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196节

女宦 江南梅萼 4913 2019-10-09 23:56

  

“刘公子,”长安收起伞走过去,见他一身上好的淡蓝色锦衫肩上胸前都是大块大块的污渍,顿时面带惊诧地问道“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我好心好意来给她送冰镇西瓜,她却将西瓜扔我一身。”刘光初愤愤不平道。

长安心知这个“她”是指嘉容,当即道:“不会吧?嘉容的性子杂家还是有一定了解的,那样娴静温柔的女子,怎会做出如此粗暴之举?”她怀疑地瞥刘光初一眼,凑过去低声问:“刘公子,您该不是对她动手动脚了吧?”

刘光初原本就被暑气熏红了的脸闻言变得更红,道:“我没有。”

“那就是出言调戏了?”

“没有。”

“真没有?”

“我……我不过就说了句让她不要等着赢烨。赢烨那个逆贼早晚被我爹给灭了,就算等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我这是真话啊。”刘光初道。

长安:“……”

“你说她是不是傻,放着好好的人生不要,却宁愿为个逆贼赔上一生?”刘光初情绪又激动起来。

长安看着他,心中冷笑:和你在一起就算好好的人生?和赢烨比起来,你在嘉容心里连个屁都不算好么?

“刘公子,这凡是美女啊,她都脾气大。像嘉容这般国色天香的,脾气自然就更大了,您若想与她相处,只能顺着她的想法来说话行事。哎哟,看看您这一身,若是叫陛下瞧见又要怪奴才伺候不周了,您快回去换了吧。嘉容那边杂家替您去做工作,让她今后对您客气一点。”长安没什么心思与他废话,催着他回去换衣服。

刘光初道:“也好。方才我气坏了,可能吓到了她,你替我好生劝她,下次我再带着礼物来向她赔罪。”

长安笑眯眯道:“好的好的,您就放心吧。”

目送刘光初离开后,长安一溜烟跑到嘉容房里。嘉容正趴在桌上哭着呢,身边一位宫女大约没能劝住她,无奈地坐在一旁看着她哭。

长安冲那宫女使个眼色,宫女乖觉地出去将门带上。

“好啦,别哭了,我找人揍他帮你出气可好?”长安在桌旁坐下,自己倒了杯水喝了。

嘉容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红得兔子一般,抽抽噎噎地问:“真的?”

“比珍珠还真!”长安一本正经道。

嘉容见她一脸严肃,那双亮晶晶的眼珠子却不老实地滑来滑去,顿时破涕为笑。她拿帕子轻掖着隐隐涩痛的眼角道:“那个刘光初虽是讨厌,可是你不是说过他是陛下的客人么?要不还是算了,不要为了这样一个人,连累你被陛下责罚。”

“我又不亲自动手,陛下责罚我什么?放心,保管打得他人头猪脑妈都不认。”长安道。

安慰好嘉容傻白甜,又是傍晚了。今晚长安值夜,她回东寓所洗发沐浴后,出门时见一长脸太监从郭晴林房中出来。

那太监长安见过几次,不是长乐宫的,长安猜测他应该就是郭晴林下面负责收集消息的。

那太监一抬头发现长安看着他,转身就往东寓所外走去。

长安目光往郭晴林的房门与窗口扫视一圈,回身锁了门,慢悠悠地往甘露殿去了。

慕容泓刚好给爱鱼剪完指甲,见长安来了,对她招招手道:“过来。”

“陛下有何吩咐?”长安凑过去问。

“把手伸出来。”慕容泓道。

长安伸手。

慕容泓拈起她细细的指尖看了一眼,道:“指甲该剪了。”正好剪刀还未离手,直接就凑了过来。

长安:“……!”

缩回手,她道:“陛下,让奴才自己来吧。”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从她记事起就不曾有人为她剪过指甲,她可不想慕容泓以这种形式被她铭记于心。

慕容泓双手搭在膝上看着她。

想起自己与他的赌约,长安有些心虚地清了清嗓子,赔笑道:“陛下,您真的不必这样……体贴入微的。”

“招架不住么?那不妨现在就认输?”慕容泓挑衅道。

长安:“……”她侧过脸,乖乖把手递了过去。

指尖被人轻轻捏住,指腹边缘传来金属的冰凉触感,力度却又轻柔得几乎让人发痒。

这感觉太奇怪了,长安心想。

慕容泓剪指甲的方式与长安不同,长安剪指甲喜欢一剪刀一剪刀地剪,一个指甲一般要三剪刀才能剪好。

慕容泓却是从开头一点一点往末尾剪,直到最后一下剪刀合拢,那圆弧形的指甲才会完整地掉下来。

剪到左手的尾指时,长安忍不住回过脸来看了他一眼。

十七岁的少年垂着长而密的睫毛神情专注,仿佛她指尖上栖息着蝴蝶一般,连气息都控制得舒缓匀长。

他坐在窗边,最后一缕霞光从遥远的宫墙那头洒过来,本是很鲜艳的颜色,落到他身上却不知为何变得淡雅了。

淡极始知花更艳。

看着此刻静坐在霞光余晖中给她剪指甲的慕容泓,长安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俄罗斯画家Sergueê Toutounov的田园风景画,不管用了多少鲜艳的色彩,不管画面如何斑斓多姿,传递给人的感觉,却永远是令人难忘的安静和美丽。

长安享受着此刻的安静和美丽,心底,却有一丝悔意悄悄冒出头来。

她不该与他打这个赌的。

当他在她对自己未来人生的规划中从来都只是个NPC时,和她谈爱情,他哪有半分胜算?

她知道他不是那种容易放弃的人,所以这个赌约的终极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懂得克制,让他在移情别恋之前,将对她的明恋转为暗恋,不要给她的生活带来困扰而已。

上辈子游戏欢场的经验让她有充分的自信对一个还有半年就要结婚的男人做到完全不动心。

可是,他很认真,真的很认真。这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甚至不带任何功利性的认真。仿佛他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离她更近一些,对她再好一些一般。

这种和风细雨润物无声般的好,说实话,她真的有点……招架不住。

不去想喜不喜欢,但她真的感动了。也正因为这份感动,所以才内疚。

她可以想象出当慕容渊还活着时,慕容泓是怎样的一个男孩子。胆小敏感,温和细致,用现代的标准来衡量,或许还有点娘。就如他此刻展现在她面前的一般。

那次在雪浪亭,他之所以不顾性命地返回来救她,是不是因为,她能给他如亲人一般的安全和亲近感呢?让他在只有她与他的世界里做回原来那个不强大不复杂,却足够真实的他。

若是她终将退出这个世界,这样安静美丽的慕容泓,是不是也会随着这个世界的崩塌而永远消失呢?

想起来有些可惜,但这座皇宫,这个天下,需要的是一个强大冷血的慕容泓。

她与他共建的这个世界,于他而言不过就是个美丽的梦境,对他并无半分裨益。

他的感情是纯洁而真挚的,对于这一点,她从不怀疑,也很感激。

但,对她来说,与他两情相悦并非回报这份感情的最好方式。皇权未稳,天下未平,他需要有人为他冲锋陷阵,需要有人为他浴血千里。

而她愿意为他成为这样一个人,却无关风月,更无关爱情。

第253章 黑斗篷

长安虽是心里对未来已有定算,却也不想让自己与慕容泓的相处进入地狱模式。毕竟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不喜欢一个人也没有错。若为了一件两个人都没错的事而让彼此都付出意想不到的沉重代价,那她就太愚蠢了。

对一个人好的方式不止一种,她选择的方式固然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但他终有一天也会理解的吧。

“嘶——”正剪得好好的,长安突然吸了口冷气。

慕容泓手一抖,极快地稳住,移开剪子细看了看她的手指,见没出血,也没有指甲剪太短泛出的那种血色,当下便知是长安在逗他。

他瞪了一眼眸子晶亮的某人,收回目光继续剪指甲。

“陛下,奴才看您也不是很精于此道嘛,为何一定要给奴才剪指甲?”长安笑问。

“朕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朕幼时,是与君行一样,由大嫂养育照顾的。君行六岁那年,大嫂也病故了。”说到此处,慕容泓略顿了顿,换了左手执剪子,继续道“大嫂长什么模样,朕已经记不太清了,唯有曾见过的一幕,朕到如今都记忆犹新。大约就在大嫂病故的那一年,春天。院子里的树上有一窝雏鸟,君行想上树去掏鸟窝,又恐大嫂瞧见了要责罚他,遂让朕去瞧一下大嫂在何处。朕去了,扒着门框往屋里一瞧,就看到大嫂正坐在窗下为兄长剪指甲。兄长甚温柔地笑看着大嫂。窗外一枝半开的紫玉兰斜斜地探进窗来,朕的兄嫂,就如坐在画中一般。”

指甲剪完了,慕容泓放下剪子,一手握着长安的手指,另一手用拇指指腹将她的指甲一一摩过,检查修剪得是否平整。

他依然垂着眸,声音轻缓:“不知为何,那一幕一直在朕脑海里,时隔多年也终不能忘。或许,是大嫂亡故后,朕再也未见过兄长那样笑吧。”

暮色四合。

“那陛下您给奴才剪指甲,这顺序不是倒过来了么?”长安没心没肺道。

慕容泓抬眸看她:“你有那份心吗?”

长安毫不犹豫道:“有啊。”不等慕容泓反应,她又笑眯眯地补充道:“奴才伺候陛下的心永远不会变呐。”

慕容泓知道她故意装傻,却也生不起气来,命人打水来净过手,便去用晚膳了。

晚膳后慕容泓照例去甘露殿后花园散了一会儿步,然后回来坐在书桌后看书。

长安在他书架前徘徊了片刻,回身对慕容泓道:“陛下,奴才可否出去一趟?”

“去哪儿?”慕容泓眉眼不抬地问。

“办点事。”长安道。

慕容泓抬眸看她,长安冲他微微一笑。

两人对峙片刻,慕容泓终是没问她去做什么,只收回目光道:“注意安全。”

“是。”长安行了一礼,转身出去了。

慕容泓起身来到窗边看向殿前,不多时,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灯往东寓所那边去了。

他愿意给她行动自由,但他怀疑她的自保能力。

回过身,他唤来殿前侍卫,吩咐道:“去紫宸门上说一声,若是长安要出宫,别放她出去。”

侍卫领命而去。

长安的确想出长乐宫。这一个多月以来,她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便是利用香胰子将郭晴林腰间那串钥匙全部刻了模,昨天刚刚拿到复制出来的那串钥匙,她迫不及待地想利用它去做些坏事了。

郭晴林知道她今晚要值夜,应当不会提防她。她得设法找到让长禄丧命的那本册子,这件事已经拖得太久了。

回屋拿了那串钥匙,长安摸了摸小臂上的小刀,又从放草纸的盒子里找出那只铁盒子,装上三支淬了强力麻药的短箭,绑在左手腕子上防身。

收拾妥当后,长安出了门轻手轻脚地向郭晴林房前走去,想看看他是否在房内。若是他在的话,她就可以去长信宫滴翠阁了。

郭晴林的房门锁着。

他人不在,莫非是去长信宫过夜了?

虽然他将那册子藏在长乐宫寓所的可能性很小,但他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变态,说不定就喜欢反其道而行也未可知。既然机会摆在眼前,没有不抓住的道理。

长安四处看了看,见无人经过,遂转过身掏出钥匙逐一去对锁眼,终于其中一把将锁打开了。她也不管郭晴林有没有在门上地下布什么机关,迅速闪进房里掩上门。反正这次过后,她也不会再故地重游。

长安进了房后打开窗,从窗口翻出去将房门重新锁上,复又从窗口翻进房里,将窗户关紧,为了防止万一出现突发情况自己能够尽快逃脱,她并没有将窗户的插销插上。

做完这一切,长安点起火折子,在房里快速而严密地翻找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