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女宦

女宦_分节阅读_第181节

女宦 江南梅萼 5095 2019-10-09 23:56

  

刘光初恍然。

“刘公子,午膳晚膳您想吃什么跟奴才们吩咐一声便是,反正这长乐宫除了陛下之外,也就您是主子了,不必拘束。”长安笑容和煦道。

刘光初被她这话挠得心中直痒痒,不自觉地就出了回神,回过神来时却发现长安已经走了。他想起还未问他自己下午做什么,便想追出去,谁知脚刚踏出殿门,殿前侍卫手一拦,恭敬却又刻板道:“陛下说刘公子长途劳顿,请刘公子在殿中好生休息。”

“我有话要问安公公。”刘光初道。

“刘公子有什么话,属下可以代为转达。”侍卫道。

刘光初闻言,眼中的热情渐渐褪去,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那只手,他好似明白了什么。

长安回到甘露殿前,正好郭晴林从殿中出来。

“师父。”她笑着迎上去。

“都办妥了?”郭晴林瞄一眼她手里的信件。

长安谄媚道:“托您的福,还算顺利。”

郭晴林哼笑,道:“我有什么福?傻人才有傻福。”

长安心中一惊,不知郭晴林是否看穿了什么才有此一语。

“叫你看的书,可曾看完了?”郭晴林开始检查徒弟功课。

长安:“……”不是她不想看,她真没时间啊!五月的上半个月,慕容泓与她置气,天天叫她抄经,她没时间看书。五月的下半个月,两个人倒是和好了,但相处模式却成了这样:长安,陪朕去蹴鞠。长安,陪朕去骑马。长安,陪朕去……她还是没时间看书。

“师父,您不知道,奴才没有学医的基础,那些药理记起来可困难着呢。反正奴才就想学个皮毛而已,要不您弄本毒经啥的给奴才死记硬背一下算了。”长安嬉皮笑脸道。

郭晴林又好气又好笑,双眸微微眯起,道:“好没脸的奴才,明明自己不肯用功,倒怪不曾学过医?难不成杂家是学过医的,方能如此?”

长安奉承道:“师父您天纵英才,奴才祖坟上冒青烟才得了您的提携,哪敢与您相比呢?”

“那晚上来滴翠阁吧。”郭晴林经过她身边,脚步微顿,低声丢下一句。

“是,师父您慢走。”长安目送郭晴林离开,这才去到内殿。

慕容泓伸手接过刘光初写的那封信,对长安道:“你倒想得周全。”

“全赖陛下教导有方。”长安谦虚道。

慕容泓笑看她一眼,复又低头看着那封信,低语道:“朕真想挖了他那双贼眼珠子。”

长安忙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刘光初不过一介凡人,乍然得见陛下这般的神仙中人,一时忘形也是可以理解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你有吗?”慕容泓微微侧过脸,明丽双眸似喜似嗔地睇住她,一瞬间风情无限。

长安心底呻吟:要命!能不能别逮着机会就攻略姐啊!

“奴才自然也有。只不过奴才像地上的泥,您像天上的云,奴才每天能看着您在天上飘来飘去就挺高兴了,余者不敢有所求。”她语带双关地笑道。

慕容泓闻言收回目光,沉默有顷,他忽然站起身来走到长安面前。

长安见他神情有些犹豫,不知他意欲何为,但第六感告诉她此时走为上计。

她刚想找个借口离开,慕容泓却似突然鼓足了勇气一般伸手握住她右手手腕。

长安:“……”

慕容泓拉着她那只手伸向他自己的脸颊。

长安瞠目:不不不,慕容泓你快醒醒,傲娇又龟毛的你怎么可能在清醒的状态下拉着别人的手去摸你自己的脸?

她深觉这样的行为出格了,手下使了点力气想挣扎。他紧握不放。

唯恐过分激烈的抗拒会弄巧成拙,她只得低声抗议道:“陛下,这……这样是不对的。”

“哪里不对?你说你不敢,朕给你勇气。”慕容泓道。

长安:“……”对于这样的回答,她内心真的是拒绝的。你丫又不是梁静茹,乱给什么勇气嘛!

眼看躲不过,她心道:罢了罢了,不就摸下脸吗?这样的小便宜姐就算占了也不会负责的,慕容泓你一意孤行,盈亏自负。

说来也怪,她也不是第一次摸他的脸,以前作起死来都捧着他的脸亲过他,当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然而此刻被他握着手腕一点一点探向他的脸颊时,她居然浑身都不得劲起来,以至于心口发慌掌心发烫。

所有的不安与挣扎都在她手掌贴上他脸颊的那一刻突然沉寂下来。殿中静得落针可闻,唯有两人的心跳声在这片沉静中鼓噪不安。

慕容泓低垂的长睫轻颤,像极了一只受惊的蝴蝶,显然他自己也并不习惯这样亲密的接触。

长安心中暗叹:何必呢?

短暂的适应过后,慕容泓沉稳地掀开羽睫抬起双眸,看着长安道:“你不是地上的泥,因为朕不可能让一块泥来触碰自己。朕也不是天上的云,因为云终你一生都无法触及。但朕,只要你愿意,你永远都能触碰得到。”

第236章 拒绝

手抚着皇帝的脸,耳听着皇帝的肺腑之言,长安却愈发觉着自己真的是个狠心的人。

她完全不感动,她只感到了压力。

现在她听到的这些话完全不像是慕容泓这样性格的人能说出口的,可也正因为如此,她知道他动了真心。人,大约也只会在自己真心相待之人面前卸下心防放下尊严了吧。

她知道的这样的真心弥足珍贵,但她不能接受,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说句诛心之言,他慕容泓除了身份与这张脸之外,其他方面,还真没有让她感兴趣的。

她是鸟,她想要的永远都是天空,而不是牢笼。而他,显然还不够资格让她心甘情愿为他折断双翼落回地面。

她倏然抽回手,退后两步,一撩下摆跪了下来。

慕容泓眉头微蹙。

“陛下心意拳拳难能可贵。然而奴才德浅福薄,不敢领受。”长安低着头,声音很轻,但语调却甚是坚决。

慕容泓落空的手渐渐紧握成拳,他发狠一般盯着跪在地上的人,道:“朕若执意如此呢?”

长安微微抬起头来,直视前方道:“若陛下执意如此,即便能保奴才不死在欺君之罪下,只怕那时的奴才,也绝不是您现在所看到的奴才了。奴才自幼女扮男装,十数年来从未恢复过女子身份,奴才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一个女人了。奴才只会像男人一样去战斗,人在何处,战场就在何处。”

慕容泓自然听得懂她的弦外之音。人在何处,战场就在何处,言下之意他把她当心腹留在身边,她的敌人就是他的敌人。而他若将她当女人留在身边,那么她的敌人就成了他的女人。

她若在后宫搅动风浪,结果无外乎两种。其一,他护着她,那么后宫永无宁日,他将被夹在后宫与外朝之间举步维艰。其二,他不护着她,那么彼此间的感情必会被一点一滴地消耗殆尽,最后没有靠山的她要么死于后宫的阴谋诡计之中,要么不得不被他打入冷宫。

这件事只要用理智去权衡利弊,就会知道,什么样的改变都不如维持现状。除非有一天他真的强大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地步,如若不然,自身难保的他,拿什么去保护自己这份多余的感情?

他都明白的,他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因为于他而言,妻妾成群这样的事他是打心里排斥的。和一个人建立起可以相互信任的亲密关系尚且不易,更何况是与一群人?若是精神上不能足够亲密,身体上的接触岂非更成了一种折磨?更遑论她们若是始终忠心于她们的家族,她们将永远都站在他的对立面。

而人,又怎会不忠心于自己的家族呢?

他从未像喜欢桃花那样单纯地去喜欢过一个女人,然而严寒酷暑中,又哪里会有桃花盛开?

一瞬间心灰意冷,他背过身去,道:“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长安默默地行了一礼,退出殿外。

殿前廊下,爱鱼还在跟那只鳖玩耍。爱鱼显而易见甚是快活,但那只鳖快活么?长安认为:未必。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以违反自己本性的生活方式活着,总归不会快活的。

是夜长福值夜,长安跟着郭晴林去长信宫滴翠阁。她袖中藏着一只毛绒球,这就是她今夜的防身武器了。

滴翠阁中还和以前一样,一楼都是屏风。长安端着烛台给郭晴林照明,两人七弯八绕地来到通往二层的楼梯旁。这回郭晴林却并没有上楼的意思,而是示意长安去楼梯背面的死角。

楼梯下面的地上钉着一枚不细看便不会被发现的小小铁环,郭晴林俯身用手指扣住那枚铁环用力一拉,竟将地面拉出一个三尺见方的小小洞口来。

长安探头看一眼那黑乎乎的洞口,郭晴林在一旁道:“下去。”

长安端着烛台小心翼翼地下了洞口,还不忘回身提醒郭晴林:“师父注意脚下。”

郭晴林轻笑:“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话音方落,长安脚下忽然一个踏空,身子一斜向下面栽去。

郭晴林一把拎住她的后领子。

长安惊魂未定地稳住身子,好在手里的烛台没有掉出去,她当即护住乱晃的烛火往脚底下一看。擦!原本都是一尺高度的阶梯,刚要踏足的那一层忽然变成了两尺高度,这要是头一次下来又没注意脚下的人,十个有九个都得中招吧?

“师父,这么大个机关在这儿您都不跟徒弟说一声,是不是摔死了徒弟您好重新收一个呀?”长安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郭晴林放了手,道:“你知足吧。要不是你前头那句关心之语,我都不会拉住你。当年我的师父可就不曾拉住我。”

长安心头一缩,这可是郭晴林第一次在她面前主动提起他的师父。

“师父,您真是天下一等好的师父,自从拜您为师后,徒弟好几次做梦都笑醒了呢。”长安没脸没皮地奉承道。

“少贫嘴,快下去!”郭晴林道。

这次长安不敢大意了,小心翼翼地下到阶梯底部,居然还有扇铁门挡道,且这扇铁门的锁十分先进,不是现下流行的那种外挂式,而是缩在门板里的。

她乖觉地侧身让到一旁,郭晴林掏出钥匙开了锁,推开门。

长安往里头一瞧,还是一片黑暗。

郭晴林接过她手中的烛台去一旁点灯,随着地下室里光线渐渐明亮,长安也基本看清了这间地下室的全貌。

整个地下室的面积大约与上面一楼大堂差不多,高度有些矮,所以给人的感觉比较压抑。承重做得很巧妙,只在四周有承重柱,中间没有承重柱影响整体布局。右手边顶上的角落里有个小小的气窗。

四壁都置有木架子,架子上规整地放着大小与形状都一致的木盒子,看上去整整齐齐井然有序。

中间一张长桌,两张凳子,除此之外,再无余物。

郭晴林点好了墙角的莲花灯盏,将烛台放到长桌上,对长安道:“左手边架子第二层第三个盒子,去搬过来。”

“是。”长安过去抱起那只两尺见方的盒子,只觉沉甸甸的,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何物。

“师父,盒子拿来了。”她将盒子放在桌上,殷勤道。

“自己打开,看要学哪一本?”郭晴林看着对面的墙壁,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长安愣了一下,心想:郭晴林今晚是大发慈悲不成?竟如此好说话。

她当即打开盒盖,发现盒子里装的都是书,名字千奇百怪,什么《必经》《方剂概述》《集草堂小札》……光看名字你绝对想象不出具体内容。

长安拿了那本能让她联想到药方的《方剂概述》大略翻了翻,里面果然都是药剂的配方,最妙的是上头还记载了每种药会对人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师父,徒弟想先学这本。”长安将书递到郭晴林面前。

郭晴林扫了眼封皮,抬起脸似笑非笑地看着长安。

长安一脸单蠢地问:“师父为何这样看着徒弟?可是徒弟不知深浅了?”

郭晴林道:“我不过在想,能做师徒大约真的是种缘分,就连这眼光,都与为师当年一样。”

长安心中觉着他这话说得有些别扭,太温情了,不太像他惯常的风格。

郭晴林起身,亲自去旁边的架子上搬来几只盒子,里头有各种药材、矿物、瓶瓶罐罐以及一些戥秤碾子之类的工具,有条不紊地在长桌上摆放好,然后一件件地跟长安介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