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二十章 学院赏从不媚俗

作品:绝对一番|作者:海底漫步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7 02:36:57|下载:绝对一番TXT下载
  学院赏的颁奖典礼是录播的,听起来有些无厘头,很难想象马上都要二十一世纪了,一个号称放送界最有影响力的奖项,竟然依旧采用这么传统的方式,但这确实是事实——学院赏涉及范围非常广泛,包括电视剧、电台广播、新闻节目、广告设计等多个方面,每方面又细分为大赏一个,优秀赏三个,选赏十个,此外再加上近五十个各类型的个人赏,导致整个颁奖典礼磨磨唧唧,耗时良久,必须经过剪辑后才能放送,不然观众受不了。

  因此,通常情况下是颁奖典礼的第二天,报纸上先公布了获奖名单,然后观众才能在当晚看到颁奖典礼——听起来就很蠢,对观众来说谁得奖毫无惊喜,但学院赏名气大,就算这样仍然有20%以上的收视率。

  于是,等次日早报一出炉,舆论一片哗然。

  NHK的《幕府将军最后的妻》横扫学院赏,取得了大满贯成就,而《奥姬》颗粒无收,连选赏都没混到一个,简直匪夷所思。

  无数剧评人在询问《奥姬》不能得奖的原因是什么,仅仅是因为千原凛人和放送学院有矛盾吗?那学院赏岂不是演变成了斗气的工具?

  这个奖项不该是颁给一年中在放送领域中最优秀的作品吗?

  《奥姬》的质量摆在那里,哪怕千原凛人就是个败类人渣,但他确实拍出了好的作品,那就应该给他啊!

  观众们还没反应过来呢,中立剧评人先不干了,他们或是真喜欢《奥姬》这部剧,或是随大流替《奥姬》鼓吹了近一年,已经骑虎难下,现在《奥姬》受到这种对待,他们感觉很受侮辱——敢情我们的意见无足轻重,作品好不好全是你们说了算?我们赞美了快一年了,最后不说大赏了,连个优秀赏都没有?

  你这是搞我们还是在侮辱我们的专业素养?NHK拍的大河剧和千原拍的大河剧,这是一码事吗?后者开创了一个新流派啊!

  大多数剧评人根本不认可这个结果,怒气满满,甚至千原凛人的铁杆支持者龟田贯太在当天晚报上就直接表明了态度:学院赏已经丧失了存在的意义。

  他在文章中直接替千原凛人叫屈,《半泽直树》时,千原凛人是刚入行的新人,学院赏以给奖太早,有可能拔苗助长毁了他为由,只给了个优秀赏,这还勉强说得过去,但随后的《非自然死亡》、《无家可归的小孩》都是社会反响强烈的好剧,这仍然不肯给大赏,其中必然有猫腻。

  而现在这种猫腻通过《奥姬》这部无可置疑的好剧,已经大白于天下了——放送学院堕落了,它已经从一个非盈利性质的公益性机构,演变成了一个利益纠葛复杂的官僚团体,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学院赏,不再值得信赖,它的评价对作品来说,并非公正客观的,观众根本不能再相信,谁信谁傻子。

  他没有指明学院赏已经变成了NHK及四大商业台“分猪肉”的场所,只为了在录像带、光盘出售出租市场上获得更大的收益,但言语之间无处不透着这个意思,把以前一些只有圈内人心照不宣的事直接公布天下。

  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来《奥姬》的剧迷就数量庞大,对自己喜欢的剧被无视感到愕然,又看看报纸上剧评人们的明讥暗讽,顿时对学院赏印象大坏——评奖如果还要考虑电视台大小,那这奖确实信得不得了,真得奖的未必是最优秀的剧,果然谁再信谁是傻子。

  没人想当傻子被人利用,有不少剧迷甚至跑到了NHK的官网上抗议,表示再也不会支持学院赏了——这帮人搞错了,NHK和放送学院有历史渊源,名字很像,但不是一家的。

  而放送学院的执行委员会在投票做出要无视《奥姬》时,已经知道会受到很大的舆论压力了,但也没想到刚刚开始压力就这么大,如同怒潮拍岸,几乎所有人都在表达不满,但他们坚信一点:学院赏有资格评定作品的好坏,三十多年历史来沉淀下来的威望,足够抵御任何风浪,只要挨过这一段时间便好,没什么了不起的!

  他们在面对舆论压力时,不但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更加强硬了:

  放送学院一直以来是放送行业的导向,从始至终都是在为优秀的作品提供更好的展示舞台,一切只从作品是否优秀这个角度出发,评选以前是由七百名会员匿名投票决定的,现在也是由七百名会员匿名投票决定的,公平公正一直以来是我们的信条,将来也仍然会如此!

  我们只会给优秀作品荣誉,一切以放送界资深专业人士的判断为准!

  他们不肯承认故意不让《奥姬》得奖,发言人更是面无表情,透着一股子专业人士考虑的更全面,视角更广阔,做出了评判一般人理解不了也正常的姿态,高高在上的姿态,甚至把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都有些激怒了——以前你们如日中天,没人敢反抗你们,但现在有了,还这么傲?

  其中一名记者都没等到被点名就直接起身问道:“您的意思是,哪怕全国近五千万观众集体认为是优秀作品,只要放送学院的700名会员不认可,这就不是好作品了吗?”

  这问题很尖锐,但放送学院的发言人更没客气,马上冷冷道:“人多并不代表正确,学院赏从不媚俗!”

  放送学院强硬到了极点,他们也没有后退的空间,不但声明很强硬,还把到场的一部分记者怼了一顿,一派自身骄傲绝对不容亵渎的姿态,但事情发展到第二天,颁奖典礼的收视率给了他们当头一棒——从往年20%以上直落到了10.8%,差点掉了一半。

  往年得奖的剧哪怕是幕后操作出来的,终归是四大商业台的顶尖作品,水准还是不错的,自然有一批粉丝会支持,但今年《奥姬》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千原凛人开挂开得太猛,“美颜滤镜”基本把男性观众一网打尽了,剧情中爱恨情仇的意味又很浓,女性观众特别吃这一套,造成了《奥姬》的粉丝几乎占据了绝大多数观剧人群——42%的收视率不代表只有42%的人看,还有大批临时有事的,喜欢事后补剧的,定时录像等攒多了看的,真说观众,《奥姬》在全曰本恐怕前前后后能有七八千万人看过。

  现在《奥姬》没得奖,有的粉丝觉得自己喜欢的剧没得奖,那颁奖典礼没什么看头,就不浪费时间了;有的粉丝则受到了舆论影响,觉得一个不公正的奖没必要看,看了纯属自找恶心,自然也不会看了,而更多的一部分是觉得心里不舒服,觉得该死的学院赏认为他们的喜好无关紧要,干脆串连起来抵制它。

  放送学院又挨了一耳光,但它无所谓,它本身并不多在乎收视率,不过随着事情的进一步发酵,在《日本联合新闻报》上,终于有人匿名把事情始未捅到了大众面前,把《奥姬》不能得奖的事整个梳理了一遍,给读者们说了个明明白白,好好做了个科普:

  连续三部好作品没拿到应有的荣誉,总拿年轻说事,千原凛人老师很生气,在去年直接退席抗议,表示再也不参加学院赏评选了;

  今年学院赏题名阶段,千原凛人老师说话算数,果然表示不参加了,关东联合也支持他的决定,表示《奥姬》不会接受学院赏题名;

  放送学院很愤怒,却顾忌《奥姬》这部剧非同一般的影响力,担心自身公信力受到严重置疑,很是骚扰了一阵子千原凛人老师,但千原凛人老师仍然不肯出席颁奖典礼,并且坚决不接受题名;

  本来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但刚巧关东联合换了新台长大桥瑛士,放送学院又背后说动了这位愚蠢的新台长,企图强迫千原凛人老师出席颁奖典礼。千原凛人老师铁骨铮铮,顶住了压力,仍然拒绝了,不过放送学院却拿到了《奥姬》这部剧的题名权,企图保住自身公信力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紧接着,在颁奖典礼上,《奥姬》剧组成员却违背新台长大桥瑛士的命令,无一到场,令放送学院无法下台,最后干脆彻底无视了这部剧。

  这就是《奥姬》竟然连“选赏”都没拿到的原因,如同一部精彩大戏,原本只是圈内人才可以详细了解到,普通观众是接触不到这些信息的——普通观众甚至都不知道关东联合换了台长,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而且《曰本联合新闻报》可不是八卦小报,是东京放送TEB的上级报业集团中的一员,历史悠久,公信力极强,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就信了。

  随后这件事就被彻底定性了,放送学院这帮老古董先是瞧不起千原凛人这毛头小子,一直因为种种原因不肯给大赏,等人家拍出了无可置疑必须给大赏的作品了,又非要弄了人家来参加,人家不肯还背后使坏,但公道自在人心,就算强行拿到了题名,剧组却又跑了个一干二净,终于没招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开始赤果果的打击报复!

  真是无耻之极!

  一时之间,就连那10.8%看了学院赏颁奖典礼的观众都后悔了,恶心的像是生吞了一只老鼠。

  然而事情到这还不算完,樱岛、朝月、富士山等电视台背后的报刊先后发表了类似的文章,主要侧重点就放在了大桥瑛士勾结了放送学院搞幕后交易,没成功还成了笑柄,猛烈推波助澜,没用了三天,别说圈内了,就连路边的野狗听到大桥瑛士的名字都能抬头看过来。

  在这股风潮之下,鄙夷放送学院之余,不少人也开始担心千原凛人得罪了新台长,估计要倒大霉了——肯定要倒大霉了,新台长被这么落了面子,几乎成了业内笑柄,不给千原凛人两下子,以后在电视台还怎么抬得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