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84 返程

作品:医品至尊|作者:纯黑色祭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5 06:54:00|下载:医品至尊TXT下载
  “记住,我叫安息,不叫黛布拉,可别还错人情了哦。”

  安息再次突如其来的传音,让丁宁脸上露出愕然之色,随即恍然明白了点什么。

  若黛布拉不是黛布拉,而是安息乔装而成的,那她送出这个人情似乎就能做出合理的解释了。

  但不管怎么说,安息这个人情他是欠下了,以后有机会再偿还给她吧。

  想通一切对丁宁立刻释然了,感受着水武魂正在快速赶来,浑身一阵放松,眼睛一翻,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当他再度醒来时,飞舟已经进入了神州国的国境,看着满脸担忧死抓着自己的手不放的迪巴,挤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迪巴,对不起,这次是我连累你了。”

  “我是你女朋友,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再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感觉怎么样?好点没有?”

  迪巴娇羞的埋怨道,眸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关切之意。

  丁宁敏锐的察觉巧姐儿他们几位师父那促狭的眼神在他和闭目疗伤中却黑着脸的老爹身上悄悄流连,而孔蕾也似笑非笑的斜吔着他,龙落也是一脸的坏笑,顿时感觉头皮一阵的发麻,讪讪的干咳一声:“我没事,就是有些脱力,休养两天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

  迪巴没有察觉诡异的气氛,露出如释重负般的欢喜笑容。

  由于太过于关心丁宁的身体,自从上了飞舟她就一直死死的抓着丁宁的手不松,跟其他人基本上没有交流,只当是丁宁的同伴,哪里会知道未来的公公也在身旁,否则,以她的性子,当着公公的面,哪里好意思这么大胆的真情流露。

  “对了,蜜姐很担心你,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我都没接,你先给她回个电话报平安吧。”

  丁宁被巧姐那促狭的眼神盯的浑身不自在,干咳一声讪讪的冲迪巴道。

  “噢,我该怎么跟她说呢?”

  迪巴苦恼的道。

  丁宁也有点头疼,挠了挠头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总不能告诉杨蜜,迪巴被米国生化战士给绑架了,又被他救回来了吧,杨蜜要是能相信才怪了呢。

  可若不实话实说,迪巴莫名其妙的玩失踪,这可和她一向的行事作风不符,在杨蜜那里也交代不过去啊。

  “这还不简单,就说被绑匪绑架了,你去把人救了出来。”

  孔蕾笑嘻嘻的出主意道。

  迪巴微微一愣,这跟实话实话有什么区别?

  丁宁却眼睛一亮,笑着道:“好主意,既是真话,也能有个交代,只是绑匪不是米国佬,而是国内的绑匪,没有这个无法解释的时间差,那就一切都能说的过去了。”

  迪巴这才恍然,兴奋的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说我被米国人给绑架了,蜜姐肯定不信,但被国内绑匪给绑架了,那可信度还是很高的,只是……”

  说到这里,迪巴又有些为难的道:“要是蜜姐报警怎么办?”

  “放心吧,不会的,你是公众人物,一旦报警,这件事情就会闹的满城风云,会对你的工作和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蜜姐若是要报警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丁宁笑着安慰道。

  “哼!现在都学会教人撒谎了。”

  闷不吭声的丁猎眼睛都没睁,却突然开口呛道,让丁宁脸上一阵尴尬。

  迪巴有些不满的瞪了老爹一样,嘟着嘴道:“大叔,那叫善意的谎言。”

  “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不还是谎言?”

  丁猎却针锋相对的说道。

  丁宁心里暗自叫苦,唯恐迪巴惹恼了老爹,连忙拽了拽她,暗示她不要再争辩,孔蕾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偷笑,说实话,她对这个始终没给她好脸色看的公公也打心眼里怵得慌。

  可迪巴一向是个极其有主见,个性极强的人,又觉得自己占着理,哪里肯示弱,不卑不亢的分辨道:“虽然同样是谎言,但也要看出发点是好是坏,如果出发点是恶意的,那就是欺骗,可若是出发点是好的,那就是善意的欺骗。”

  “不管好坏,终究还是谎言,那就是在撒谎。”

  丁猎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和迪巴硬是杠上了,让丁宁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夹在中间是里外不是人。

  “那我想请问大叔,难道你这辈子就从没撒过谎?哪怕是对自己的亲人?”

  迪巴分毫不让的会怼道。

  “当然……”

  丁猎理直气壮的说道,可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的闭上了嘴巴。

  “哼,我还以为你敢大言不惭的说从来没有骗过我呢?”

  丁宁满脸幽怨的冲着老爹说道。

  丁宁的表情有些尴尬,恼羞成怒的道:“我那不是撒谎,是隐瞒,和撒谎是两个概念。”

  “隐瞒不也是欺骗?”

  丁宁冲着脸色有些愕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的迪巴挤眉弄眼的笑了笑,强词夺理道。

  “我……哼,我那是为了你好。”

  丁猎憋的脸色涨红,气乎乎的冷哼一声。

  “那迪巴也是为了她的朋友好啊,所以才会善意的欺骗,噢,不是欺骗,是隐瞒。”

  丁宁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个小混蛋,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竟然敢跟你老爹犟嘴了。”

  巧姐儿凶巴巴的揪着丁宁的耳朵假装教训道,眉眼间却全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啊,疼疼疼……你轻点,我错了还不行吗?”

  丁宁知道巧姐儿是唯恐老爹恼羞成怒,故意打圆场,表情极度夸张的连连求饶道。

  孔蕾掩嘴偷笑,迪巴却呆若木鸡,大脑中一阵阵的空白,天啊,那个大叔竟然是丁宁的老爹,岂不是说,他是自己未来的公公。

  迪巴啊迪巴,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没过门呢,竟然就大不敬的跟公公吵架,公公对你的印象一定差到了极点,完了,这该怎么办才好。

  看着迪巴如丧考妣的样子,丁宁忍不住一阵阵的心疼,幽怨的瞥了老爹一眼,嘀咕着看情况,必须得把老妈搬出来救驾了,狐假虎威的嘟囔道:“人家都说婆媳关系难处,你倒好,当公公的反而跟儿媳妇较上劲儿了,有你这样当公公的吗?我看我妈就没那么难伺候,看到儿媳妇开心的嘴巴都合不拢。”

  丁猎眼角抽了抽,没吭声,他欠苏宁香的太多太多了,她就是他的死穴,丁宁把他搬出来,他一点辙都没有。

  迪巴又懵了,我没见过婆婆啊,什么叫婆婆看到儿媳妇开心的嘴巴都合不拢?

  丁宁猛然察觉失言,顿时一阵的心虚,眸光闪烁着也不看迪巴那懵圈的眼神,干咳一声扯开话题:“对了,老爹,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伯父,对不起,刚才是迪巴太没有礼貌了,请您一定不要生迪巴的气。”

  迪巴却突然发声,站起身来冲着丁猎躬身九十度,满脸忐忑的道歉道。

  丁宁苦笑不已,他知道老爹根本不会跟一个女孩子计较,他这是变相的在表达对自己的不满呢,迪巴就算不道歉,老爹也不会真的放在心上。

  果然,丁猎虽然恼丁宁花心,但他一个大老爷们,还是个长辈,又怎么可能会跟迪巴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更何况,他内心还是很欣赏迪巴的性格的,摆了摆手,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算是和善的笑容:“不用道歉,你这姑娘挺好的,就是宁儿这孩子不像话,我是在敲打他呢。”

  “丁宁很好的,他真不是在教我撒谎,是因为我要给我公司的老板,也是我的闺蜜一个解释,又不愿意她为了我担心,所以我才想给她一个能让她接受的解释,这都是我的错,伯父你千万别怪丁宁,要怪就怪我好了。”

  迪巴鼓足勇气,神色极为真挚的说道。

  丁猎哭笑不得,狠狠的瞪了在一旁暗自偷笑的丁宁一眼:“你啊你,人家多好的姑娘啊,你也不嫌亏心的慌。”

  丁宁笑容一窒,臊眉耷眼的小声嘟囔道:“我亏心啥啊,我是真心喜欢迪巴的。”

  迪巴俏脸一红,心里甜滋滋的,却没发现孔蕾在一旁暗自翻白眼,心里还暗自腹诽道,你哪个媳妇不是真心喜欢啊,当着你明媒正娶的老婆面说喜欢其他姑娘,你就不亏心吗?

  “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别让我知道你做出什么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不然,我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

  丁猎也是拿这个厚脸皮的儿子没辙了,头疼不已的道。

  “我要是狗腿,你是啥?”

  丁宁不服气的嘟囔道,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看老爹脸黑的跟碳似的,连忙露出很狗腿的笑容讪讪干笑道:“我嘴贱,我该打。”

  说完还似模似样的轻轻打了自己几个耳光,差点没把丁猎气笑了。

  巧姐儿被他那贱样逗的咯咯直笑,拧着他的耳朵笑骂道:“你这孩子,几年不见,怎么学的这么油嘴滑舌,可跟你老爹的脾气性格可一点都不一样。”

  “幸好我长的随我妈,要是我长成老爹那样,恐怕找媳妇都难。”

  丁宁浑然不顾老爹那杀人似的目光,嬉皮笑脸的调侃道,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是不是?连老爹都敢取笑了。”

  丁猎横眉竖眼的笑骂道。

  “不是我取笑你,你本来长的还凑合,可现在脸上多了几道疤,看起来就有些吓人了,不是我说你,马上你就要见到老妈了,你真打算就这样子去见老妈?难道你不会自卑吗?”

  丁宁振振有词的道。

  “大哥,虽然宁儿这话说的难听,但却很有道理,你的脸,也是时候恢复了。”

  巧姐儿眼圈儿微微泛红,情绪有些激动的道。

  因为她很清楚,丁猎就是因为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的村寨被人血洗,还害的她丢了女儿,让他愧疚于心,觉得无颜面对她,才会自毁容貌,还更名丁无颜。

  “是啊,大哥,当年的事情根本怪不得你,更何况我们已经杀光了那些当年血洗巧儿村寨的敌人,马上就要见到大嫂了,你总不能真以这副模样去见大嫂啊。”

  段小武也在一旁劝说道,孟文瀚虽然没有开口,但也连连点头表示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