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下午四点之前!

作品:重生创业时代|作者:公子不歌|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7 01:39:38|下载:重生创业时代TXT下载
  王一泽吓的双腿发软。

  真没想到,这个许逸阳竟然是胡老亲自挖来的人,早知道他有胡老撑腰,给自己个胆子,自己也不敢惹他啊!

  李云辉冷着脸说:“这件事如果不能尽快和许逸阳达成和解,等胡老从外地回来,万一亲自过问,你们麻烦就大了!”

  其实李云辉自己也担心这事儿闹大,万一胡老回来亲自过问,自己也不好交代。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王一泽在贫困生评选上做文章,也不知道王一泽挪用了学生会的公款。

  他只是觉得,这种事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后让王一泽在许逸阳面前夹起尾巴做人,大家也算是皆大欢喜。

  就在这时候,许逸阳刚好来了。

  见到许逸阳,李云辉脸上立刻浮上笑容,说:“许逸阳同学,第一天上课感觉怎么样?”

  许逸阳微微一笑:“挺好的。”

  李云辉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咱们教务处的主人李云辉,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是协调一下你跟王一泽同学他们昨天的误会。”

  许逸阳立刻说道:“李主任,我跟他们没有什么误会,有的是施暴者与受害者之间、伤害与被伤害的关系。”

  许逸阳担心李云辉想在这件事里和稀泥,万一来几句大家都是同学、以前的误会就让它过去吧,那就扯犊子了。

  所以,他一上来就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别说李云辉,就算是胡秉文的面子他都不会给。

  李云辉没想到许逸阳说出施暴者与受害者、伤害与被伤害这样的重话,这摆明是不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王一泽也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今日,真不该跟许逸阳对着干,自己可是半点便宜没占上,一直被他耍来耍去,结果现在自己倒成了施暴者了?

  要不是当着李云辉的面,王一泽早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李云辉也感觉事情有些棘手,他作为教务科主任,不偏袒任何一方、只偏袒自己,他也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然,学生被记过处分,甚至被留校察看,就算自己秉公执法,也还是自己工作的失职。

  于是他咳嗽一声,问:“许逸阳同学,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你才满意?”

  许逸阳说:“我不知道学校的校规,所以想问一下您,学生会干部威胁新生、带人踹开新生寝室门叫骂,应该怎么处理?”

  李云辉尴尬的说:“如果问题严重的话,应该作记过处分。”

  高校纪律里,有两条红线不能碰,一个是作弊,一个是暴力。

  一般,只要碰上这两个,至少都是留校察看,情况严重的,直接开除。

  留校察看这个就很严重了,因为如果消不掉处分的话,就拿不到学位证,大学几乎等于白上。

  拿到留校察看,有六到十二个月的观察期,如果在这个观察期里再犯错,那可就直接拜拜了。

  虽然王一泽没跟许逸阳动手,但昨天的事情性质确实很恶劣,而且整个大一新生都看到了,连警察都惊动了,影响很不好,秉公处理的话,确实应该是记过处分。

  王一泽等人慌得心跳如鼓,记过处分就等于是个紧箍咒,以后麻烦可就大了。

  谁料,许逸阳这时候又道:“那我请问,如果学生会的领导利用职权,恶意报复,屡次威胁我,说将来一定让我好看、让我在中海外待不下去,还说让我们寝室所有人不能评优、卡了我们其实一个同学的贫困生评选,甚至还从贫困生补助里面吃回扣,这件事又该怎么处理?”

  回扣的事情一出口,就几乎是踩上了王一泽的尾巴。

  他在学生会混了这么久,什么问题严重什么问题不严重他心里很清楚。

  自己跟许逸阳的矛盾,就算性质恶劣,也还没上升的暴力。

  但是,回扣这事儿一旦坐实,那就是品行卑劣的大麻烦!

  于是他几乎不假思索的厉声道:“许逸阳你不要胡说!”

  许逸阳没理他,对李云辉说:“李主任,您是明眼人,就他这个过激反应,我有没有胡说,您心里应该有数。”

  李云辉脸拉的老长。

  学生会的干部,竟然利用职权,恶意卡贫困生评选的事情,甚至找贫困生要回扣,这他妈真是坏到骨子里去了,还有救吗?

  随即,李云辉冷声道:“这件事我一定会认真调查,如果查出来了,一定严肃处理!”

  许逸阳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李云辉说:“我强烈要求学校秉公处理,同时也强烈要求学校对学生会加强要求,学生会干事、干部的选择一定要慎重,千万不要再找一些害群之马进来。”

  这句话,许逸阳说的是真心话。

  李云辉知道,许逸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种事情也不是让王一泽他们道个歉就能解决的。

  而且这件事影响非常恶劣,如果不秉公处理,教务处在学生面前的公信力也将受到巨大的损害。

  于是,李云辉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许逸阳同学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

  说完,又道:“你放心,你们寝室那个同学,我一定会亲自处理他的申请,你让他直接把资料交到我办公室来!”

  许逸阳摇摇头:“不必了李书记,他现在已经脱贫致富了,不需要再申请贫困生补助了。”

  王一泽几人心里恨死了许逸阳。

  这家伙真的是死咬到现在也不肯撒口啊!

  至于吗?给条活路不行吗?

  面对王一泽几人愤恨的眼神,许逸阳连理都不带理的。

  这几个小毛蛋在他眼里连个屁都不算,要不是这几个家伙惹到了自己头上,自己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

  只能说他们嚣张跋扈惯了,这次惹错人了。

  而且,这才哪到哪?

  他挪用学生会公款的事情,自己还没说呢。

  许逸阳正要开口给他致命一击,就在这时候,一个中年人次匆匆的走了进来,那人一进门,李云辉便好奇的问:“老刘,你怎么来了?”

  对方指着王一泽说:“我来找他!”

  说完,一脸焦急的问王一泽:“王一泽我问你,你是不是把学校的元旦晚会节目统筹金给花了?”

  王一泽一见这人,顿时如遭雷击。

  完了,倒霉的事儿真是一个接着一个。

  来的这个人,是团高官刘启才。

  他是收到徐亚楠的提醒,刻意过来确定那六万块钱统筹金去向的。

  徐亚楠昨天把那六万块钱给了王一泽,就没再操心这件事,但是今天早上到了班里,就听到一个谣传,说是王一泽他们从大一新生这里坑了七八万块钱,然后全砸进去收军训服了。

  其实,大二、大三、大四的老生,听到这个传闻多半是不信的,因为王一泽就算是累死也不可能从大一新生那里坑这么多钱。

  不过,徐亚楠一听这话,就立刻觉得不对。

  传言王一泽花了八万块钱收军训服的那个时间节点,恰好在王一泽费劲巴拉的把那六万块钱统筹金,从自己手里拿走的当天晚上啊!

  她意识到事情可能有点严重,于是立刻去团委找刘启才,刘启才一听,这还了得?万一这六万块钱没了,自己也要跟着负责,于是急匆匆就去找王一泽,一听说他在这,就又匆忙找了过来。

  王一泽急忙摆手说道:“刘书记,那钱一直在我卡里,我可一分都没动啊!”

  刘启才点点头:“好,既然在你卡里,那你现在就去把钱取出来,一分不少的送到我办公室!”

  王一泽一听这话,便知道在劫难逃,刘启才竟然一点缓冲的时间都不愿意留给自己,现在让自己去哪给他弄钱?

  刘启才见他不说话了,立刻冷声质问:“王一泽,你再不说实话,这就不只是钱的问题了!”

  王一泽想死的心都有了。

  六万块钱已经化作一千五百套军训服,连同之前那五百套,一起堆在自己寝室里了。

  许逸阳心里冷笑,看你怎么补这个窟窿,你那两千件军训服,连五万块钱都卖不到,而且就算能卖五万块钱,你现在也不可能把它变现。

  王一泽此时也已经彻底怕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狡辩和回旋的余地,现在除了主动承认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他只能嗯瓮声瓮气的解释道:“对不起刘书记,我跟您坦白,那钱被我借用来收购军训服了,等我把军训服脱手之后,就立刻把这笔钱补上!”

  刘启才一听这话,顿时炸了。

  他怒吼道:“好你个王一泽,你胆子可真够大的,连学生会的公款也敢挪用?!”

  王一泽吓得浑身发抖,一害怕,眼泪就流了下来,他哽咽着说:“对不起,刘书记,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想着倒卖军训服能挣点钱,但没想到最后砸在了手里,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把钱凑出来还上!”

  刘书记冷声道:“行了王一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如实向学校反映,另外,如果你们几个人,想从轻处理的话,今天下午4点之前,把徐会长给你的钱一分不少的还回来,不然的话,我就要通知你们的家长、让他们过来一趟处理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