛下面前出丑这样的事,她忍不了。

既然忍不下去,那也就无需再忍了。

细长的手指仿佛要抠进谁的血肉中去一般收拢攥紧,那只红肿含泪的眼中,麻木空洞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令人胆寒的怨毒和仇恨。

安府。

纪行龙急匆匆从外头跑回来,差点与从房间里捧着痰盂出来的下人撞个满怀。

他闻到一股子血腥味儿,问:“李公子怎么了?”

下人道:“又吐血了,纪公子你快去看看吧。”

纪行龙来到房里,见李展形销骨立面色发黑地躺在床上,一副随时可能会咽气的模样。

他有些发愣,迟疑地来到床边坐下,轻推了推他的胳膊,唤:“李哥。”

李展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纪行龙,竟还露出个微笑,声息孱弱:“阿龙,你回来了。”

“是许大夫派人去叫我,说……”

李展看着他,道:“说我不行了,是不是?”

纪行龙低下头。

“安公公的人,你转交给他没有?”李展问。

纪行龙闻言微微一顿,抑着心虚点了点头。

李展并未怀疑他,见状松了口气,道:“转交给他了便好,我只怕你为外人所惑,与他作对。不管外头的人怎么说他,你都不要相信,他不是坏人。他若是坏人,你我都不会在此了。”

纪行龙想到自己被送人为妾的姐姐,没有应声。

李展瞧着他的样子,伸出枯瘦冰凉的手握住他的手,尽最后的余力苦劝:“阿龙,你是要入仕的人,安公公他有陛下的宠幸,你若是与他为敌,却要去投靠谁?”

“我谁也不靠,凭我自己本本分分办差不行吗?”纪行龙刚甩开他的手就后悔了,不是因为自己的话,而是因为自己的举动。李展是真心为他好的,他看得出来。

李展看了他半晌,微微点头:“好,你是有本事的,我知道。”

纪行龙有些无所适从,默了半晌才问:“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去给你置办?”

李展摇摇头,道:“你走吧,以后也不必来了,我的后事已托付了许大夫。秋闱在即,你不要分心。”

纪行龙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别哭了,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只是我走以后,你就真的是独自一人在盛京了,若以后遇到实在迈不过去的坎,你就试着去找找钟羡钟公子,他与安公公是有交情的,说不定会看在安公公的份上帮你一把。”李展道。

是夜,尹衡从外头饮宴回来,刚行至自家附近的巷道中,便在拐弯处被纪行龙拦住了。

“诶,行龙,你怎的在此?”尹衡见着他还有些高兴。

“我特意在此等你的。”纪行龙道。

“有事?”

“李展要死了。”

“哦。”尹衡感慨,“想他曾是司隶校尉之子,在盛京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门子弟了,想不到最后竟是这等下场。”

纪行龙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顿时怒了,情绪激动地问:“可是当初你给我药时明明说只会让他病上一阵子的,他怎么会死呢?”

尹衡眉头一皱,道:“听你这话,你是怀疑我利用你毒死了李展?”

纪行龙不语,但脸上分明写着“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原因?”

尹衡面色放了下来,问纪行龙:“那你倒是说说看,害死他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你别忘了当初是你一直跟我说担心你姐姐,我为了帮你才给你出的这个主意。”

“那他为什么会死呢?”纪行龙想到这一点心里还是很难过。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也许他本来就有病,不过凑巧赶在此时发作罢了。”尹衡道。

纪行龙僵在那里不说话。

“难不成你以为我是贪图他手里那批人?呵,我为了帮你又不打扰你读书科举,花费时间精力金钱养着这帮人打探你姐的消息,到头来反倒落你怀疑,既如此,我何苦来哉?你等着,我这就回去将那批人的花名册和联络方式拿来给你,以后你自己当手便是。”尹衡说着就要往家里去。

纪行龙忙扯住他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觉得太过凑巧了。”他清楚这种事自己做不来,李展要死了,在这件事上,他已没有了退路。

尹衡站在他面前,负手看着别处,也一副生气的模样。

两人沉默了片刻,纪行龙讷讷地问道:“最近有我姐姐的消息吗?”

尹衡道:“她在鸣龙山下一个名叫汝仙的山村里,过着农妇一样的生活。”

“农妇?”纪行龙瞪大眼睛,他们姐弟出身书香世家,一辈子都没干过农活,姐姐她怎么能够做农活?

“张君柏呢?他好歹是梁王世子,我姐姐纵然只是妾,也不该如此对她。”他气愤道。

“张君柏在山村一侧的兵营里,把你姐姐养在村子里仿佛就是为了伺候他自己的。他白天在兵营里练兵,傍晚去你姐姐那儿,你姐姐要亲自种菜煮饭给他吃,给他洗衣喂马,身边连一个仆妇丫鬟都没有,什么都得自己做。”

纪行龙转身在墙上狠捶了几拳。

尹衡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斥道:“疯了吗?手不想要了?”

纪行龙无力地靠着墙,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既焦虑又痛苦。

“亏你还有心思去管别人死活,不说全力准备秋闱之事。那地方穷苦闭塞,你姐姐过得又十分艰辛,万一得个病,怕是连好好医治的机会都没有。你若不能出人头地,你姐姐这日子要熬到何时才是个头?”尹衡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