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467节

女宦 江南梅萼 6482 2019-10-09 23:56

  

长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从他手中接过册子,口中道:“或许吧。”

“我就是这样的人,但是我有些野心不足。所以我需要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来把她的欲望转化成我的动力,好让我余生不至于太过无聊。你恰好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陈若霖又伸手拨弄长安的发丝。

长安笑了一声,一边翻开册子一边道:“那你可看走眼了,余生我只想混吃等死而已。”

“是吗?那混吃等死的日子里若能有慕容泓在一旁做低伏小端茶递水,会不会让你觉得更愉快一些?”

长安抬眸,与他四目相对,“这你也能替我做到?”

“说不定呢,如果他能活到那时。”

长安一把挥开他的手,将账册放到灯下仔细看起来。

他这个册子跟她以前整理的孔组织花名册有些相似,都是前面一个地名,后面一串人名。

长安本来只是随便看看,直到她发现这本册子上每个地方的人员名单中都有部分人名与孔组织的重合。

她不动声色,一边翻页一边随口问陈若霖:“这是什么?”

“不知道,但自从我得到这个东西之后,九哥就慌了,二哥也露出形迹了。主宅和别院三天两头的遭贼,身边也总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但我自己,却前所未有的安稳。”陈若霖道。

听着他这故意装傻般的陈述,长安摇了摇头,合上册子道:“这样的东西,我一晚上都可以给你造出十本来。”

“你是真的不相信它是真的,还是不敢相信它是真的?”陈若霖一针见血。

长安与他四目相对。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与慕容泓和钟羡都不同,慕容泓和钟羡性格相差甚远,但两人还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两人都有底线,只要触及了底线,两人就会退缩。

但眼前这个男人,长安看不到他的底线。一个没有底线的人,他这一步踩在这里,下一步将迈向何处你根本无从预料。

这样的人,对长安来说,是比赢烨那个暴力偏执狂更危险的人。

“像你这般不甘寂寞的人,若这本册子内记载的内容是真的,你早就可以将这天地搅个腥风血雨,自己在一旁坐看好戏了,又何必等到现在才拿出来?”长安将册子丢还给他。

“若是不知道有你的存在,或许我会这么做,但既然知道了你的存在,我得为你留一件拿得出手的见面礼啊。是这个见面礼太贵重了吗?贵重得让你这个见多识广的人都不敢相信它是真的?”陈若霖笑问。

长安忽然发现自己漏了怯。

她若沉得住气,何必与他争论这册子的真假,他给她收着便是?为这册子的真假与他起了争论,恰恰证明她是看得懂这册子的,正是因为看得懂,所以才会沉不住气,才会急着从他的言行中寻找蛛丝马迹来验证这一点。

楼下的院子里隐隐传来嘈杂声,似是去抄百花洲的袁冲一行回来了。

听到那嘈杂声中隐隐夹杂着女子的哭泣声,长安眉头微皱,过去推开窗子向楼下看去。

驿站院中堆满了从裘孟两家抄来的财物,从百花洲回来的火把长龙被堵在了驿站外头的路上,却有大群的女子被驱赶进了驿站院子。

龙霜等人闻声出去查看情况,人多嘴杂天色又暗,院中乱得没个章法。

见袁冲把她的话当耳旁风,长安关上窗户转身欲下楼,却被陈若霖给拦了下来。

“你不用怪那个山匪头子,是我叫他把百花洲的花娘都押回来的。”陈若霖笑着向她那边欠了欠身,表情还带着一丝俏皮,“当然,借用了你的名义。”

“理由。”看着眼前似乎丝毫也不担心触怒她的男人,长安如他所愿地表现平静。

但她的这种平静在下一秒就被陈若霖给彻底打破了。

他忽然伸出左手握住长安的右手手腕将她的右手别到她后腰处然后顺势将她整个人往自己这边一揽,脸颊擦着她的左边脸颊俯下身去,附在她耳畔道:“因为,你利用好了一个男人,那就只是一个男人。可若你利用好了一个女人,你就拥有了控制所有被她迷住的男人的能力。于你而言,也是一样。”

长安的脸几乎要贴到他的脖颈上,但她没试图挣扎。她心里很清楚,比力气,她在他面前跟只小猫小狗估计也没啥差别。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她右手微微用力点力气,提醒他自己警告过他什么。

“我没忘,”他语气带笑,似乎心情十分愉快,右手顺着她的左胳膊往下捋,将她左臂上那柄小刀给取了下来,“只不过,人的耐心总是有限的,我也不例外。对我来说,忍到现在,就是极限了。”

第602章 男人的嫉妒心

“你对我并无男女之欲,又何必惺惺作态?”长安沉住一口气,冷淡道。

“你怎知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欲?”陈若霖与她稍稍拉开一些距离,低头看她。

长安没有笑意地弯了弯唇角,道:“甜言蜜语搂搂抱抱,对于一般未出闺阁情窦初开的女子而言,或许足以蒙蔽。你觉得我是这种人?”

陈若霖歪头想了想,语气做作:“哎呀,我就说同样是这招,为何你对付钟羡就有用,我拿来对付你便没用,原是对手不同的缘故。”

长安:“……”好想撕了这货的嘴。

陈若霖笑着放开她的右手,弯腰将她一把打横抱起,轻轻松松地抱着往床榻那边走去,道:“左右今晚无事,不如你我静下心来好生谈谈,增进一下对彼此的了解。”

“在榻上谈?”长安斜睨着他。

“劳累了一天了,莫非你还想站着谈?放心,女色于我是最易得之物,不值得让我仪态尽失。我陈若霖活到如今,什么坏事都做过,唯独不曾强迫过女人。男人与男人之间,排挤争斗乃是天性,怎么流血厮杀机关算尽都不为过。但是男人与女人之间若还要用上强迫压制的手段,那就太掉身价了。”陈若霖将长安放在榻上,好脾性地为她脱去鞋子,然后自己也蹬掉脚上的靴子上床,手撑着头侧卧在她身边。

这辈子真算起来,在陈若霖之前,长安以女人的身份和两个男人一张床上躺过。和钟羡那是被迫无奈,和慕容泓,是她自愿的。这两人都没给她造成什么压力,因为在她眼里,这两人都还只是纯情的少年而已,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但陈若霖不同。那感觉就像,一头老虎对你说“你放心,我吃饱了,所以我不会吃你的。”然后就躺在你旁边盯着你。虽然没有扑过来也没有咬下来,你能不害怕?

“所以,今晚谈话的主题,是你身为男人的骄傲?”长安抬起右手,像是要去捋自己铺散在枕上的头发。

陈若霖一把将她的手抓了下来,与她十指交缠扣在掌心,没事人一般道:“我身为男人的骄傲,你以后有的是机会见识,不必谈论。今天我们谈,我身为男人的嫉妒心。你今日的所作所为,让我嫉妒了。”

“我今日的所作所为让你嫉妒?那不知是我对裘德仁做的事令你嫉妒还是我对孟衢做的事令你嫉妒了,你总不会嫉妒裘昊吧?”长安笑。

陈若霖盯着她,或许是因为混血的缘故,他的嘴唇比寻常男子要红很多,这般似笑非笑勾着唇角的模样,真的如春花艳丽夏花妖娆,很具迷惑性。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在我面前,你又何必装傻?”陈若霖低眸,揉弄着她细细的手指,平静道“你是混官场的人,应当知道,在朝堂之上,有时候一件事是对是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是以何种形式呈现在世人面前的。裘氏父子与孟衢互相勾结恶贯满盈,虽无证据,但你若存心要惩治,以你今日的权势和人脉,需要闹得如此惊世骇俗么?今日之事,从表面上看,是你为图一时痛快不管不顾自绝后路,我该高兴才是,因为只要你保持这样的行事风格,只要你还不想死,盛京你是绝对回不去了,只能留在福州。可是细细琢磨,你自离开盛京一路走到这里,途中所遇之人,难道就裘氏父子殊为可恶?为何旁人都能花钱消灾,偏他们父子要被你一杀一阉,弄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难道是因为你在此地遇见了我?又或者,是你内心为民请命的正义感在作祟,使你顾不得那许多?”

陈若霖抓着长安的手去碰了碰她自己的脸颊,笑道:“恐怕都不是吧,你是为了慕容泓。”

“哦?此话怎讲?”长安一副听他说书的配合模样。

陈若霖并不在意她稍带讥讽的态度,继续道:“裘氏父子一向视他们的姻亲——镇北将军孙家为自己的助力,就算到了现在,他们恐怕也不会想到,裘家之所以会这么惨,全拜这门姻亲所赐。那,是孙家哪里得罪你了,使你记恨至此吗?也不是。他们唯一的过错,是跟雍国公张家做了姻亲。陛下可怜呐,若逢太平盛世,兄终弟及,或许还有希望坐稳这皇位,可偏偏继位在这开国之初,内外交困人心思变,他再机关算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无可奈何。如若不然,前面就不会被逼着分封藩王,后头赢烨起兵之后,他更是连个梁王都调动不得。更甚者,为大局计,就算后宫嫔妃与侍卫私通,给他这个当皇帝的戴了天大的一顶绿帽,只因这名嫔妃与张家有故,他都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殊不知,这桩桩件件的,纵他再能忍,那朝上朝下的情势也是愈发明朗——皇帝不得人心,帝位岌岌可危,就差一步墙倒众人推了。

“为何会如此?因为要掌天下权,手中得有兵和钱。慕容泓他有兵吗?他没有。慕容渊压得住钟慕白,所以慕容渊有兵,他慕容泓压不住钟慕白,所以钟家要和大司农结亲。大司农是太后的亲兄弟,太后亲自抚养端王,与慕容泓一向不睦,这一条线的人希望谁来坐慕容渊留下的龙椅,那还不明显吗?再来说钱,钱他就更没有了。粮税掌握在大司农一派手里,横龙江上水匪四起,漕运一直都无法正常开展,至于盐铁,若是好的话,你也不会在这儿了。哎呀,这么一想,我都有点同情他了。”陈若霖甚是欢快道。

长安无动于衷:“这些人尽皆知的事,何必浪费唇舌再说一遍。你若没什么新鲜的可说了,那就放我起来。”

“急什么,就算是茶楼里说书的,每次正式开讲之前还有个前情回顾呢,你对我,就这点耐心都不愿给?”陈若霖不满地将她的手拉到自己唇边用牙齿轻咬她的手指。

看着他白森森的牙齿,长安不知为何想到,这厮或许真的就这么活生生地把人的手指咬下来过,不为别的,就为取乐。

“不是我对你没有耐心,你也看到了楼下正乱着,只怕这会儿龙霜和袁冲已在来见我的路上。”

仿佛为了验证她的先见之明一般,长安话音方落,门外楼道上就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龙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千岁,袁冲带了上百位女子回来,驿站中实在难以安排,还请千岁示下。”

“这点事情都处置不了,要你们何用?”长安还未说话,陈若霖便高声道。

门外龙霜一愣,与和她同来的袁冲对视一眼,又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房中毫无动静。她有些不安起来,语气中带了几分戒备和小心,问:“千岁,您无碍吧?”

长安右手被陈若霖扣着,左手支着床榻想坐起身来,不妨被陈若霖往他那边一扯,整个人差点扑到他身上去。

“门外还有人,千岁便如此投怀送抱,叫我如何是好?”陈若霖揽着她笑得十分开怀。

龙霜、袁冲:“……”

“躺着便好。”长安一边回他一边趁着靠近的机会在他腿上刺了一针。

门外龙霜和袁冲:“!”

陈若霖抓住她的左手抬起来,看到她指间夹着的那枚银针后,有些无可奈何地挑了挑眉梢。

“驿站安排不下,就安排到外头去,着人仔细看守便是。”长安对门外道。

“是。”两人隔着门领了命,满心犹疑地下去了。

“看起来和你到榻上来谈心,确实不是个好主意。”陈若霖被她扎了一针的腿正在逐渐失去知觉,他换了个姿势平躺下来,一手枕在脑后。

长安在他身边盘腿坐下,好整以暇:“在哪儿谈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能太啰嗦,我耐心真的有限,对谁都一样。”

“那我便更嫉妒了,你为何独对慕容泓耐心这般好?明明在盛京都不欢而散了,如今见他被欺负,却又挺身而出将他挡在身后?”见长安不说话,他伸手卷着长安一缕长发,垂着长密的睫毛继续道“裘氏父子错再大,你也不能这般残害践踏他们,你这是在打勋贵的脸。可以想见,此事过后,那递往宫中参你的折子,定然比那风中柳絮飞得还多还勤。可是周景深还攥你手里呢,我想你定是想把他还给吴王的吧,毕竟吴王只有这么一个健全的儿子能够继承王位绵延香火,你若把他给害了,与吴王就成了死敌了。可是要周景深全身而退,就必须让裘德仁和孟衢闭嘴,吴王府的人一旦承包了这项差事,与你就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他们要自保,就得保你,要保你,就得把裘孟两家往死里踩。作为裘家姻亲,孙家在这场政斗中必受牵连。张家勋贵之家,与孙家这样的行伍人家联姻,打的自然是笼络武将以固自身的目的,孙家有难,张家又怎能袖手旁观?你今天这一出,等于平白给张家竖了个强敌,你敢说你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帮慕容泓解眼前的困局?”

长安目光深沉地看着他,不语。

这男人若不是太聪明,就是真的懂她,凡此两种,都不是她想见到的。

“别这样看着我。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觉得你对我动了杀机。”陈若霖又笑了起来,卷着她的头发将她往自己这边拉近,用一种循循善诱的语气对她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逼着我二哥离开盛京么?难道仅仅就为了离间你和慕容泓,好让你顺理成章地来到我身边?”

长安没做什么抵抗,顺着他的动作半趴在他胸前,道:“难不成他走了,盛京就成你的天下了?”

“你就是聪明。所以啊,你也得对我好一点,如若不然,你帮他一次,我就给他使个绊子。要不要和我比试一下,是你拉他起来的速度快,还是我推他下去的速度更快?”

长安伏在他胸上闷闷地笑,乐不可支,手往上伸,搭在他有力跳动的颈动脉上,缓缓道:“你这么能耐,你倒是使去啊。我看是你先灭了他,还是你二哥先灭了你。”

第603章 漕运

“你不必用我二哥来吓唬我,旁人怕他,我可不怕。”陈若霖玩着长安的头发,没去管她搭在自己颈动脉上的手。

“哦?为什么呢?”长安问。

陈若霖垂下长密的睫毛看她,养尊处优的红艳唇角微勾:“不告诉你。”

长安:“……”

她支起身子伸手戳了戳陈若霖的胳膊,疑惑:“还能动?”

陈若霖笑:“刚麻到腰腹处。”

“那也可以了,你乖乖躺着吧。”长安欲下床。

“周景深的口供,给我。”陈若霖忽然道。

长安眼角一跳,斜眼看他:“福州与扬州相隔千里,你一个福王庶子,要吴王的把柄做什么?”

陈若霖笑得欠揍:“不做什么,就是不想让你给慕容泓。”

长安抱起双臂,目光将他上下一扫,道:“都这般境地了,还挑衅我真的合适么?”

“这怎能算挑衅呢,不过是男人的嫉妒心罢了。像我这样的男人,若不表现出嫉妒,你很难分清我对你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真心也好,假意也罢,”长安滑下床榻,背对着陈若霖顺了下衣襟,“都无所谓,我不在意。”她抬步往门外走。

“你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陈若霖道。

“不然呢?”长安回过头,眨了眨眼,“你说你没有强迫过女人,那你有被女人强迫过吗?要不要试试?”

“你舍得?”陈若霖半眯着眼用眼尾挑她。

“呵。”长安未置可否地笑了声,开门出去了。

她走到楼梯口,见圆圆端着个托盘正往上走,袁冲龙霜等人带着人一脸戒备蹑手蹑脚地跟在后面,众人看着忽然出现在楼梯口的长安,皆是一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