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虎衔尸

正文 第二五六章:灵魂回响

黑虎衔尸 燕南追 4650 2019-10-10 03:17

  灰痕洞天内,裹成大粽子似的老刀已经陷入昏迷。寒冰龙纹蛛的蛛丝蕴毒,麻痹冰寒交错,中人立僵,并不会立即送命,不过时间久了冻僵了就很难说了。

  老刀看似衰老,其实真当壮年,燕三一直等到蛛丝化为絮状后方才松一口气,这把老刀总算冻硬了,只剩下一息尚存,气息奄奄。

  寒冰龙纹蛛的蛛丝有些特殊,它可以在极短时间能凝固成法器男伤的粗丝,但存在的时间也只有半个小时。半小时之后,蛛丝中的毒性和坚韧部分全部会挥发殆尽,只留下飞絮状的飞灰,风吹成粉,彻底无踪。

  老刀等若被生生冻了半个小时,即便他一刀倾城此时也成了待宰羔羊。

  凭心而论,燕三要正面对上老刀和他的秋水长刀胜算很小,至少那秋水一样的刀光燕三很难抵挡。燕三擅长拳脚和搏命,老刀擅长刀法,本来不是一个领域的东西,更何况刀怎么也比手长,天生占了便宜。或许绝生死燕三会最终活着,但只论胜负,燕三接不下老刀的秋水长刀。

  可惜,这注定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

  趁着老刀还处于浑浑噩噩的濒死状态,燕三眼中骤然一片幽深,宛若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将额头触碰上老刀的额头。

  魂术,灵魂回响。

  本来这个魂术也可以通过眼神交接发动,但老刀的刀实在太恐怖,万一挣脱魂术给燕三来一刀那才见鬼。为保险起见,燕三只得跟老刀头碰头,将魂元侵入老刀的灵魂。样子比较暧昧,像是两个基佬……不过不要紧,贝红鱼连男女之事都是懵懂的,这个更加不懂了。

  灵魂回响是一个小魂术,类似于魅术和催眠,比这两种还要低级一些。它的作用就是侵入别人灵魂之中,但不改变也不诱导受术者的行为动作,纯粹就是看,等若以旁观者的身份把别人的人生记忆重新翻看一遍。受术者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会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梦见自己的过往。

  这个魂术的关键在于没有抵抗,若是心中存着防备,那么用灵魂回响就没什么作用。这也是燕三要把老刀弄得半死不活再施术的原因。重伤的人灵魂也是最虚弱的时候,最容易受到各种魂术的作用。

  燕三顺利侵入老刀的灵魂,开始震荡魂元,引发老刀灵魂的共鸣。比想象中还要容易得多,很快,老刀开始做梦,而大量的信息也一股脑涌现在燕三面前。一个人 的记忆是庞杂无比的,若是要每一段都去翻看,就算燕三现在是四阶魂修也负担不起魂元的消耗,所幸燕三的目的比较明确。

  老刀的记忆被大段大段地跳过,终于精神一震,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分魂加入,将大段大段的信息拓印入燕三的魂海。

  四个时辰之后,燕三放开老刀,满头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精神萎靡,眼神中有着深深的疲倦和兴奋。期间由于魂元不济燕三还半途

  中止了魂术补充了两次,总算完成了全部信息的拓印。

  自从见到老刀的出手,燕三就对老刀的刀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现在有断轻风元器长刀,但对于用刀一道还是原始状态的砍剁劈,比寻常武师都不如,当然,他动作更快,力道更猛,即使是最基本的几下动作也能发挥莫大威力,但这不代表能靠那几下狠的能永远适用。就像燕三对上老刀,明明老刀的修为、肉身、速度都不如燕三,但燕三八成会败。即使生死相搏,无其他手段的情况下,老刀也许会死,燕三也会被重创。这就是刀法的作用。

  当然,燕三对于用刀也不是没有一点基础,至少在望月楼还杀过好几年牛羊。但那是短刀,长刀又自不同。

  学海无涯!随着燕三修行渐深,所知道的东西越多,接触的敌人越强大,对于元修一道的敬畏也越深。他已经脱离了‘无知者无畏’的初级阶段,进入到‘适应规则’的状态之中。

  就好比婴儿成长,刚出生时懵懂,对世界一无所知,想哭就哭,想闹就闹。随着年龄增长,接触世界越多就会越克制,知道哪些该做,哪些不能做。

  老刀的灵魂世界很是单纯,前十年懵懂,而后接触刀,痴迷于刀,记忆中有大半都是关于刀和刀法,燕三从其记忆中拓印的就是老刀的刀法部分,尤其是最基础的刀法修行。

  燕三的想法很简单,修行了天王决之后,他注定不能走寻常人的路子,而是‘兼收并蓄’。拳脚有一个菩萨蛮,刀法同样如此。截取他人所长丰富自身,不走套路,不拘一格,融万千于一炉,才能在战斗中化一炉为万千,应对以前没遭遇过的异常情况。

  搞定刀法,燕三心神疲惫,强打精神让幽影血卫又叮了老刀两口,使他持续昏迷,而后准备大睡一觉。

  本来修士睡眠极少,尤其是魂修更是如此,但这次灵魂回响所耗费心力实在太多,就算燕三有分魂也有些顶不住,必须陷入沉睡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贝红鱼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燕三透过元阵枢纽一查探,却原来在大浴池中,半天一动不动。想想还是不放心,这大傻妞胸大无脑,指不定睡在水里淹死了都不一定,燕三还是决定去看一看为妙。

  一转过拐角,巨大的水池碧波荡漾,水中仰卧一人,正是贝红鱼。

  燕三脑袋嗡地一声响,像被土豆子照脑门心狠狠来了一锤:贝红鱼确实是如自己猜想的睡着了,还睡在水中,不过没死。也不知用的什么方法,半身淹没在水中,半身浮在水面,浮在水面呼吸隐隐,就像是睡在床上一样。

  关键是:贝红鱼没穿衣服,全身光溜溜的一根纱都没有!

  燕三眼睛已经失去指挥,自顾自地一路看了过去。穿着衣裳就知道贝红鱼身材相当辣,此时如此模样更是辣死人!皮肤白皙光滑如牛乳,在一眼见底的清水中竟似乎散

  发着朦胧白光。身材丰腴,尤其是高高耸立于水面的那两座山峰,雄伟壮阔,险峻挺拔,峰顶两点嫣红夺人心魄。

  凶!大凶!

  山峰急剧往下,而后一马平川,一片雪白的膏腴之地好似平原,再往下则是幽草荡水波,深谷掩旖旎……滚圆雪白的大退,纤细修长的小腿超乎人想象地长,线条笔直却柔和,尽诉女性柔情之美。

  ‘还有没有把我当男人?这是**裸的勾引!就是傻子也不可原谅啊!真当我不敢下嘴么?’燕三心中的猛兽疯狂咆哮,鼻端一热,有什么东西弯弯曲曲地流了出来,伸手一抹,满手猩红。燕三眼前一黑,疲累的心神再也支撑不住巨大的刺激,顿时晕死过去。

  雪白巨大的房间,清可见底的水池中一名绝世美女裸路酣睡,池子不远的地上躺着一名男子,鼻血长流,看起来怎么都像一个猥琐偷窥的流氓,猥琐到晶尽人亡的模样。

  清醒之后,燕三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扶到了床上,鼻血也洗干净了,还换了一身干净衣裳。鬼石林一战燕三和贝红鱼作为两大放血者,一身免不了沾染血腥。

  昏迷加流血加睡眠,这一趟燕三睡了个饱,此时精神健旺,身躯一弹坐起,就见贝红鱼端着一碗汤,笑盈盈地看着自己,柔声道:‘醒了?喝点鸡汤补补!嘻嘻……’

  燕三闻着鼻端自衣服上传来的淡淡清香一脸惶恐,这灰痕空间只有三个人,老刀至今昏迷,那么……谁帮自己换的衣服?换衣服也罢了,还干了什么?我这是让人给睡了吗?

  还补补?补什么?这种话不都是一夜**后第二天早上男人端着早餐对女人说的吗?我真让贝红鱼给睡了?燕三的眼泪都要流出来,颤抖着问:‘谁给我换的衣服?’

  ‘我呗!还能有谁?’贝红鱼眨巴着大眼睛,理所当然地回道。

  ‘那你……全看光了?’燕三纠结再三,还是直接问道,他怕隐晦些贝红鱼听不懂。

  ‘看了!你身上也没什么啊,好像下面比其他人大一些……这么紧张干嘛?’贝红鱼道。

  ‘你还干了什么?’燕三脸色通红,手不由自主地捂着下身,心中实是五味杂陈,还奇怪地有一些窃喜?

  ‘帮你洗了澡啊,不洗澡怎么换衣服?然后就……睡觉了!’贝红鱼道。

  ‘睡觉?……我身上的香味哪儿来的?’燕三紧张地问道,事关名节,不得不慎重。虽然这事自己不吃亏,但推到和被推倒性质完全不同,这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啊!

  ‘哦,我抱着你睡呗,我睡觉喜欢抱东西,不然睡不安稳。以前是抱轻衣妹妹,今天她不在,就抱你咯!’贝红鱼很奇怪地道,‘你怎么这么嗦?’

  燕三心说我这是嗦吗?接着不死心问道:‘没干别的?’

  ‘没啊,就睡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