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308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041 2019-10-09 23:56

  

长安送他到门边,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阿羡,今天的事,谢谢你了。若无你的帮忙,也许还要多费些周折。”

钟羡看着她,低声道:“你不必道谢,今日我所言所行,也皆是出自我的本心。”

长安:“……”

“你早些休息吧,前院那边,我会派人盯着的。”钟羡留下这一句,回身提着灯走了。

长安关上房门,转过身靠在门上,听着外头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渐远渐悄,无声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对四位戍卫将军抄家灭族一事进行得格外顺利,连长安预想中的些微阻挠都没出现。长安估计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二,其一自然是这四戍将军在建宁失守赵王一家被杀一事上责无旁贷辩无可辩,旁人即便想为他们求情,也找不到合适的立场和理由。其二,眼下兖州局势瞬息万变,正是风口浪尖,有实力有城府之人都在静观其变,一般人也就更不敢贸然出头了。

不过这些长安都无所谓,只要刘光初砍下这第一刀,她分化刘光初与赵王旧部的目的就达到了,兖州的水也搅浑了,接下来就看慕容泓怎么浑水摸鱼了。

彭家人行刑这天,长安带着纪家姐弟去观刑。数月不见,长安发现纪晴桐的弟弟纪行龙性格沉郁了不少,一点都没有当初在拾花馆那风风火火锋芒毕露的样子了,就连纪晴桐被砍头的场景惊到,无意间将脸埋在了长安肩头,他都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而已。

正月初十,兖州之事彻底告一段落,长安与钟羡一行正式启程,踏上了返京之路。

第394章 回京

正月十九,刘光初诛杀四戍将军的消息传到了宫中。

是时慕容泓正在看折子,听褚翔汇报完后,淡淡道:“朕知道了。”顿了顿,又叮嘱他“那名宫女海萍,看好了,在钟羡他们回来之前,千万不能出事。”

褚翔领命。

“都出去吧,把门关上。”慕容泓道。

褚翔与长福张让等人奉命退出殿去。

殿门一关上,慕容泓的唇角就忍不住弯了起来。他从书桌后站起身,步履轻快地走到猫爬架旁抱起爱鱼,旋身坐到殿中的软榻上,握着它两只前爪让它蹲坐在自己腿上,愉悦地低声道:“你知道谁要回来了吗?”

爱鱼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脸懵地看着他:“喵?”

“朕的长安呐!”慕容泓将它抱进怀里,一边用手指揉着它头顶柔软密实的绒毛一边自言自语“四戍将军被杀一定是她的手笔,既然都能在兖州兴风作浪了,想来伤势已无大碍了吧。”

“你想她吗?”出了回神,慕容泓低头问怀里的爱鱼。

爱鱼微微挣扎,欲从他怀里出去。

慕容泓松开手,任它从他身上跳了下去,看它意欲何为。

当看到爱鱼回到猫爬架下叼起那条锦缎小鱼时,慕容泓恼了,过去一把从它的猫爪下将那小鱼抢过来,斥道:“些许味道而已,还能上瘾不成?”

爱鱼见他生气,畏畏缩缩地拱起脊背支起飞机耳,偷眼看他。

“来人!”慕容泓回转身,高声道。

张让从殿外推门进来。

慕容泓将那条锦缎小鱼递给他,面色不虞道:“拿去扔了。”

二月的最后一天,盛京东城门内道旁停着一辆马车,车旁站着几名仆役并丫鬟,都在向着城门口翘首以盼。

过了片刻,一骑从城门外飞驰而来,到了马车旁,马上侍卫翻身下来,向车内人行礼道:“夫人,少爷一行已行至城门外五里处,至多再有一刻时间便能到了。”

马车车窗上的棉帘子一掀,露出钟夫人那张因忧心思念过度而苍白消瘦的脸,这张脸上此刻却满是激动欣喜之色。她道:“太好了,你赶紧回府,吩咐少爷院里的人将热水准备好,还有上午我让厨下炖的汤也赶紧热起来,待会儿少爷回府要喝的。”

侍卫领命,上马向太尉府疾驰而去。

钟夫人看了看城门口,双手激动地绞在一起,离家整整十个月,羡儿终于要回来了。有了这次教训,以后她可再不敢让他孤身一人去外地赴任了,若一定要去,她也要陪他同去。

好在这次羡儿他有惊无险,全须全尾地回来了,不枉她给天清寺添了几千两的香油钱,改日还得去寺里好好谢谢菩萨才行。

过了片刻,钟夫人耳边隐隐传来纷杂的马蹄和车轮声,外头丫鬟激动道:“夫人,奴婢看到耿侍卫了,是少爷他们回来了。”

钟夫人一听,赶紧打开车门搭着丫鬟的手下了马车。

她这辆太尉府的四驾马车停在道旁本来就显眼,耿全等人身为侍卫,习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故而一进城便看见了这辆马车及钟夫人。

他急忙下马来到后头钟羡的马车旁禀道:“少爷,夫人亲自来接您了。”

车中正以手试长安额温的钟羡闻言,对病得无精打采的长安道:“我下去看看。”

长安点点头,嗡哑着嗓音道:“你坐钟夫人的车回去吧,再与我这个病患呆在一起,怕给你也传染了。”

钟羡没应她,下了车往路旁一瞧,钟夫人早迎了上来。

“娘,天冷风大,您怎么亲自过来了。”钟羡扶住她的手道。

钟夫人见近一年不见,钟羡不仅面色憔悴身形消瘦,额上居然还添了一道疤,顿时心疼如绞,那眼泪止都止不住地往外涌,又恐旁人看见了笑话,忙用帕子勉强拭干了,强抑着哽咽道:“看看你,这是吃了多少苦才把自己弄成这样。”

钟羡见钟夫人比他离开时瘦了一圈,心中也不好受,为免钟夫人更难过,他笑道:“孩儿这不是回来了吗,瘦没了的肉,娘再给我补回来就是了。”

钟夫人拭泪道:“对,赶紧回府,别站在这冷风口说话了。”

正在这时,长街那头忽来了一队官差,到了近处,为首的校尉手一挥,道:“将兖州知州钟羡及其他从益州回来的从属统统拿下!”

钟夫人呆了,下意识地问那校尉:“这是为何?谁让你们拿人的,谁下的令?”

那校尉是李闻的手下,此番不过是奉命行事,哪敢对太尉夫人不尊?当下便对钟夫人拱手道:“钟夫人请息怒,此乃陛下口谕。”

“陛下口谕?理由呢?为何要抓钟羡,他们好不容易才……”

“娘,既然是陛下口谕,必有缘由,您就别再多问了。”钟羡打断钟夫人道,“您先回府吧,孩儿没事的。”

“可是……”钟夫人心知既然是陛下下的令,他们身为臣下的根本无权质问,唯有从命而已。可是好不容易等回了钟羡,他却连家门都不能踏进一步便又要被抓入狱中,她这为娘的心中犹如猫挠一般,如何能忍?

“娘,我从兖州带回了三位朋友,您先帮我将他们安顿一下,余事待我回来后再说。”钟羡安慰性地拍了拍钟夫人的手,然后回身到马车旁,将车上的长安扶了下来,连同耿全等三名活着从益州回来的侍卫,五人一道被差役押走了。

钟夫人愣了半晌,这才想起要赶紧回府将此事告知钟慕白,于是令随行的仆役去接手钟羡带回来的人,自己先行上车急急地回府去了。

长乐宫甘露殿,快到晚膳时间了,慕容泓犹独自站在窗前看着外头一动不动。

钟羡与长安他们未经交换而被赢烨放回,此事必将成为朝中有心之人攻击钟慕白一方的理由。就算眼下不发作,以钟羡的资历和经验,给他设套必不太难,日后待他钻了套子再发作,更难解决。所以他唯有先发制人,在一开始就将日后的隐患彻底解决了,方能安心。

只是……

他身为一个皇帝,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随心所欲地去对待自己喜欢的人,而不是如此刻一般,因为各种不得已,而不得不选择最不近人情的那种方式。

长安是否就因为他这一次次的不近人情,而始终不能对他交付真心呢?

带着这种难以言喻的挫败和失落感,慕容泓心不在焉地用完晚膳,刚进内殿准备理政,褚翔回来了。

“人已经押入廷尉府大牢了?”慕容泓问。

“是。”

“一共几个人?”

“除了钟公子和安公公外,还有三名侍卫,一共五人。”褚翔道。

慕容泓点了点头,一边看着折子一边随口问道:“他们的身体状况都还好吧?”

褚翔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旁人看着还好,就安公公貌似不太好。”

慕容泓目光一顿,抬起脸来看着褚翔问:“如何不好?”

“听说是在路上感染了风寒,还没好利索,下狱都是让钟公子给抱进去的。”褚翔道。

慕容泓呆了一下,恼道:“他怎么能抱……”

褚翔:“……”

“朕的意思是,路都不能自己走了,这叫没好利索?为什么不在路上……”慕容泓话说一半猛然想起,以长安的身份,她怎么能在路上让别的大夫看病?

不能再耽搁了,必须尽快将她接进宫来。

“传朕口谕,让丞相即刻进宫见朕。”慕容泓合上折子道。

褚翔走后,慕容泓心事重重地在殿中徘徊,什么叫芒刺在背如坐针毡,此番算是彻底体验到了。

到底病得有多重?居然要钟羡抱?钟羡抱她的时候她是清醒的吗?如果是清醒的却不能自己走路,那到底是什么状况?如果不是清醒的,钟羡怎么可以擅自抱她?还是说,这原本就不是第一次了?

真想立刻派许晋过去给她瞧瞧,可是……他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他可以让旁人知道他宠她那是因为她得用,但他不能让旁人知道他对她有超越主仆关系的情分。哪怕腹背受敌他都不怕,但他此刻唯怕有人会戳他软肋,因为这根软肋若是被折断,会直戳他的心脏……

“陛下,陛下!”一念未完,张让忽慌里慌张地进来。

慕容泓转身,面色沉稳,问:“何事惊慌?”

“方才西寓所那边来报,说那名宫女海萍,她死了。”张让道。

慕容泓眉头微蹙,问:“怎么回事?”

“回陛下,是看守她的侍卫将她杀死的,那名侍卫也已自尽了。”张让道。

慕容泓因乍闻长安病情而乱成一团的脑中就似被浇了盆冰水,瞬间便冷静下来。他回到书桌后坐下,道:“朕知道了,换杯茶来。”

如此过了约一个时辰,褚翔才匆匆而回,面色难看。

慕容泓头也不抬,只道:“丞相不在府中。”

褚翔道:“回陛下,丞相府的人说,大通河今天下午发生了一起沉船事故,丞相亲自过去视察了,恐怕要后半夜才能回来。”

慕容泓唇角勾起一丝微笑,弧度极美,表情却极冷。

褚翔跪下道:“陛下,是属下办事不利,手下出了内奸都未能及时发现,以致坏了陛下的大事,属下罪该万死。”

“不怪你,丞相若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人,让他活到现在,岂不是朕的耻辱?”慕容泓不咸不淡道。

“陛下,长乐宫定然还有丞相的眼线,否则他不可能这般无声无息便策反了看守海萍的侍卫,属下这就去排查……”

“不必了。身边有对手的眼线,有时候未必是坏事,只不过,你不擅此道,不懂得如何去利用罢了。”慕容泓打断他道。

褚翔惭愧道:“属下无能。”

“没关系,擅长此道的人,已经回来了。”慕容泓言讫,单手支额沉默了片刻,吩咐褚翔:“派个人去廷尉府大牢问问钟羡赢烨那边的情况,顺便看一下长安病况到底如何?”

第395章 飞醋

昏暗阴冷的牢房中,长安盖着被子睡在床上,钟羡用冷水绞了棉帕子,叠整齐了小心地敷到长安的额头上。

看着昏睡不醒的她那因瘦削和疲惫而显得脆弱的脸,钟羡再一次对她的决定产生了怀疑。

她说她可以为了野心不顾一切,可是以她如今的处境,生病了都不能找大夫来诊治,纵然扛过上次,扛过了这次,以后还有多少次?在生命面前,野心又算得了什么呢?

想起上次他问她陛下知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并没有正面回答,会不会,她选择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她野心使然,而是,她别无选择呢?毕竟,她虽是女子,可是其城府胆识却非寻常人能比,陛下正值用人之际,不愿放她离开那是非之地,也是可能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