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96节

女宦 江南梅萼 4266 2019-10-09 23:56

  

嘉容不信,道:“你胡说,哪有人上赶着挨打的?”

长安走近她,忽然发现自己这几个月似乎长高不少。几个月前还比嘉容矮上一截,如今已经可以平视她了。

发现这一事实后,她心情大好,于是更不正经,问嘉容:“你说是打一下痛还是咬一口痛?”

嘉容不知她为何这样问,暗暗比较一番,不确定道:“大约……是咬一口痛吧?”

长安凑过脸去,附在她耳旁轻声道:“那你再好好回忆回忆,你和赢烨在一起时,承欢至激烈之处有没有咬过他?而他又喜不喜欢你咬他呢?”

嘉容双颊爆红,转身逃一般匆匆而走,口中道:“我不与你说了。”

长安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笑道:“哎,你可别绣个核桃在上面啊。”

嘉容头也不回,只道:“知道了。”

打发了嘉容,长安这才慢悠悠地踱到甘露殿前,见长福迎面走来,便问:“可有看见刘公公?”

长福道:“刚才看到他送钟公子出去了。”

“什么?钟公子来过了?”长安撒腿就往宫外跑,在紫宸门差点与返回的刘汾撞个正着。

“死奴才,赶着去投胎呢!”刘汾被她惊了一跳,甩着拂尘骂。

“对不住干爹,奴才待会儿来向您赔罪。”长安脚下生风,话说完人已跑出去几丈远。

追出去足有二里地,长安才看到前面钟羡那青竹般秀逸孤傲的身影在道上稳步而行。

“文和!”她大叫一声。

钟羡停步回身。

长安一路跑到他跟前,气喘如牛。

钟羡看她如此,问:“莫非陛下尚有余事要交代在下?”

长安摇摇头。

钟羡略不解,道:“那公公这是……”

长安一边努力平复气息一边粲然一笑,道:“来送你啊。”

钟羡:“……”

长安收回目光,看着前方道:“走吧。”

钟羡无奈,只得与她一起向宫外走去。

“昨夜陛下发热,我在榻前照顾了一夜,故而今天白天就没在甘露殿当差,没想到文和你来了。以后你天天都会来么?”长安边走边问。

“不会。陛下龙体欠佳,需要静养,以后除非陛下召见,否则,我应是不会擅自求见的。”钟羡道。

“哦。”长安低了头,踢着路上的一粒小石子。

钟羡看她两眼,歉然道:“抱歉,原来答应继续教你招式的,眼下看来,只能等一个月后开学了再说了。”

“但是国子学应该也不会常设在明义殿吧。”长安抬起头问。

钟羡点头,道:“待芜菁书院修缮完毕,应当就会搬出去了。”

长安闷闷不乐。

钟羡见状,也无话可说,两人一路沉默地走到离丽正门不远的右承天门处,钟羡停下来,道:“多谢安公公相送,再出去就是丽正门了,公公请回吧。”

长安抬头,恋恋不舍地看他。

钟羡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踌躇片刻,从袖中摸出一个纸包来递给长安。

“这是什么?”长安问。

“府中下人买的,我也不知是什么,你随便尝尝吧。”钟羡道。

眼看钟羡已经被她训练出即便她不要,他也会主动给她带零食的惯性。长安心中暗喜,面上却泫然欲泣起来。

钟羡见她如此,愈发无措,正想告辞离开,长安忽道:“文和,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能否帮忙?”

钟羡松了口气,心想:不管什么请求,只要别再拿那双泪闪闪的眼睛睇着他就成。

“请讲。”他道。

长安道:“我有个老乡,幼时常与我一起厮混的,后来因为战乱彼此失去了联系。前一阵子他不知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在宫里当差,托人带话给我,让我在盛京给他谋个活计。谋活计不难,可他还没有户籍。不知文和你与户曹尚书有没有交情,能不能帮忙给他办个身份文碟。”

钟羡道:“若你能确定他的身份没有可疑之处,此乃小事。”

长安忙道:“确定确定,若他是细作,我愿与他同罪。”

钟羡略一思索,道:“既如此,三日后,你让你的老乡去户曹衙门办理此事。”

长安大喜,忙道:“那就多谢文和了。”事情办得如此顺利,不枉她装了一路的恋恋不舍和闷闷不乐!

第134章 暖脚

傍晚,寇蓉结束了万寿殿那边的差事回到自己位于西寓所的房里,有些疲惫地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

太后为了查明陛下此番中毒的真相,按照张氏送来的纸条将计就计,保住了掖庭狱丞鄂中,却推崔如海出来顶罪,此事对她而言打击不可谓不大。

失去了一条臂膀还在其次,关键是崔如海之死似乎也让宫里人看清了,她在太后眼里的地位,远远没有她们以为的那般重要。

龑朝新建不久,因陛下尚未大婚,宫里各部各司也未布置完善,宫女太监们一批接着一批地往宫里运。按着太后这般凉薄的性子,若她不能尽快寻到一条合适的生存之道,只怕,不久的将来,她便会成为第二个冯春。

她有些烦恼地侧过身,吸了吸鼻子,便蹙着眉头坐了起来,唤道:“玉梅。”

一名宫女应声而来,行礼道:“姑姑,有何吩咐?”

“屋里怎么还点青木香,木樨香还未买来么?”寇蓉问。

玉梅道:“姑姑恕罪,十日前奴婢已经去四合库让她们帮忙采买木樨香了。可之后去了几次,冯掌库都说外头的香料铺短缺木樨香,故而还未购得。她这样说,奴婢也没办法。”

寇蓉暗恨,上次若没有刘汾多此一举地去向太后禀报宝璐死后皇帝的反应,太后还未必会相信张氏所言。她甚至怀疑,崔如海之死,刘汾和冯春或许还贡献有一份心力在里头,只苦无证据罢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寇蓉屏退宫女,重新在藤椅上躺下。

该着手除掉刘汾和冯春了。四合库虽没那么要紧,却能与宫外联系,这可是很大的便利。入宫之初如非她忙着帮太后里外联络,也不至于让冯春趁隙坐上四合库掌库的位置。

不过,要下手也得找个绝好的机会一击必中才行,如若不然,只恐会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寇蓉正仔细筹谋,冷不防玉梅在门外道:“姑姑,四合库的冬儿求见。”

寇蓉坐起身,暗思:冬儿?不就是冯春身边的那个宫女?她怎么会来?

“让她进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要看看,冯春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奴婢见过寇姑姑。”冬儿进了房,中规中矩地向寇蓉行礼。

“找我什么事,直说吧。”寇蓉没心思跟一个宫女绕弯子,故而开门就见山。

冬儿咬了咬唇,噗通一声就向寇蓉跪下了,仰头道:“寇姑姑,奴婢求您救救奴婢。”

寇蓉闻言笑道:“你这丫头说话恁的好笑。你是冯春的左膀右臂,有事不去叫她救你,却来叫我救你,莫非我比她与你更亲近不成?”

冬儿道:“奴婢知道奴婢没资格来求您,但,只要您肯援手,奴婢会报答您的。”

“哦?那你先说说看,能如何报答我?”寇蓉道。

冬儿犹豫。

寇蓉看了她两眼,忽道:“玉梅。”

玉梅应声进来。

“送她出去。”寇蓉背过身去。

“寇姑姑,我愿说,请您先屏退左右。”冬儿忙道。

寇蓉回身看她,确定她已下定了决心不会再浪费她时间,这才挥挥手让玉梅出去。

“起来说话。”寇蓉道。

冬儿站起身,从袖中拿出一张纸,递给寇蓉。

寇蓉展开一看,心中便是一惊。虽则画像与真人只有五分相似,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毕竟,那人也算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个男人。

虽是心中惊疑不定,但她毕竟也是见过风浪的,当即面不改色地将画像还给冬儿,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公公正通过四合库四处打听此人,我无意间听他们说此人与您有关,好像说只要找到这个人,您便会倒霉……”

眼见寇蓉的脸色愈发阴沉,冬儿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他们还说什么了?”寇蓉问。

冬儿摇头道:“我只听到几句,也不知真假,所以,来您这儿只是碰碰运气而已。”

“那你运气不好,此人我并不认识。”寇蓉道。

冬儿闻言,低着头默默地将画像塞进袖中,再次行礼道:“那奴婢打扰了。”言讫,心里一边骂着长安一边向门外走去。

堪堪走到门口,身后寇蓉忽然道:“等等。”

冬儿应声回头。

“既然都已经来了,有何事相求不妨说上一说。话先放在前头,我听了也不一定帮你,说不说由你。”寇蓉从桌旁站起,走到窗前道。

冬儿立刻回到房中,对寇蓉道:“寇姑姑,奴婢想求您将奴婢调离四合库,顺便解除奴婢与御前听差长安的对食关系。”

“为何?”寇蓉问。

冬儿手指绞了绞袖子,豁出去一般表情愤恨道:“一群没根的东西,偏还对女人动手动脚的,奴婢……奴婢打心里觉着恶心。”

寇蓉淡淡一笑,这丫头的想法倒是与她不谋而合。她也是看不上那群一到冬天便满身尿骚臭的阉货,所以有需要宁可自己解决,也不想找太监做对食。

“就为这个?”她问。

冬儿既羞且愤,道:“奴婢不让他看,他就说奴婢看不起他,还拿鸡毛掸子抽奴婢。如今他不过是御前听差,年纪尚小,便如此暴戾。倘或等他再长大几岁,或者在陛下跟前更得宠一点,奴婢……奴婢还能有活路么?他是刘公公和冯姑姑的干儿子,在这件事上冯姑姑自然不会帮着奴婢,所以奴婢才来求您。”

寇蓉踱步过来,绕着她走了一圈,没去撩她的袖子,却猛然将她的领子一扯。冬儿肩头和颈后都有被抽打过的红痕。

“我知道了,你先回吧。”她道。

冬儿也没多说,行过礼后便退了出去。

寇蓉站在门内看着冬儿渐渐消失在暮色中的身影,唇角勾起一个冷笑的弧度。

晚上长安值夜,晚膳后慕容泓喝了盏安神助眠的汤药,戌时未过就睡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