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97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045 2019-10-09 23:56

  

长安悄悄自被窝中钻出来,溜到慕容泓的榻边,看一眼枕上睡颜勾人的少年,然后跪在地上将脚踏后那只装满金子的箱子轻轻拖了出来。

悄无声息地打开箱盖后,长安没有为那片金光目醉神迷,而是动作轻柔地拿开铺在第一层的金条,将下面压着的一叠银票取了出来。

这才是她自己挣来的钱啊!数了数,给赵合和嘉言传递信件一个多月,她已经挣了三千多两了。或许她可以定个小目标,先挣他一万两?

不过这些银票放在这里终究不大妥当,万一被慕容泓发现,只怕又一声不吭就给她花完了。可让她藏到自己房间去,她又不放心,万一被人偷了,她找谁哭去?

思来想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它换成不动产。没错,等钟羡下次进宫,就拜托他去给她寻摸宅子去。

记得刚到盛京时,她还在想不知何时才能在这座城市拥有自己的房子。想不到还不到一年,她就实现了愿望。

房子有了,等她做到九千岁,获得可以出宫过夜的权力,她就养上一群美男。力争做到抬头是美男,低头是美男,左看是美男,右看还是美男……呃,对,必须要像这么美的才行。

长安保持着往右看的姿势与床上的慕容泓大眼瞪小眼半晌,猛然回过神来,一边忙不迭地将银票和金子往箱中塞一边讪讪道:“陛下,您还没睡着啊。”

“在你眼里,这世上可还有比金银更珍贵之物?”慕容泓声音轻轻缓缓地响起,于这静夜里听来,玉石相击般悦耳。不知不觉中,他的变声期终是过去了。

“当然有,就是您呐……”长安拍他马屁也已经拍出了惯性,话出口才想起他那句“所有你对朕说过的谎话,朕终会叫你一一付出代价”,于是尾音便耽于迟疑了。

这一迟疑更为不妙,长安忙抬起脸,笑盈盈地看着慕容泓补充道:“若没有您,奴才命都保不住,要金银何用?所以您在奴才眼中就是命一般的存在,自然比金银更珍贵。”这是实话,无懈可击。

慕容泓看着长安没吭声。

因着睡觉前长安熄了内殿大部分灯火,独留慕容泓榻首几案上一盏,还有离她地铺不远处墙角一盏,故而殿内光线并不十分明亮。

昏暗的光线下慕容泓那双眼闪亮如星河倒悬,光芒细碎而璀璨,这般专注柔和光影迷离地盯着你看时,就似他眼里的光彩都是为你一个人而绽放一般,足够让人联想起世上所有关于爱情缠绵悱恻的诗来。

正承受着这种目光的长安一脸不解风情地回看着他,半晌,道:“陛下,时辰不早了,您快些睡吧。”

“朕睡不着。”他低声呢喃,无论是表情还是声音,都慵懒得近乎撒娇。

“事情是永远都想不完的,您龙体抱恙,不宜多思多虑。”长安关切道。

“朕并非为烦事所扰。”

“那您为何不睡?”

“朕,脚冷。”慕容泓给出了一个让长安意想不到的理由。

长安:“……”特么的这才几月,就脚冷得睡不着了?不过转念想想,他身体虚弱,体质偏寒也不一定。

“奴才去给您灌个汤婆子来?”长安试探问道。

“太烫。”

“用布包上?”

“太硬。”

“布里塞点棉花?”

“太难看。”

难看?特么的暖个脚还管汤婆子难看不难看,这龟毛程度也是天下无敌了!

不过想起慕容泓素日作风,又觉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如果爱鱼在,倒是个极佳的暖宝宝,可惜爱鱼还未获得可以进殿伴驾的允许。

长安实在没招了,当下站起身来,带着一脸“这可是你自找的”表情,将鞋子一蹬,下摆一撩,从榻尾爬了上去,钻进被中捞起那双肌理细腻凉滑如玉的脚丫子,往自己怀里一抱。

慕容泓脚在她怀里动了动,确定冷暖适宜,便安逸地闭上了眼。

长安:“……”

过了两刻,长安早就歪倒在床,呼呼大睡。

一直阖目安睡的慕容泓却轻咳着支起身来,看向横在榻尾毫无睡相的长安。听着外头秋风肆虐,他跪在榻上,拈起被尾,轻轻盖在长安身上。动作间流泻的长发差点拂过长安的脸,他忙一把捞住了,见长安未醒,这才蜷着身子重新躺下。

一切归于寂静后,长安却又无声无息地睁开了眼。

回想今夜种种,她话说得好听,他事做得漂亮。然而,他们真的能相信彼此所言所行皆是出于真心么?

不能。

那为何要这样呢?

因为初步的试探已经过去了,再往后,如果两人继续这样合作下去,她势必会知道他越来越多的秘密,面临更多生死一线的选择。他需要她的绝对忠诚,而她需要他不会卸磨杀驴的保证,于是两个人都极力表现出对方想要的样子来。一方面向对方说明: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一方面又向对方展示:你看,我可以做到。

然而,一个连做噩梦时宁可将自己的牙咬出血,将自己手心掐烂也不吭一声的少年,她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他会对旁人生出不忍杀之的仁慈之心呢?

这场戏其实是由她先登台的,但眼下看来,他却似乎比她更快地适应了角色。

第135章 入世

是夜,太尉府赋萱堂。

钟夫人看着丫鬟给钟羡上好了茶,含笑道:“好了,说吧,来找为娘到底所为何事?”

钟羡抬起脸来,清俊的眉眼间难得带了一丝略显调皮的笑意,道:“一定要有事才能来娘这里么?我就不能闲来无事就想陪娘吃一顿饭?”

钟夫人道:“你是我儿子,我还不了解你么?打小你就不是黏人的孩子,孝心也绝不会表现在陪娘吃饭请安这等小事上。”说到此处,钟夫人想起上次他拒绝议亲一事,不由幽怨地看了眼自己出类拔萃的儿子,道:“还是女儿好啊,既能陪吃饭聊天,还能陪上香游肆。娘自知这辈子福薄,没能养出女儿来,本指望尽早给你讨一门媳妇,那媳妇也算半个女儿不是?你居然还不答应。也不想想你们父子当官的当官,读书的读书,独留娘一人在府里,竟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日子有多难熬。”

钟羡素知他这娘亲是有些俏皮性子的,是以见她这般抱怨也不奇怪,反而起身恭恭敬敬地行礼赔罪道:“不能为母亲解忧,是孩儿之过。然知错就改犹未迟也,恰孩儿国子学也放假了,若母亲有何想做之事或想去之处,孩儿权当一回女儿,陪您同去就是了。”

钟夫人眼睛一亮,问:“果真。”

钟羡点头。

钟夫人道:“正好最近为娘的想做两件冬衣,还缺点料子。”

钟羡道:“孩儿陪您去街上挑。”

“去年就听闻这京郊的豫山一到秋天便枫色如霞游人如织。前几日光禄卿夫人还邀我同去呢,我想着他们一家老小一同出游,我却只有孤身一人,便推说身子不适没去。”钟夫人颇有些遗憾道。

钟羡忍着笑道:“孩儿陪您去。”

“还有那雍国公夫人,每次见面都跟我夸她儿子多好多好,你说我又没有女儿待字闺中,她老跟我夸她儿子做什么?再说了,她儿子再好,能好过我儿子么?过两日是她四十九岁寿辰,请帖都发过来了,不去又不好。一想到几个时辰都得听她夸儿子,为娘就头疼。”钟夫人装模作样地揉着额角道。

揉了半天也不闻乖儿子说话,钟夫人忍不住抬头看向钟羡。

接收到钟夫人小心翼翼试探的目光,钟羡故意蹙着眉头道:“娘,既然不是整寿,而雍国公夫人又只请了您这等女眷,孩儿去怕是不妥吧。”

“哎,有什么不妥的?只让你去拜见一下长辈罢了,又没让你与那些夫人小姐同桌饮宴。再说了,那些夫人们早不止一次跟为娘提过想见你一见,我一直以你学业忙为借口推脱了。你也说了现如今国子学放假了,她们必也得了消息,却让为娘再用什么借口去推脱?你就过去作个礼,备不住里头就有你将来的丈母娘呢。”钟夫人道。

钟羡还是一脸的为难。

钟夫人气鼓鼓地侧过身子,道:“父子一个德性,说话都不算数。”

钟羡见她情急之下连他爹也扯进来骂,终是忍不住笑道:“好好,陪您去,陪您去。”

钟夫人转怒为喜,问:“当真?”

钟羡道:“儿子何时骗过您?”

母子俩正和乐融融,钟慕白进来了。

钟夫人起身去迎他,钟羡也上去见礼。

钟慕白见钟夫人一脸喜色,问:“你们母子二人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钟夫人正想说话,钟羡却抢先道:“不过随便聊了两句,没说什么。”

钟夫人不解地向他投去一瞥。

钟羡却又行礼道:“既然父亲回来了,若无他事的话,孩儿先告退了。”

“怎么你父亲一回来你就要走,时辰还早,不妨再坐下来聊两句。”钟夫人道。

钟羡道:“父亲日理万机军务倥偬,怕是劳累了,还是早些休息吧,孩儿就不叨扰了。”

钟夫人看着钟羡消失在门外的背影,又看看一旁面色沉凝的钟慕白,迟疑地问:“老爷,你和羡儿……你们父子之间,没出什么事吧?”

钟慕白自她手中接过茶盏,眉眼不抬道:“无事。”

其后几天,钟羡果然说到做到,朋友的邀约一概推了,只陪着钟夫人各处悠游,可把钟夫人给高兴坏了。

这日母子二人去豫山上赏枫,钟夫人兴致高,不肯坐滑竿,硬要自己走路上去,结果走到半山腰就累得不行了。恰天清寺就在豫山上,于是钟羡便扶她去天清寺借了客房休息。

钟夫人在客房小憩时,钟羡步出客院,一个小沙弥过来招呼他,他便问道:“借问小师傅,寺中可有一位无嚣禅师?”

小沙弥作礼道:“无嚣禅师不大与外人见面,若施主是想听禅,不妨去寻别的禅师。”

钟羡道:“在下寻禅师有要事相商,非是为了论禅,还望小师傅告知在下无嚣禅师身在何处,在下自去寻他。至于他见或不见,但凭在下造化,如何?”

小沙弥有些为难,但见钟羡表情诚恳,他道:“若施主一意孤行,那不妨往后山去碰碰运气吧。若遇着在松下打坐,面上有疤者,便是无嚣禅师了。”

钟羡谢过小沙弥,便往后山去了。

天王殿,一名头戴帷帽的少女刚上完香出来,一抬眼便见一位公子正路过大殿右侧。她怔了一下,悄悄撩开帽纱偷眼看去。她知道芝兰玉树是指德才兼备有出息的子弟,但是,生平第一次,她想用芝兰玉树来形容一个男子的外貌。因为那人,真真当得这四个字。

钟羡步履矫健,不过须臾便已路过她的眼前。

少女有些失态地想跟过去,好在身后一声唤:“珍儿,你看什么呢?”

孔熹真(小名珍儿)忙放下帽纱,回身向她母亲孔夫人道:“没看什么。”

孔熹真自幼懂事,从未让父母家人操心过,故而孔夫人不疑有他,道:“走吧,先去客院休息片刻,用过斋饭,午后再回去。”

孔熹真应了,和侍女一起扶着孔夫人去了客院。

钟羡沿着石阶一路走到后山断崖,也未见有什么僧人在松下打坐。在断崖边上赏了片刻景后,他正欲下山,转身时却见不远处一株老松下露出僧袍一角。

他身形顿了顿,信步走了过去。

松下果然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僧在闭目打坐。那小沙弥曾说无嚣禅师面上有疤,此言太过委婉了。这无嚣禅师整张脸几乎都被烧伤的疤痕布满,眉目不辨面貌狰狞。

钟羡行佛礼,问:“请问这位大师,可是无嚣禅师?”

老僧不语。

钟羡看了看他融得像块肉疙瘩的耳朵,重新问了一遍。

老僧还是不语。

钟羡略一思索,一撩袍角,在老僧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如此过了大约有大半个时辰,老僧忽然睁眼,不忍卒睹的脸上那双眼却是目光炯炯精明睿智。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闭着眼坐在他对面的少年。这少年极年轻,看其气度衣着,应是出自豪门望族,然其又与一般的望族子弟有所不同。旁的不说,单就遇事的这份沉着与耐性,已是少有人及。

他看了钟羡两眼,便起身径自向山下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