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50节

女宦 江南梅萼 7260 2019-10-09 23:56

  

慕容泓鲜妍的唇角微微一勾,三分冷诮三分妖娆。他弯着漂亮的眸子看着她,齿间温柔地吐出两个字:“鞭尸!”

……

半夜,长安翻了个身,结果被屁股上的伤给痛醒了。

她嘶嘶地吸着冷气侧过身去,偷偷伸手去屁股上摸了摸,心中登时大怒:特么的都一条条杠起来了。慕容泓这厮是想打死她还是怎的!

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没了太后的耳目在旁监视,慕容泓这厮在她面前简直是原形毕露啊!身份地位比不上他,心计城府目前看来也没胜过他多少,就连力气都比不过这瘦鸡。而这瘦鸡心眼却比芥菜籽还小,为了本不知写了些啥的书把她往死里打,右手打完换左手,左手打完换右手,丧心病狂惨绝人寰得连爱鱼这唯一的旁观者都吓得炸毛了。长此以往,别说九千岁了,能活到二十岁都够呛啊。

想起太后,长安不由的又想起白天发生之事。慕容泓晚上特意叫她来值夜,并对她说了那番话,固然可以认作他是在教导她如何从他的角度去纵观全局,从而达到今后能够更好地配合他行事的目的。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那些剖心析肝的话,也有故意引导她顺着他的思路去思考这件事的嫌疑。毕竟这么多个月相处下来,慕容泓给她的感觉,并不是一个随便就会将自己真实想法和盘托出的人,哪怕是对着他的亲近之人。

而今日之事在长安看来,就算按着他的思路去想,还是有解释不通的地方。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对付太后,与对付钟慕白,并不互相矛盾。而且以他那份睹始知终见微知著的敏锐,每日上朝都有近半个时辰的时间与钟慕白君臣相对,是忠是奸总能看出点端倪来。换言之,他其实并不需要用投毒案这件事作为契机去试探钟慕白。

那他此举何意?设计让赵合中毒,再把钟羡牵扯进来,最后又将案子推了出去……她相信他的确是想借由此事试探一些人,但试探的人选或者说试探的目的,绝非如他口中所说的那般简单。

长安正七想八想,耳畔传来几声猫叫。

她昂起脖子一看,爱鱼正在殿门那儿转圈圈。它是只训练有素的猫,大小便知道要送出殿外去。

长安护着疼起身给它开了殿门,心中又不忿起来,暗想:慕容泓这厮将我打得这般痛,如不报复他一下,这口气怎生忍得下去?

看着爱鱼消失在殿门外的身影,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回身看一眼龙榻上睡颜安详的慕容泓,她蔫儿坏蔫儿坏地笑了起来。

不多时爱鱼解决完生理问题回来了,长安一反常态地并未按规矩第一时间拿湿布给它擦屁屁,而是小心地抱起它,蹑手蹑脚地来到龙榻边上。

她撩起爱鱼的尾巴,将它毛茸茸肥墩墩,最重要的是,刚拉完屎的大屁股对准慕容泓熟睡的脸,心中奸笑:尊敬的陛下,借您娇贵的脸给你家闺女擦一下屁屁。

她摒着呼吸将爱鱼的屁股慢慢向慕容泓的脸凑过去,还差几寸之时,慕容泓毫无预兆地突然睁眼,眸光清明地侧过脸看着长安,以一种早已洞察先机的语气道:“还想再挨……”

话还没说完,长安秉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原则与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信念,一下将爱鱼的屁股重重地撴在了他的脸上。

慕容泓:“……!”他高估了自己的权威与震慑力,却低估了长安的脸皮与胆量。

结果……

慕容泓洗了大半夜的脸,长安则拖着疼痛的屁股给他提了大半夜的水。

待慕容泓去上朝后,长安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空无一人的寓所,身心俱疲地往铺上一扑,捶床大叫:“说好的报复的快感呢?特么的明明是伤敌八百自损八千啊!长安你个大傻叉!”

自怨自艾地躺了一会儿之后,她起身摸出上次许晋给她的丹参川穹膏来抹在屁股上,登时觉着好受了许多。看着已经见底的药盒子,她心道:药是好药,就是不禁用,抹了两次耳朵一次屁股,就见底了。

巳时左右,许晋过来了,先给长安诊了脉,又问了这两天的服药情况,见无异状,便从药箱中取出六盒丹参川穹膏来放在桌上。

长安不解,问:“许大夫,您这是何意?”

许晋道:“方才陛下派人来太医院通知我说给安公公你准备十盒丹参川穹膏,御药房只有六盒存货,我先拿来了,还有四盒过两天再拿过来。安公公,你要这许多的丹参川穹膏做什么?”

长安额角滑下一滴冷汗,讪笑:“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很想知道。”

送走了许晋之后,长安回身看着桌上那六盒丹参川穹膏,深觉自己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其惨烈的重创,急需调戏个美男来抚慰一下自己千疮百孔的灵魂。

如是想着,她将钟羡的手帕往袖中一塞,转身就去了含章宫明义殿后面的竹园。

快六月了,日头越来越毒。长安禁不得晒,见人还未来,便躲在亭子里乘风凉。

不多时,竹园那头隐约出现一条人影,长安急忙下了亭子跑到上次钟羡晒书的那块大石旁,一屁股坐了上去。晒得滚烫的石头与她受伤的屁股一亲密接触,痛得她差点跳起来。

但为了她的撩汉大计,她咬咬牙生忍了。

钟羡刚走到亭前便看到了湖边的石上坐着一人,他走上亭子,才发现那人却是慕容泓身边的小太监长安。

钟羡在亭中站了片刻,见长安始终面色平静眸光淡然地看着湖面。他循着长安的目光看向湖面,湖面波光粼粼平静如常,并无丝毫异状。

他本不是多话之人,见对方不动不语,他纵然心中再觉得奇怪,却也不会贸然开口。

就这样两人在相距不过两丈的地方各自沉默了片刻,长安晒得实在受不了了,便忍着疼痛一脸满足地下了石头。转身看到亭中的钟羡,她扬起笑靥行礼:“钟公子。”

钟羡回礼:“安公公。”见对方晒得满头大汗脸庞通红,他礼节性的寒暄了一句“如此烈日,安公公方才是在打坐?”

长安走进亭子,一边从袖中掏出手帕来擦汗一边笑道:“杂家又未遁入空门,打什么座?方才不过是在钓鱼罢了。”

钟羡注目于长安手中那方手帕,见自己曾经所用之物如今却亲密地擦过另外一人的额头、脸颊、下颌和脖颈,就好似自己与眼前之人共用了一方手帕一般,心中感觉甚是怪异。

“钓鱼?姜太公钓鱼好歹还有根鱼竿,安公公连鱼竿都不用,果真是非凡之人。”因着心中那份怪异,他不想再纠结那方手帕之事,于是稍有些不自然地顺着长安的话道。

“钟公子深通佛理,岂不闻‘一片石即一座佛,一座佛即一片石,无非一片心’之语?杂家心中有鱼竿,自然就能钓到鱼儿。钟公子如此执着于表象,是为着相矣。”长安一语双关别有深意道。

钟羡思忖着她这番话,果然面色有些凝重起来,他看着长安,想确定她之所言是否如他心中所想。

长安抬起头迎上钟羡的目光,突然调皮地朝他眨了眨左眼,心中暗乐:钟公子,咱俩之间的钓鱼游戏才刚刚开始呐,我为渔夫你为鱼儿,这场游戏定然有趣极了!

第70章 攻心计

钟羡见好好说着话他却又做出这副怪样子来,立时想起初见的那几次,这小太监看他的目光让他非常不舒服。昨天在甘露殿中甚至还往他身上扑,虽则事后这小太监说是被吓到了故而如此,但他又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当时他就是在装模作样?

如今国子学设在明义殿,也不知何时才能搬出去。慕容泓也在殿中同修,而这小太监又是他的贴身内侍,日后怕是免不了要经常见面。

钟羡是磊落之人,本就不擅长藏着掖着,见长安似乎并没有收敛之意,索性便直接挑开了道:“安公公,你是否对在下有何想法?”

长安听他这样问,心中一乐,暗道:不容易啊钟公子,被我视奸三回抱了两回,总算有点觉悟了。面上却装着惊了一跳,结结巴巴道:“钟、钟公子,您都看出来了?”

钟羡看他那表情,预感到自己恐怕又会听到一些不堪入耳有违伦常的话了。这些话他自是不愿听的,但既然是他先挑起的这个话题,自然也不可能做出临阵脱逃之事。于是他负起双手绷着脸,准备听他到底会说些什么。

岂料长安一语不发,只目光酸楚地看着他的眉眼,那眼中的泪光倒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层层堆叠,渐成汹涌之势。随后,慕容泓一直想见却一直未能得见的长安的眼泪,就这么当着钟羡的面,轻而易举自然而然地簌簌而下。

钟羡:“……”不是没见过人哭,只是从未有人这般满眼痴缠地看着他哭过。

他心里有点不舒服起来,原本今天将话挑明了,是准备如果这小太监再出言不逊,他就要教训他的。可他这样一哭,倒仿佛是他欺负了他一般。

他做什么了,不就随口一问吗?

长安深谙过犹不及的道理,除非是面对那种控制欲和保护欲都爆棚并且真爱你的男人,否则在一般男人面前,你哭泣的时长往往与他反感你的程度成正比。

是以见让钟羡惊讶的目的达到了,长安便以一种猛然惊觉自己在流泪的表情忙不迭地转过身去,背对着钟羡抬起袖子胡乱擦了擦脸,嗡着声音道:“对不住钟公子,我失态了。”

“……无妨。”钟羡看着他瘦小单薄的背影,觉得自己今日实在有些多此一举。

长安收拾好情绪,回身眼眶通红地看了钟羡一眼,又垂下头去,目光定在钟羡腰间那条银色底刺绣花鸟暗纹的缎面腰带上,低声道:“上次在明义殿前我对钟公子说的那番话,钟公子必然以为我在胡言乱语吧。钟公子想得没错,我的确是在胡言乱语,因为那番话,我根本不是想对钟公子你说的,我是想对另外一个人说的。之所以会将钟公子当成了倾诉对象,那是因为,那人的眉眼,与钟公子你的眉眼,生得实在是太像了。”

说到此处,她眼皮掀了掀,似乎想抬头看钟羡,却又生生忍住的模样。稍作迟疑,她身子一侧,走到亭边面对着湖水,这才继续道:“我出生不好,爹是兵痞,娘是暗娼,小时候又长得分外瘦小,因着这两点,胡同里的孩子总爱欺负我。记得有一年我头上长疮,掉了大半的头发。只要我一出门,那些孩子便追着我打,骂我是‘阴沟里爬出来的癞皮鼠’……”

长安声息哽了一瞬,接着道:“七岁那年我娘得病死了,爹是早就不知去向的。无亲无靠的我被街上的地痞抓去卖给了一户姓周的人家做长工。这家是做豆腐的,天天半夜就要起来磨豆子。我人小力气也小,推不动那石磨,于是常常挨打,还吃不饱饭。然而这段时光,却是我自出生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时光。因为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他,周家老三。我不知道他大名叫什么,反正他家人都管他叫三郎。我被卖去他家的时候,他才十三岁。

我是周家的草,他却是周家的宝,因为他们都说他聪明会读书,将来能做大官光耀门楣。我那时还小,不知道怎样看一个人聪不聪明会不会读书,只知他长得很好看,而且人很好。每天早上出锅的第一碗浆皮都是要端去给他喝的,许是见我长得瘦小可怜,他会偷偷分我一半喝。吃饭也是,他总是会趁他爷娘哥嫂不注意,偷偷藏点东西在袖子里留给我吃。我曾问他为何对我那样好?他当时说的那番话,我至今都记忆犹新。

他说‘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他说这句话是他在书上看到的,他很是敬佩这样的君子,将来他也要成为这样的君子。其实当时我并不是很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既然他说那是好的,那必然是好的吧。反正那时我心里就一个念头,不管他将来是做官还是做乞丐,是飞黄腾达还是穷途末路,如果这一生注定做奴仆,我只愿做他的奴仆,一辈子陪着他伺候他。

就这样,我在周家开心地陪了他五年,可等来的并不是他金榜题名,也不是他洞房花烛,而是终于烧到我家乡的烽火狼烟。周家人要去逃难,不想带我这个累赘,是他力排众议坚持带上了我。我们一起逃到了当时还在东秦治下的台州,台州虽暂时还未被战火波及,却也是朝不保夕人心惶惶。周家人其实还想继续往北去的,可周家二嫂突然早产,我们不得不在台州暂做停留。

那天周家大娘派我去街上买药,三郎怕世道乱我一个孩子孤身出去有危险,便陪我一同前往。结果,就在大街上,他看到本该保境安民的东秦官兵拿军饷不够做借口,在那儿挨家挨户地劫掠治下百姓。他气不过,上前与那些官兵理论,我想拉他没拉住,结果,他还没说两句话,就被那些官兵一刀给杀了……”

说到此处,长安似乎终于控制不住心中翻江倒海般的悲痛之情,转身伏在亭柱上呜呜地哭。

“都怪我没用,若是当时我能拉住他,他就不会死,到现在都还好好活着,都怪我……”长安哭得伤心欲绝。

钟羡在后面看着痛哭失声的长安,心中蓦然泛起一阵压抑不住的酸楚。

他想起了数月前自己乍闻慕容宪死讯时的光景。当时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伤心欲绝,而是不敢置信,不能置信。于是连夜策马赶往古蔺驿,然后,在古蔺驿看到了他的至交好友青黑色的尸体。

那种感觉,他至今都不敢过分回顾,尤其是,他尸骨渐凉,而他不仅未能替他报仇雪恨,甚至于,连寻仇的方向和头绪,都未有着落。思之,真是既痛且愧。

他眨了眨有些湿热的眼眶,硬生生忍下那股泪意,走过去与长安并排,看着湖面平静道:“逝者已矣,安公公还请节哀顺变。”

“你不懂,你不明白。”长安哭着道,“再也不会有那样一个人了,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的人,但再也不会有他那样的人了。终我一生,也再遇不到那样知我怜我,让我心甘情愿一生追随的人了!”

钟羡心中如遭重锤。这小太监将他内心最深处对谁都言述不得的痛悔与孤寒喊了出来。

没错,之所以会这样痛不欲生,这样无法释怀,就是因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那个人了!他的生命中,再也不会有那个人了!不管这人生是漫长抑或短暂,他都将带着对他的那份切肤之痛和刻骨缅怀,于孤寂中独自走完全程。

他心绪澎湃喉间哽堵,难再开口。

伏在亭柱上的长安借着拭泪之机侧过脸向钟羡投去一瞥,见他虽依然身姿笔挺面色平静,却眼神沉郁唇角紧抿,甚至连鼻翼都在不受控制地微微翕动着,显然正在强行压抑心中被她勾起的沉痛与思念。

她心中暗自得意。从今天起,她长安在他钟羡眼中将不再是那个一看到他就犯花痴,面目可憎的小太监了。而是一个一看到他就想起故人,与他有着同等遭遇同样心结的可怜人。

这就叫攻心为上攻身次之,对于他这样优质的男人,她有的是耐心。

又过了片刻,长安估摸着钟羡濒临失控的情绪应该收拾得差不多了,便拭了拭眼泪,回转身睁着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睛看着他,有些难为情地弯了弯唇角,道:“抱歉,钟公子,我又失态了。”

钟羡心绪已经彻底平静下来,听着面前之人哭哑了嗓子的声音,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三分温和,道:“无妨。”

长安闻言,又抬起眼来看了看他,踌躇片刻,以壮士断腕般的语气对钟羡道:“钟公子,请你以后还如之前那般,对我爱搭不理怒目相向吧!”

钟羡一愣,不解问道:“为何?”

长安有些凄楚地一笑,道:“钟公子,其实方才我骗你了。”

钟羡蹙眉。

“三郎的眉眼,其实生得与你并不形似。他的眉眼很是平和,不如你这般英气。但眉眼间那股坦荡磊落的君子之风,与你真的是像极了。你若冷冰冰,还能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你并不是他,进而时刻牢记要与你保持距离。可你若这般温和起来,真的……与他相像得让我心痛,不自觉地就想看着你,靠近你。”长安垂着脸小声道。

钟羡:“……”

“时辰不早了,我该回明义殿了。”平生第一次,钟羡因为不知该如何答话而选择借口抽身。

长安反应奇快,忙歉意道:“是杂家耽误钟公子了,钟公子你快去吧。”

钟羡与她作礼相别,长安站在亭中看着他腰窄腿长的背影,心中叹道:钟羡呀钟羡,你的确是个君子。可是遇上了我,你的君子之风,还能保持多久呢?啧啧啧……

钟羡走到亭下,忽然停住脚步。

长安忙收敛心绪,换上一副恋恋不舍却又矛盾酸楚的眼神看着他。

钟羡回身看了她一眼,许是受不了她那样的眼神,很快将目光移至别处,问:“安公公,前两天你是否在这湖边弄湿了一本书?”

长安作惊讶状:“是啊,可是,钟公子你如何得知?”

钟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道:“若陛下还未发现,你最好赶紧将那书好生修复一番。那是先帝留给陛下的手抄本,若是被他发现你如此糟践先帝的真迹,谅你再受他宠信,怕是也不会轻易饶你的。”

长安感激道:“多谢钟公子提点,杂家记住了。”

钟羡点点头,回身走了。

长安心中雀跃:这么快就知道关心姐了。钟羡,你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心思如此单纯,真是让姐喜欢得不要不要……等等,他刚才说什么?先帝的手抄本……真迹!

擦!怪不得昨夜慕容泓把她往死里打,原来真的事出有因啊!不会轻易饶她……看他让许晋给她准备十盒丹参川穹膏,可不是没打算轻易饶她么!偏她昨晚还作死地用他的脸去给爱鱼擦屁股。完了,完了!

长安脱力地一屁股坐在亭栏上,结果又痛得跳了起来。不成!就算为她的屁股着想,也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必须设法挽回陛下那颗渐趋狂暴的心!

念至此,她一溜烟向长乐宫跑去,结果刚到甘露殿前,便见一名宫女急匆匆迎上来,对她道:“安公公,不好了!”

长安一时没认出她是谁,只知不是在甘露殿里伺候的,便推开她道:“一边儿去,杂家正忙着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