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二十七章 做法

作品:抬龙棺|作者:微胖大叔|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6 03:18:13|下载:抬龙棺TXT下载
  我和老霍谭金楚思离四个人就站在一旁静静的观望着,也不上前拆穿他,只是想看看他到底在耍什么鬼把戏。

  如果这个道长是有真本事的人那这一切自然是皆大欢喜,但可别忘了,这背后还是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存在着的。

  那群人。

  那群家伙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管?

  恶鬼的突变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那群家伙所引起的,他们绝对不会看着这个道长简简单单的将恶鬼解决掉,所以我们几人才会在一旁看着,生怕会出现一些控制不了的场面。

  村民们很快就准备好了道长需要的东西,而且一张桌子也搬到了村长家的院子当中。

  只看到那名道长有模有样地站在了桌子面前,他摇了一下手中的铃铛,紧接着用手沾了沾碗里面的清水,叮当响,水滴落地,紧接着一张黄符扔在了面前的地上,黄符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这一招一式把周围的村民都唬住了,村民们大气都不敢喘,直直地盯着道长。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我们所经历的可要比现在这名道长所施展出来的还要厉害,只可惜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

  “咱们还是别打扰道长了,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本事,谭金老霍你们两个人到一旁看着,别让那群家伙出来捣乱,我感觉他们现在还在村子里。”我对着谭金,老霍吩咐了一番。

  他们两人来到了院门口,而我和楚思离则在院子里招呼。

  事情还在继续。

  道长将那碗鸡血端到了手中,紧接着他又拿起一只毛笔在村长的那口黑棺材上抹了几道,似乎在撰写着一个符文。

  然而不管道长再怎么用力,鸡血似乎没有办法抹到上面。

  道长急了。

  他嘴里念念有词,袖子里面一张黄福飘出,紧接着落到了他的手里,被道长极其快速的贴在了棺材盖上。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按照道长的这个方法也不是不可行,只是村长被挖空了心脏,而且还不知道那群家伙到底对村长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现在单单是用这种方法还是没有办法应对。

  果不其然。

  就像我想的一样,就算道长已经将黄符贴在了棺材盖上那鸡血仍然没有办法在棺材盖上画出符文,村民们嘀咕了起来。

  只见道长面目狰狞,嘴里念念有词道:“人鬼殊途,人有人间界,鬼有鬼道,你既然已经是鬼随时冤死,那就尽快跟随黑白无常前往冥界,不要在人间霍乱众生!”

  说完两张黄符在空中抛出。

  紧接着道长将一碗鸡血泼在了空中,火焰瞬间燃烧了起来,这个团火焰却有些奇怪,火焰形成了一个光圈,朝着那口棺材缓缓的落下,直接印在了棺材的上面,不出一会儿便闻到了一股焦烟,而在棺材盖上也出现了一个烧灼的痕迹。

  棺材却响动了起来。

  棺材的情况并没有因为道长的施法而停止响动,反而因为道长的原因变得更加剧烈,也下到了周遭观望的村民。

  “道长,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村民走了过来询问道。

  道长抹了抹头上的虚汗:“放心放心,棺材里面的人运气实在是太重了,仅凭小道的力量还是没有办法应对,不过你们放心,我可以暂且压制住这只冤魂的力量,到时候只需要找到一个镇压的方法就能防止他为祸众生。”

  道长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放弃,他将先前村民们准备的黑狗血也拿了出来,以及准备的一些鸡蛋之类的东西。

  村民们很识趣的拿来了一个盆子。

  只见道长将面前的鸡蛋全部打落在盆中,将黑狗血也一并倒入到了盆里面,盆里的液体看上去让人作呕还有一种难闻的气味,就连身旁围观的村民都忍不住掩住了口鼻。

  但是道长却不以为然。

  他将两根香烛放在了村长的棺材前,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将香烛点燃,紧接着将那一盆液体端了过去。

  啪!

  道长将盆里的液体全部泼在了棺材盖上。

  原本黑漆漆的棺材,因为黑狗血的原因,看上去有些鲜红的感觉,而且棺材整个上面都散发着一种让人作呕的气息。

  里面的气味很浓重。

  腐烂的气味加上血腥味,再加上生鸡蛋的那种味道,三种味道夹杂在一起,让人都感觉有些头昏脑胀。

  不过这倒是有些作用。

  原本还在响动的棺材因为道长的这一番举动倒是停下来了。

  道长看了一眼身旁的棺材,又看了一眼村民,脸上重新恢复了那种笑容可掬的模样:“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接下来你们一定要听我的嘱咐,把这人下葬的时候,一定要在他的棺材旁边种一棵桃树亦或者是柳树,这样子能够起到镇压的作用,也可以在棺材坑里放置两张符文。”

  村民们急忙点头。

  我朝着道长走了过去,笑了笑说道:“道长好手段。”

  那道长十分客气地对我作揖说道:“无量天尊,频道也只会这一点点罢了,刚才动用这些力量也只能够暂且压制住,至于会不会有大的事情发生贫道还说不清楚。”

  我笑道:“原本还对道长有一些怀疑,不过看到道长的手段时,在下实在佩服,不知道道长是师出何门何派?”

  话虽是这么说,但我对这名道长的身份仍然存在着怀疑。

  我毕竟也是干这一行的,对于一些规矩还是非常明白的,黑枸杞和鸡血虽然能够暂且压制住村长的那口棺材,但是压制的时间非常短,那符文上的内容我也能够看明白。

  看上去并不是起到压制怨气的。

  “我是云游的野道人,至于何门何派这一点倒也说不清楚。”道长倒是十分客气地和我交谈了起来。

  “不如道长超度一番吧,这冤魂身体内还留有怨气,若是超度一番,说不定能够将他这口怨气消散。”我看着这名道长说道,一来二去,还是想要再试探一下道长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