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56章 简单却没有人想到的办法

作品:动力之王|作者:千年静守|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29 13:27:47|下载:动力之王TXT下载
  自己先试试?

  比尔·福特与李·艾科卡、罗斯·佩特罗分别对视着,三人都有些心动:如果能够在提交IIHS测试之前自己先测一下,做到有的放矢、针对不足的地方提前进行补强,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问题在于……

  “费尔南德斯先生,这个测试中心的归属问题怎么算?”罗斯·佩特罗问道。

  “这次的临时测试,咱们四家公司共同出资,如果这次临时测试完成之后大家觉得有必要保留这个测试中心,咱们到时候在讨论。”陈耕毫不犹豫的道。

  “好,就这么办。”比尔·福特当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克莱斯勒没问题。”虽然只是战略执行委员会的总顾问,但李·艾科卡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我们通用汽车也没问题。”罗斯·佩特罗紧随其后。

  “既然大家都没问题,那就这么定了,”陈耕点点头:“等IIHS正式的测试结果出来之后,大家把能发动的媒体都发动起来。”

  这个不用陈耕说,比尔·福特、李·艾科卡和罗斯·佩特罗三人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们三人的看法空前的一致:在没有任何事先准备的情况下,东瀛汽车不可能有丝毫的胜算,到时候美国本土汽车产业就可以用“事实”来说话,告诉民众东瀛汽车的安全是多么的不靠谱。

  想到东瀛汽车这么毫无察觉的栽了个跟头,比尔·福特心底忍不住快意起来,他兴奋的道:“费尔南德斯,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干脆一起说出来吧。”

  罗斯·佩特罗和李·艾科卡齐声附和道:“没错,费尔南德斯先生,把您的办法都说出来吧。”

  面对兴奋的、仿佛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狠狠的坑了东瀛人一把的三人,陈耕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卖起了关子:“第二个办法先不提,先生们,用我们华夏的话来说,不管我们用什么办法,这些只是治标,没办法治本,想要在竞争中赢得东瀛人,归根到底还是要想办法将我们的竞争力提上来,让我们的产品在质量的可靠性、油耗的经济性和价格方面都具有一定的优势才行——怎么提升我们的竞争力这个问题,大家想过没有?”

  怎么提高我们的产品竞争力?

  对于陈耕的这个问题,比尔·福特三人都有些懵,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一会儿,比尔·福特苦笑一声:“费尔南德斯,你有什么办法就尽管说吧,如果我们有办法,也不可能在这些年里任凭东瀛人的市场占有率一路攀升而没有任何办法了。”

  严格来说,从80年代中期到今天的这10年时间里,浴火重生的AMC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东瀛汽车是美国市场最大的受益者,陈耕不用说,如果没有他的出现,这会儿的AMC汽车已经倒闭了,而现在,AMC汽车已经是一家在欧洲、北美、中美以及南美都有自己的生产工厂的、全球年销量超过450万辆汽车的超级巨头;

  至于李·艾科卡,他一手将曾经濒临破产的克莱斯勒汽车带到了今天的地步,可谓居功至伟,可到了后期,醉心于名利的他将更多的精力用在了上节目、自我吹嘘上,再加上92年之后退我,导致最近几年的克莱斯勒汽车不但问题频出,市场占有率更是下降了不少。

  而AMC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东瀛汽车挤占的是谁的市场?当然是福特汽车可通用汽车的市场,虽然福特和通用的产能没有缩减多少,但在北美的汽车年销售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福特和通用的产能没有随之扩大,本身就说明了他们的退步。

  只是现在有求于陈耕,那些伤感情的话就不用说了。

  “那我就直说了,”陈耕微微颔首:“一直以来,咱们大家都是自己搞一摊子,你搞发动机,我也搞发动机;你搞变速箱,我也搞变速箱;你搞底盘,我也搞底盘。在我看来,这是巨大的浪费!”

  陈耕的话,让比尔·福特、李·艾科卡和罗斯·佩特罗都是颇有些不服气:一直以来我们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可你竟然说我们这么做不合适?那你倒是说说,我们这么做哪儿不合适了?

  “我知道你们不服气,觉得我大言不惭,但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操作?比如发动机吧,”陈耕说道:“我们其中的两家公司、三家公司或者四家公司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发动机技术联盟,大家一起出资研制新的发动机,研发过程形成的技术以及最终的产品、相应的专利归双方共有……具体的细节,如果大家有合作的意愿,那咱们就再细谈……这意味着我们只花原来一半的钱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咦?还可以这么操作吗?

  比尔·福特、李·艾科卡和罗斯·佩特罗都被陈耕的奇思妙想给镇住了。

  下一秒,他们心里自己就得出了答案:对啊,为什么不可以呢?

  还是以发动机为例,为了满足市场的需求,大家的发动机在排量上都差不多,你有的排量我也有,在结构上也基本上都是底置凸轮轴OHV结构,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能像是费尔南德斯·陈说的这样,两家、三家或者干脆就是四家公司联合起来,大家一起研制一款甚至是一个系列的发动机,专利以及相关的技术归大家共同拥有?

  如果这么操作,起码研发成本是节省了许多——要知道,一款发动机的研发成本那可是以亿美元为单位来计算的。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为什么这么些年了,连简单的降低成本的办法都没想到?

  “这种合作方式,除了可以降低研发成本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硬件的采购规模扩大了,”陈耕再次说道:“考虑到可以将一些更高等级的技术下放,所以理论上可以将同一个零部件的采购规模扩大一倍还要多,这就意味着同样的一个零部件,我们有了更强的议价能力,可以更有效的降低成本,而更低的成本,就意味着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有了更加强大的竞争力。

  发动机我们可以这么合作,而同样需要巨额的研发资金的变速箱和底盘,我们也可以这么合作……”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罗斯·佩特罗打断了:“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有个问题。”

  陈耕点头:“你说。”

  罗斯·佩特罗问道:“这么做的确可以大幅度的降低成本,但我们各家公司的个性如何体现出来?”

  这倒是!

  刚刚沉浸在这种合作模式可以大幅度降低成本的喜悦当中的比尔·福特和李·艾科卡,一下子警醒起来:没错,这么做确实是可以降低成本了,但我们自家的个性又该如何体现?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竟然觉得无法解决?”陈耕诧异的道:“办法有很多啊,就拿发动机来举例吧,首先一个就是标定逻辑,我们一起研发的是发动机这个硬件本身,但大家会把自家的发动机标定逻辑共享出来吗?每家公司的标定逻辑不同,最终,哪怕是同一台发动机,体现出来的处理特性能一样吗?

  然后第二个,就是硬件本身个别细微之处的不同,比如我们AMC和福特合作开发了一款发动机,这款发动机的绝大部分零部件我们两家公司都是通用的,但福特出于自己的需求,将活塞的行程增加了一毫米,或者气门的行程缩短了一毫米……

  这一点点细微的不同,配合不同的标定逻辑,体现出来的发动机特性完全不一样,在驾驶者看来就是完全不同的两台发动机。

  发动机是如此,变速箱也是如此,甚至底盘更是如此……”说到这里,陈耕摇摇头:“你们怎么会担心这个问题?”

  比尔·福特、李·艾科卡和罗斯·佩特罗三个人的老脸通红,恨不得一头跳进海里去。

  太丢人了!

  妄自自己平日里还以专家自居,竟然忘记了竟然可以在标定和活塞行程、气门行程等这些地方做文章,就像是费尔南德斯说的那样,这些细微之处稍微做点文章,就可以让这台发动机、变速箱或者底盘体现出自家的特性,这完全不是问题啊,而相应的,研发方面的成本和硬件方面的成本却可以下降一大截。

  成本的下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家产品的竞争力的提升啊。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妄自自己平日里还以专家自居,竟然忘记了竟然可以在标定和活塞行程、气门行程等这些地方做文章,就像是费尔南德斯说的那样,这些细微之处稍微做点文章,就可以让这台发动机、变速箱或者底盘体现出自家的特性,这完全不是问题啊,而相应的,研发方面的成本和硬件方面的成本却可以下降一大截。

  成本的下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家产品的竞争力的提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