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231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778 2019-10-09 23:56

  

长安解下自己的帽子,往雪人脑袋上一扣,然后退后两步抱着双臂打量着它,知道自己迟早会变成这样一个“人”。

耳边传来脚踩在积雪上所特有咯吱声,长安一回头,却是慕容泓带着长福和松果儿两个过来了,她忙向慕容泓行礼。

慕容泓径直走到她堆起的那个雪人旁,长安想起自己帽子没戴,做奴才的怎么能在陛下面前衣冠不整呢?于是便上前想从雪人头上把帽子拿回来。

慕容泓一手搭上她的帽子,对长福与松果儿两人道:“挺有趣的,在旁边再堆一个。”

长安疑虑地看他一眼,不知他意欲何为。

长福和松果儿很快就在长安堆的雪人旁边又堆了一个雪人。

慕容泓解下自己身上那件蟹壳青隐梅花纹毛领斗篷,披到雪人身上。

两个雪人比肩而立,一个戴着长安的帽子,一个披着慕容泓的斗篷。旁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长安心里却是清清楚楚的。

她悔不当初,早知道慕容泓会对她产生男女之情,当初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跟他说那些肉麻话的。

慕容泓看着梅树下的这两个雪人,眼中刚流露出一丝欢欣的神色,长安上前将自己的帽子拿回戴好,又将慕容泓的斗篷解下,过来一边给慕容泓披好一边笑眯眯道:“陛下,都是快成婚的人了,还这么童心未泯呢?”

慕容泓眼中那点欢欣霎时便褪了个干干净净。

傍晚,慕容泓忙碌了一整个下午,发现自己心中那点郁气居然还未完全散去。如今他已经不让长安陪他一起用膳了,用过晚膳后,他便着长福去把长安叫到甘露殿。

“你是不是在与朕斗气?”长安刚行完礼,慕容泓忽然劈头就问。

长安微微一愣,问:“陛下何出此言?”

“因为朕不准你与钟羡私下会面,所以……所以你避着朕,冷落朕。就算是朕有意示好,你也不动声色给朕挡回来,你究竟想怎样?”慕容泓半是气愤半是无可奈何地问。

长安深觉无力,她道:“陛下,这两个月阖宫都在为您年后的大婚做准备,您不是不知道。”

“不要回避,正面回答朕的问题很难么?你觉得这样避重就轻就能蒙混过去?”

长安微微塌下肩,仰头道:“好,奴才回答您的问题。于公,奴才不认为您不准奴才私会外臣有什么错,宫规就是宫规,不管以什么理由,违反宫规就应该被惩罚。您宽恕了奴才,只是警告奴才下不为例而已,奴才感恩戴德还来不及,又有什么资格去怨怼您?于私,如果您不是因为奴才私会外臣这件事的本身警告奴才,而是因为奴才私会的那个外臣是钟羡而朝奴才发脾气,奴才避着您冷落您有错么?您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有什么误解?还是说,您觉着奴才身份低微,所以在感情上也应该卑躬屈膝低人一等?若是如此,您就别跟奴才谈什么感情。您想让奴才做什么,或者您想对奴才做什么,直接吩咐便是,别整那些虚的!”

“虚的?直到现在,你还是认为朕对你,是虚的?”慕容泓脸都气白了。

长安不避不闪地迎着他的目光,道:“作为陛下,您能给奴才很多。但作为男人,您能给奴才的一切,都是奴才不想要的。不管是锦衣玉食,还是奴仆成群,抑或宠冠后宫,奴才统统不想要。”

“哪怕其实你对朕并非完全不动心。”

“是。”

“就因为朕有三宫六院。”

“是。”

慕容泓盯着她良久,忽然又冷又讽刺地笑了起来,道:“一句话说到底,你不过还是希望朕变成赢烨那样的男人罢了。”

“陛下,奴才一直在阻止您变成赢烨那样的男人。”长安冷静得格外无情,“何况就算您变成了赢烨那样的男人,您也不会得偿所愿,因为奴才永远不可能为了您变成嘉容那样的女人。”

慕容泓握拳握得指节发白,不长的指甲几乎要将手心掐出血来。

长安当然看得出他现在心情极差,但她觉着,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还不如一次说完呢,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陛下,您与奴才的赌约还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希望您到时候能愿赌服输。另外,奴才希望这次是您和奴才最后一次讨论这个话题。您不是赢烨,女人,爱情都不该成为您前进道路上的阻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才是您该做之事。如果您因此恼了奴才,也请您不要随随便便杀了奴才,让奴才死在为您披荆斩棘的征途中,奴才才觉得不枉此生死得其所。”

长安说完那一番话,退出内殿走了没两步,内殿中传来一阵叮叮当当之声,似是好多东西滚落地上的声音。

反应过来可能是慕容泓扫落了书桌上的东西,她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终究是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大婚后他就可以亲政了,亲政之后,他要面对的难题更多,压力更大,他需要一个释放情绪的途径。于一个封建帝王而言,砸东西,大约已经是最温和无害的发泄方式了。

皇帝要大婚,潭州与云州要开战,新年就在这种忙碌而紧张的气氛中一晃而过。

正月十七,郭晴林长安等人整夜未睡,慕容泓也半夜就起身了。

织室按着前朝惯例为慕容泓送来了大婚礼服,然而慕容泓坚持要穿龙袍,他对有异议的内官如是说:“既然是皇帝大婚,为何不能穿龙袍?难道朕今日不是皇帝?”

此言一出,谁敢接话?

不过过了新年之后,慕容泓的龙袍也不同以往了。自他登基到去年,为了给先帝服丧,他的龙袍是纯黑色,龙袍上的纹样是黄金团龙。而今年,他龙袍上有了红色镶边,并且龙袍上的纹样变成了黄金腾龙,比前两年的更好看,也更有气势了。

当第一缕朝阳升起,长安站在甘露殿前与众人一起看着头戴十二旒冕冠,身穿玄衣纁裳的慕容泓以一种令人感到陌生、却又觉着他原本就该这样的姿态步出甘露殿之时,她心里竟然十分可笑地泛起一种酸楚的,却又老怀欣慰般的感觉来。

文武百官在丽正门外列队迎皇后入宫后,皇帝与皇后先去太庙行“庙见”仪式,即拜谒列祖列宗。“庙见”仪式后,帝后去长秋宫慈元殿举行合卺礼。帝后都饮过酒后,双方侍从伺候帝后用膳,待帝后用过膳,皇帝这边的侍从分食皇后用剩的膳食,而皇后的侍从则分食皇帝用剩的膳食。如此,合卺礼才算完成。

合卺礼完成后,帝后更常服,然后众宫女宦官退出慈元殿,接下来是他们的洞房时间。

长安和长福作为皇帝的心腹,是最后一批退出慈元殿的,在关闭殿门之时,长安近乎无意识地向坐在东面的慕容泓投去一瞥。

换常服后,冕冠已经去了,所以长安能看清他此刻的表情。

他原本就那样垂着眼睫静静地坐在那儿,但就像有心灵感应一般,长安刚刚将目光投向他,下一秒他便也抬起头来将目光投向长安。

自年前那番谈话之后,他们几乎像冷战一般有二十几天不曾好好说过话了。长安原以为他的目光会很冷漠,谁料,他看到她正看着他时,竟然对她绽开了一抹微笑。

他的这种笑容,长安是第二次看见,第一次是在粹园的犬舍,她被幼犬追得毫无形象狼狈逃窜时,他站在不远处笑得双颊绯红眼含桃花,无拘无束恣意潇洒。

而如今,他又这样笑了,就仿佛此时此刻,他所面对的这一切,他所承受的这一切,都使他衷心愉悦,没有半分不愿一般。

同样的笑,上次让长安觉着岁月静好,而这次,却似有人猝不及防地往她心中扎了一刀一般。

她在这样的笑容里微怔了一怔,随即颔首低眸,轻轻将殿门合上,一转身,才发现自己心中已然痛不可抑。

慕容泓,他端的是知道怎样才能伤到她。

第296章 雪夜

殿门关上后,慈元殿内就剩了慕容泓和赵宣宜两人。

沉默了片刻,慕容泓问:“你对此事有何感想?”

赵宣宜向着慕容泓这边微微颔首欠身,恭敬得恰到好处,道:“不知陛下所言是为何事?”

“成为皇后。”慕容泓看她。

赵宣宜道:“臣妾惶恐,一朝之间身负重任,臣妾只怕自己德浅福薄力有不逮,有负陛下厚望。”

“嫁给朕,你确是任重道远,但也不必惶恐。你当知道朕为何选你为后,不是因为你父亲是朕的丞相,而是初见时你给朕留下了老成持重刚毅果敢的印象,朕指望你替朕管理后宫。只要你尽到了身为皇后的职责,朕自会敬你重你,余者,你不必担心。”慕容泓道。

“是,臣妾谨遵陛下教诲。”赵宣宜应下。

接下来两人无话可说,赵宣宜贤惠地伺候慕容泓宽衣就寝,放下半幅大红缎绣龙凤双喜锦幔,掀开百子被,赫见大红的床单上铺着一块白绢。

“此物何用?”慕容泓问赵宣宜。

纵然沉稳如赵宣宜,听到如斯问题,还是禁不住瞬间便红了双颊。

已经正月中旬了,雪只要一下起来还是大得如扯絮一般。今夜长福和长寿在慈元殿那边当差,长安与松果儿同行回到长乐宫东寓所,各归其房。

长安正准备将炉子拎到窗口去烧一壶热水出来,有人敲门。她过去开门一看,却是袁冬冒雪而来。

“安公公,上次奴才向您汇报过的那伙人,底下的人探知他们今晚会在绛雪轩聚会。”袁冬有些气喘吁吁道,显然一听松果儿说长安回来他立刻就跑过来向她禀报此事了。

长安闻言,思虑片刻,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安公公,不去堵他们么?有他们在,司宫台和后苑那边我们都不能去活动。”袁冬道,“他们的存在对我们的发展,已经形成了阻碍。”

“堵他们?便堵住了又能如何?今日陛下大婚,大赦天下,连牢里的囚犯都放出来了,宫人与天同庆小聚一下又有何罪?还是我们带足人马去与他们打一架?谁打赢了这宫里以后就由谁说了算?”长安问。

袁冬不语。

“来日方长。今日陛下大婚,不宜生事。”长安拍拍他的肩,道“天冷,先回吧。”

袁冬颔首,辞别长安回去了。

长安却将炉子的盖子盖上,去柜子里将屯着做月经带的白布取了出来,比量着自己的身高裁了一块下来。

没错,她今天不想生事,但是不生事不代表就没有行动。袁冬他们的消息探得到底准不准确?若是准确,对方今夜在绛雪轩聚会目的何在?今夜大雪,适合探路和听壁脚。

今天慕容泓大婚,各种仪式长安都跟在他身边,那种场合下她自然不可能带着慕容泓给她的那把小刀,因为万一被人揭穿,纵然是慕容泓,也没有足够的理由保她的命。

长安从床铺下面摸出小刀像以往一样绑在小臂内侧,又将淬了麻药的针插上帽子,最后她搬开柜子,翻开柜子下面的地砖准备带上她的铁盒子,谁知地砖一翻开,里面是空的。

长安愣了一下之后,蹲在地上陷入了沉思。

没一会儿,耳边又传来敲门声。

她起身将柜子搬回原处,打开门,郭晴林站在门外语带笑意一派悠闲道:“今夜天气不错,徒儿,陪师父出去走走?”

长安看一眼寒风中胡乱飘洒的夜雪,也笑道:“既然师父有此雅兴,徒儿自当奉陪,不过请师父容徒儿先去上一趟茅房。”

待长安上过茅房,师徒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长乐宫。

雪越下越大,白天铲得干干净净的道上已然覆上一层薄薄的积雪。

长安脸冻得生疼,见郭晴林往后苑方向走,赶前两步问:“师父,我们这是去哪儿?”

“绛雪轩?”郭晴林袖拢着双手道。

“绛雪轩?这天寒地冻的,为何去那儿?”长安一脸疑惑。

郭晴林停下脚步,转过身隔着雪幕看着她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罗泰一伙在宫中到底有多少势力么?今夜你不仅可以一观究竟,还可以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就您跟徒儿两人?”长安惊诧。

“你对你我师徒二人的能力有什么误解么?”郭晴林似笑非笑地问。

长安正了正神色,挺直了腰板,斩钉截铁道:“只要有师父在前头带路,便是刀山火海,徒儿也照闯不误。”

郭晴林唇角一弯,回身带着长安继续前行。

路过于飞桥,寒风中隐隐传来橐橐靴声,有巡宫侍卫往这边来了。

郭晴林带着长安走入道旁的梓树林中,就是长安把钟羡的鼻子撞出血的那片梓树林。

林中光线黑暗,积雪也更深,师徒二人往里面走了一段距离后,便停住不动,等着那队巡宫侍卫过去。

待到靴声渐远,郭晴林又往林外走去,长安没走两步突然跌倒在地。郭晴林回身看她,长安道:“不小心被树根绊了一下。”她一边说一边作势要起身,却趁郭晴林松懈之际突然抬手,右手在左手手腕上一拍,随着一声机簧轻响,一支短箭忽从她袖中爆射而出,正中郭晴林的左腿。与此同时她就地一滚,动作灵活地避到树后,身前树干上笃的一声,却是郭晴林射出的短箭落了空。

趁着自己还没被完全麻痹,郭晴林快步向长安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向她发射短箭,他知道只有自己也射中她,今夜才有生还的希望。

长安借着夜色与树木掩护险之又险地避来闪去,其中有一支短箭几乎是擦着她的脸颊射了过去。

命运再一次眷顾了长安,在郭晴林射完六支短箭后,他倒下了。

冬天衣服穿得厚,长安不确定自己方才那支箭到底有没有让郭晴林中招,于是在郭晴林倒地之后,她绕到他脚那边,向着他的左腿又射一箭,确定射中了他,她这才有些脱力般向后退了两步,靠在树干上调整呼吸。

过了片刻,她过去在郭晴林身边跪下,撩开他的袖子从他手腕上解下自己失窃的那只铁盒子,然后伸出一手摸着他的脸颊将他的脸掰向自己这边,借着雪地反射的微弱光线看着他睁着的眼低声问:“为什么选今天动手?今天陛下大婚,你们想送份大礼给他?长寿,或许还有松果儿,告诉你我的死对陛下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份大礼是不是?”

人在麻痹状态,自然是没办法回答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