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778章 态度强硬

作品: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24 00:58:15|下载:一世兵王TXT下载
  咯噔!原本夏雪松心中就颇为不安,突然听到张文顺的话,心头当下一震,紧张得直接屏住了呼吸,“张会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总,你难道一点都不知情?”

  张文顺反问。

  “我刚才接到消息,得知我孙子下午被人打了,而且他们此刻在御景花园被人扣下了,有生命危险。”

  夏雪松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那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吗?”

  张文顺又问。

  “不知道。”

  夏雪松先是做出回应,然后迫不及待地问道:“张会长,您就不要卖关子了,告诉我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总,我刚才接到了秦风的电话……”张文顺酝酿了一下说辞,就要告诉夏雪松事情真相。

  然而——不等张文顺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夏雪松便惊得浑身一哆嗦,直接开口打断:“秦风?

  是那个击杀了王长生和华沧海的秦风吗?”

  “是他。”

  张文顺明确了这一点,同时对于夏雪松的反应并没有感到惊讶。

  毕竟,如今的秦风,在华夏武学界乃至全球武学界实在太有名了,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战无不胜!而他之前告诉夏雪松摊上大事了,此刻又提及秦风,只要夏雪松脑袋没进水,必然会联想到这件事情与秦风有关。

  “张会长,您的意思是,我孙子的事和秦风有关系?”

  果不其然,夏雪松在震惊过后,便直接求证这一点。

  “是的,夏总,我把秦风在电话里告诉我的事情转告你……”张文顺不再废话,直接将秦风之前所说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夏雪松。

  “呃……”电话那头,夏雪松听完张文顺的话后,直接傻眼了。

  当刘武胜迟迟没有给他回电话后,他意识到了事情可能会棘手,但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牵扯到了秦风,而且夏柳竟然不知死活地要威逼利诱霸占秦风朋友的未婚妻,更是带人去秦风朋友家寻仇!“夏总,你不用担心你孙子等人的安危——秦风既然给我打电话,那表明他不会伤及他们的性命。”

  张文顺故意给了夏雪松一定的消化信息时间,然后才再次开口,给夏雪松宽心。

  “嗯。”

  夏雪松回过神,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不过,夏总,秦风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明说了,要求我们华武组织秉公办理。”

  张文顺话锋一转,提醒道:“而我打电话给你,既是告诉你这件事情,也是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私了。

  如果你不愿意私了的话,那我只能向上面汇报了。

  你应该清楚,秦风与华武组织总部那些人的关系,尤其是闫荒主任把他当成宝贝疙瘩一样。

  若是我将这件事情上报,那……”张文顺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他相信夏雪松可以听出他的意思。

  “谢……谢谢您,张会长!”

  果不其然,夏雪松心中跟明镜似的,他先是向张文顺表示了感谢,然后立即道:“我选择私了。

  我这就联系秦风,向他赔礼道歉,恳请他网开一面。”

  “好,我等你消息,事成与不成,你都给我回个电话。”

  张文顺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对他而言,这件事情就如同烫手的山芋,他两边都不想得罪,如果双方能够私了,那是最好的结果。

  “呼……”通话结束,夏雪松长长吐出一口闷气,然后沉吟了一番,理了理思路,才拨通刘武胜的电话。

  “夏总……”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了刘武胜的声音。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那边什么情况?”

  夏雪松直接打断刘武胜的话,问出了心中的担忧。

  “夏柳、刘勇和我那四个徒弟,之前被秦风的朋友打伤了,伤势较重。

  我到的时候,秦风恰好赶到,直接对我出手了。”

  刘武胜斟酌着汇报,没敢说自己没有珍惜机会的细节,而是直接说了结果,最后又补充道:“秦风与他的朋友进房子了,但不让我们离开。”

  “你把电话给秦风,我跟他通话。”

  听到刘武胜的回答,夏雪松没有细问,而是决定直接向秦风道歉,恳请秦风高抬贵手。

  “好的,夏总。”

  刘武胜立即做出回应,然后挣扎着起身,拿着手机,走到张双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才摁响门铃。

  “你们坐着,我去。”

  秦风跟着张双全、赵悦熙两人正在参观新房,听到门铃声后,对两人说了一句,然后便转身走到房门口,打开了房门。

  “秦……秦大师,夏总想跟您通话。”

  刘武胜看到秦风,第一时间鞠躬,然后将手机递到秦风面前,说明目的。

  “我不认识他,也没兴趣跟他通话。”

  秦风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不等刘武胜回话,便直接关上了房门。

  刘武胜吃了闭门羹,当下拿起手机,要给夏雪松汇报,结果发现通话已经中断。

  对此,他明白,夏雪松刚才已经听到了秦风的话。

  秦风回到客厅,赵悦熙正在忙活着烧水沏茶,而张双全看着秦风去而复返,欲言又止。

  随后,不等张双全开口,秦风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秦风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张文顺的来电,便直接接通。

  “您好,秦大师。”

  电话刚一接通,张文顺的声音便想起,语气与之前一样,很是尊重。

  “你好,张会长。”

  秦风开口回应,语气却不像之前那般客气,而且对张文顺的称呼也从您变成了你。

  因为,他很清楚,夏家的人这么快打来电话,多半是张文顺通风报信了,而不是像他之前所说那样去秉公处理!“秦……秦大师,对不起,原本我应该直接带人过去,将违反规定的夏家人带走,但是您也知道,夏家是咱们华夏最古老的武学势力,而且不止一次为国家做贡献,所以……”张文顺察觉到了秦风对自己的称呼变化,也能够感受到秦风的语气变了,故而先是道歉,然后才解释其中缘由。

  “所以,你不想秉公处理?”

  秦风冷冷打断。

  “秦……秦大师,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想,如果这件事情你们能够私了最好。

  如果不能私了的话,我们华武组织再介入、处理。

  刚才,夏雪松给我打电话,说他想亲自登门向您和您的朋友道歉,您看?”

  张文顺说出自己的想法,而这也是华武组织有时的处理方式。

  事实上,警方在某些案子上也会这样处理。

  但有一个前提条件:案子性质不恶劣!“张会长,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规定做什么?

  另外,我既然给你打电话了,你觉得还会私了吗?”

  秦风冷声反问。

  “——”张文顺无言以对。

  “你说夏家曾经为国家做出过贡献,这些事情,我知道。

  但是,就因为曾经的贡献,夏家人便肆无忌惮地违背和践踏华夏法律和华武组织的规定了吗?”

  秦风再次质问。

  “当然不能。”

  张文顺下意识地答道。

  “另外,张会长,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的兄弟张双全,他曾是龙牙的特战队员,他为国家做出的贡献,未必就比夏家人做的少!他刚刚因为执行任务失去一条手臂,被迫退役,而且三天后就要结婚。”

  说到这里,秦风的语气变得格外低沉:“一个曾经为了保家卫国流血流汗受伤的国之英雄,在即将大婚前,得知自己的未婚妻差点被人玷污——你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对……对不起,秦大师。”

  张文顺连忙再次致歉,他知道龙牙,也知道秦风曾经是龙牙的队长,更知道事情远比他想象的严重。

  “张会长,我再次重申,这件事情华武组织必须秉公处理!如果你处理不了,那我找华武组织总部的人处理!”

  秦风再次开口,态度极其强硬,语气斩钉截铁,声音铿锵有力,“如果华武组织认为夏家曾经有功,不能处理,那我亲自前往夏家祖地,讨个说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