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305节

女宦 江南梅萼 6661 2019-10-09 23:56

  

这时耳边忽传来敲门声,纪晴桐以为是房中伺候的丫鬟,忙擦干眼泪,稳了稳情绪,道:“进来。”

长安推开门,见纪晴桐独坐在窗边,清丽的侧影透着一丝茕茕孑立般的落寞,没回头看她,她便故意清了清嗓子:“嗯哼!”

纪晴桐回头一看居然是长安,愣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有些手足无措地讷讷道:“安公子……你怎么来了?身子大好了?”

“虚情假意,你若真的关心我的身子,何以半个月来一次都不去看我?”长安负着双手慢悠悠地踱步过来,清亮有神的目光挑衅般瞟着纪晴桐道。

这半个月来,她认真休养按时进补,革命的本钱养得差不多,精神头自然也就回来了。

“我……”纪晴桐被她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有些难堪地低下头去,贝齿咬上红唇。

她为何不去看望他?她何尝不想去看望他?可是……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往他跟前去凑,即便自己并未抱什么非分之想,总也觉得有些不要脸似的。

“难不成,是怪我还未将你弟弟救出?”长安走到她面前,发现自己居然比纪晴桐高一点,不由大为满意,微微弯腰凑过脸去问。

“不是。”纪晴桐怕他误会,急忙否认,一抬头才发现他的脸居然就凑在自己面前,距离近得让她将他清隽的眉眼白皙的皮肤甚至左边颧骨上那道浅浅的伤痕都一览无余,心头一跳的同时双颊便骤然发了烫。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想将两人距离拉开,却忘了她方才是坐在窗前的,身后便是凳子,于是一绊之下向后倒去。

眼看那纤纤细腰就要磕到坚硬的窗棂上去,长安忙上前一步单手将她拦腰揽住,低眉侧脸眸中带笑。

见自己的一个冒失举动竟然让事情演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纪晴桐简直羞愧欲死,心道宁愿被窗棂狠狠磕痛了腰,也好过这般倒在他怀里。

长安自然看得出她的羞惭与难堪,于是扶她站稳后,很快便放了手,只道:“如果还会脸红,就永远不要自暴自弃。”

纪晴桐一呆,抬眸看向长安。

长安看着她道:“你要明白,你遭受了不幸,那不是你的错。如果一个男人会因为你曾经蒙受的劫难而嫌弃你轻视你,那么别说托付终身,你连一个眼神一句言辞都不必施舍给他,因为他不配。”

纪晴桐闻言,喉间一哽鼻子一酸,那泪花便在微微发红的眼眶中盈动起来。

她泪眼迷蒙地凝视着长安,问:“安公子,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如果是你问,那么答案永远是肯定的。”长安灵动的眸光中悄悄渗入一丝坏,在纪晴桐泪珠滚落的同时很是恶劣地补充道:“毕竟在美女面前,不会有哪个男人傻到自己承认自己口是心非。”

纪晴桐原本正感动呢,被他这么一补充表情再次一呆,一时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长安见她眼泪汪汪又一脸懵圈,便知自己把这姑娘给绕晕了,遂一笑问道:“待你弟弟回来,你们姐弟今后有何打算?”

说起这个问题,纪晴桐的思绪顿时被岔开去。她拭了拭泪,在长安耐心的等待中迟疑了片刻,方鼓足勇气道:“安公子,你、你需要丫鬟吗?”

长安失笑,问:“你想给我做丫鬟?”

纪晴桐点点头,生怕他拒绝一般着急地推销自己:“虽然我以前没有伺候过什么人,但只要安公子你不嫌弃,我什么都可以学的,做最低等的丫鬟就可以,只要、只要你能给我们姐弟一个容身之所。”

“那绝对不行。”她话音方落,长安便不假思索地直接给拒绝了。

纪晴桐见他拒绝得这般不留余地,不由一阵无地自容,含泪低下头去。

“你若愿意跟着我,只能做我的义妹,丫鬟绝对不行。你要明白,身份低微再加上美色惊人,那便等同于在额头上刻下了五个大字——快来欺负我。虽则你即便是做我的丫鬟一般来说也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但想必你也不愿意时刻处于被人觊觎的目光之中吧?”长安含笑道。

不过才交谈了几句,纪晴桐的心情却已起起伏伏了数回,为免更加失态,她不敢再跟着长安的话走,定了定神看着长安道:“安公子,你若不愿,直言便可,请不要……不要这样戏弄于我。”

“你不信我?”长安问。

纪晴桐不语。她觉得自己在冒险,可若此刻回答“信”这样毫无根据的话,岂非前后矛盾,显得更为愚蠢?

“那就对了。”长安被质疑,却似乎毫无不悦之意,她道:“一个女人要想知道一个男人对你到底好不好,第一件事,就是应该堵上耳朵,睁开眼睛,不要去听他怎么说,你得看他怎么做。纵是盛世,也没那么多的一见钟情矢志不渝,何况是在这乱世。”

“乱世?”纪晴桐无意识地跟着她重复。

“怎么?你觉得这世道不乱?大龑虽已建朝,但皇权虚弱藩镇割据,藩王们在自己的辖地呼风唤雨只手遮天,于百姓而言,这情状,与当初未曾建立龑朝之时,又有何区别?”长安不答反问。

“安公子,请恕我冒昧,请问你到底是什么人?”纪晴桐道。

“为何突然会想问这个问题?”

“因为,我觉得你说的话,你做的事,都不像是一般人会说,会做的。”

长安走到窗前与纪晴桐并排,一手搭上窗棂,道:“既然以后你打算跟着我,那我的身份自然也没必要再瞒着你。安一隅只是我的化名,我真名叫做长安,真正的身份,是当今大龑陛下身边的內侍。”

纪晴桐猛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长安结巴道:“內侍,那、那你是……”

“没错,我就是个太监。你嫌弃我么?”长安问。

纪晴桐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摇了摇头,然仓惶移开目光的动作却还是暴露了她在这一瞬间的心乱如麻。

长安无所谓,她道:“别紧张,纵然你承认你嫌弃,也没关系,这世上又有几人真正把太监当人看的?你和你弟弟的前程始终掌握在你们自己手中,你若愿意跟我走,我便带你们回盛京,你若愿意留在自己的家乡,我也可托王爷关照你们姐弟……”

“安公子,我愿意跟你走。”不待长安把话说完,纪晴桐便急忙道。话一出口,她又有些无所适从:“对不住,我……习惯了叫你安公子。”

经历了这么多,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不通世故天真烂漫的纪家女儿了,她的痛苦经历让她知晓了男人骨子里的兽性与劣根性,更明白如她这样的女子,若无人庇护,会遭遇些什么?

即便有人庇护,若是庇护之人也是个真正的男人,比如说当今赵王,谁又知,他背地里安的是什么心呢?

她不否认,乍然听说长安是太监时,她是有那么一瞬的惊愕和失落,但那也是因为……因为长这么大,只有他曾让她生出过女儿情怀。

她觉得自己不幸,没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却比她更为不幸。所以就算不论其它更现实的问题,光冲着这份同病相怜的境遇,比之旁人,她也更愿意跟随他。

“若你真心决定要跟我走,那你可不能叫得这般生疏,需得唤我一声安哥哥才行。”长安岂是愿意看人伤春悲秋愁眉苦脸的人,旁人的红眼眶可丝毫不影响她打趣人的兴致。

纪晴桐:“……”这般亲昵的称呼,叫她一时之间如何叫得出口?

好在这时有仆人在门外问道:“安公子,可以传午膳了吗?”

长安应声道:“传吧。”

不多时,仆人们鱼贯地传来满满一桌子菜。

长安与纪晴桐在桌边坐下,纪晴桐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不解地将目光投向长安:“安公子,这是何意?”

长安道:“今天是除夕,你弟弟不在,也不能让你一个人过。晚上王府有宴会,我必须得参加,所以过来陪你吃个午饭,就算陪你过年了。”

纪晴桐望着他,心中又是温暖又是酸涩,不知到底是何滋味。心潮涌动之下,她竟不经思考地问出一句:“安公子,你为何要对我这样好?”

长安夹菜的动作一顿,收回筷子笑看着她问:“关于这个问题,你想听什么样的答案呢?”

纪晴桐双颊微红,低下眸去不做声。

长安见她不说话,竟也没回答,话锋一转问道:“你可曾见过戍南将军彭耀祖?就是彭继善的爹?”

纪晴桐想了想,道:“曾远远地见过一面。”

“你可还记得他长什么模样?”长安问。

纪晴桐摇头,道:“原本就没看清楚,只依稀记得,他的脸上好似有道疤,大约就在这个位置。”她伸手比了比自己的左边脸颊。

是夜,刘光初在王府旌德殿设宴。

陶望潜及四位新上任的四镇将军因戍边关系并未回建宁过年,而原本够资格参加王府宴会的人在刘璋的寿宴上也被杀得差不多了,是故这次钟羡作为王府的贵客,位置排在右边的第一位,而长安的位置就安排在他旁边。

钟羡故地重游,想起刘璋寿宴当日长安便是在此地杀了刘璋父子,如今自己却又在相似的情形下受刘光初礼遇,廉耻之心不免受到严峻的考验,虽努力克制着让自己神态平和,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如旁人一般谈笑风生。

长安看起来比钟羡还要克制,钟羡不过很少与人言语交流,她与旁人却连目光交流都没有,只低着头在那儿旁若无人地喝酒吃菜。

与宴之人对钟羡多少是知道的,但对于长安却不甚了解,兼之她外表看上去雌雄莫辨,位次却又那般靠前,众人对她的身份一时难免诸多猜测。

酒过半巡,在酒精的刺激下,殿中气氛渐渐热烈起来,与宴的兖州文臣武将依次站起来向新继任的赵王刘光初敬酒。

刘光初由一个寄人篱下的质子一跃成为一方雄主,虽说接踵而至的各种琐事让他烦不胜烦,但这种近乎一步登天的感觉也让他不由自己地陶陶然,晕晕然。

他欣然接受着臣下的阿谀奉承,喝得双颊酡红醉眼迷蒙,浑然忘了自己还有家仇未报,父母过世还不足半年。

当戍南将军彭耀祖敬酒完毕准备坐下时,长安搁下筷子,用帕子拭了拭嘴角,平静地抬起脸来,锐利的目光一下便锁定了对面这个左颊上带条伤疤的男人,一句话拉开今夜的战幕:“这位将军好生眼熟,我们,是在哪儿见过面吗?”

第391章 变数

长安的声音很是奇特,乍一听脆脆绵绵的像是女子的声音,然而细听又觉声线发沉,起调尖锐,尾音也形于铿锵,与女子的柔婉清美天壤之别。

而当她用这样并不友善的语气说话时,这雌雄莫辨的声音不仅穿透力极强,而且让人听着极不舒服,以至于整个殿中都为她这一句话而安静了那么一瞬。

彭耀祖见对方明显是冲自己来的,而自己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遂抬头看向主座上的刘光初,道:“王爷,这位是……”

“彭将军,这位长安安公公是本王的故交。安公公,这位就是我兖州的戍南将军彭耀祖。”刘光初已然微醺,兴致勃勃地为二人做介绍道。

殿中诸人听闻这长安竟是太监,再联想起现如今驻扎在兖州的五万朝廷大军,气氛一时间变得微妙起来。

但仅是这点微妙又怎能满足长安那颗想要翻云覆雨的心呢?听了刘光初的话,她唇角轻轻一弯,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彭将军,杂家想起来了,赢烨带着我们离开建宁的当日,在城外夹道相送的人中,就有你吧。”

此言一出,满殿皆静。

在满殿落针可闻的惊愕与不敢置信中,长安连最后那点有形无实的笑意也收了起来,言辞锋利如齿间含刃:“向敌首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的你,定然没想过我们这些阶下之囚,还能有活着回来的一天吧!”

刘光初被长安的话震得酒都醒了大半,睁大眼睛惊疑不定地看看长安,再看看彭耀祖,不知该作何反应。

彭耀祖也被长安这毫无预兆的兜头一盆脏水给泼懵了,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当即怒道:“你这太监,怎么上来就胡说八道含血喷人?谁去夹道相送赢烨了?”

“敢做不敢认?那你倒是说说看,在赢烨进入建宁血洗赵王府之时,你在做什么,建宁的戍南将军?”长安着重强调了最后一句。

相较于彭耀祖的怒发冲冠,长安一字一句慢条斯理,显得胸有成竹极有风度,然说话的语气以及说出来的话却又尖酸刻薄得让人恨不能打死她。

这彭耀祖虽说是个武将,却也不是那毫无心眼的莽夫,长安话音方落他便意识到自己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因为建宁陷落自己身为四戍将军之一未来救援,怎么说都是错。不过他也并非全无底气,因为当日袖手旁观的可不只是他彭耀祖一人,四戍将军如今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再加上朝廷的势力掺和进了兖州的政局,他们这些兖州旧部原本就人心不稳,这小太监这时候给他来这么一出,他只要将双方矛盾扯到朝廷与兖州的对立上去,不怕身后没人给他撑腰。

但首先得把刘光初的心给稳住了,这小子初生牛犊,既无见识又无城府,且听他所言他与这太监还是故交,若他被这太监给怂恿了,不管不顾地要对他动手,那才是真的不妙。

念至此,他也不正面回答长安的提问,只道:“既然你说我曾于赢烨出城时夹道相送是因为不曾想过你们这些被俘之人还能活着回来,那当日被赢烨带走的也不只你一人。钟大人,末将在此之前虽与您未曾谋面,但大人谦谦君子不欺暗室之名早已如雷贯耳,请你为末将作证,赢烨出城当日,你是否看到外头有什么人在夹道相送?”

长安未料到这个武夫居然会有此心计,竟然避开她的锋芒,将矛头对准了素有君子之名的钟羡,这满殿中唯一一个不受她掌控的变数。

钟羡虽然也在为了成长而极力地摒弃一些他原先固守着的东西,但有些东西于他而言是根深蒂固的,比如说诚信,又比如说仁慈,长安根本不敢指望他会昧着良心来佐证她的无中生有。但此刻若是抢在钟羡前面说话,也是极不妥当的,毕竟彭耀祖此时向钟羡求证,也算是合情合理,她若不让钟羡说话,便显得是她心虚了。

在满殿上百双目光的集中注视下,钟羡放下手中的酒杯,抬起那张虽是消瘦,却还是胜却人间无数的俊美脸庞,表情平静,语气更平静道:“当日在马车上,我坐在最里面,安公公坐在窗口。”

殿中之人听了这句话,一时表情各异。这句话乍一听好像是在说他并没有看见彭耀祖去送赢烨,但细细品味,又何尝不是在佐证长安的话?因为两人坐的位置不同,所以长安能看到马车外面的人和事,而他却看不到。

长安心中并没有什么波动,倒是有些感动。她早就料到他会两不相帮,却不曾想到,在原则与情感的权衡之下,他到底还是选择偏帮她。因为当日,她和他都是坐在马车的最里面的,他为她,说了谎。

当然,这份感动她不会形之于表,只会付之以行。连钟羡都为她说谎了,这一仗又怎么可以不赢?

“彭将军可真是会挑人问。钟大人一介文臣,在赢烨攻打府衙之时明知不敌依然与之短兵相接,身边侍卫几乎死绝,自己也身负重伤,被赢烨带离建宁之时,人还处于半昏迷中,你让他给你作证?你怎不让那些死在益州的兄弟们来给你作证?”见局势于己有利,长安立刻反咬一口。

而她的那句“钟大人一介文臣”更是刺得在场的兖州武将个个面色难看。

“既然钟大人不能作证,那你所言也只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罢了,并无佐证。没有证据信口雌黄,是为诬陷,看在你是王爷的故交,而今日又是王爷继位后所举办的第一场除夕夜宴的份上,只要你肯当众向本将军赔礼道歉,此事本将军便不再追究。”彭耀祖盛气凌人道。

“彭将军所言不错,勾结逆首这般大的罪名无凭无据随便往人头上扣,安公公这是欺我们兖州武将无人相护吗?你将我们兖州之主置于何处?”旁边有武将附和彭耀祖道,毕竟长安给彭耀祖扣的罪名是夹道欢送赢烨的人员之一,谁知道她这个道上还有多少人。

“是啊,勾结逆首这般大的罪名,怎能随便往人头上扣呢?但是彭将军,在今日之前,你我素未谋面,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既然素未谋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我又何必陷害你呢?”

“为何陷害我,个中原因,你自己心里清楚。”

“没错,我心里当然清楚,因为真正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确实在出城的路上看到了你!”

“王爷,末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