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星际法师行

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七章 回归新征途(终)

星际法师行 打瞌睡蟲 10007 2019-10-10 03:17

  宇宙黑线消失的同时在在混乱星域与公共星域之间形成了一片新的星域禁地。m.这是对星舰,飞船,甚至行星堡垒来说都极为危险难以靠近的区域。

  “空间能量波动仍然不稳定?”

  “这里的空间结构很稳定,但是内部变化极快,无人机仅仅只是进入边缘区域就被空间风暴撕扯至粉碎。”

  “最危险的还是‘时间’,有确切证据证明星域禁地内时间紊乱。”

  一艘黑色战舰悬停在星域禁地之外。

  “你们确定要进去?”

  “墨墨肯定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出不来,我们当然要进去救她。”

  无论是探索者公会还是星盟议会的人都对夜阎罗探索者团的笃定无法理解。

  不过这次没有哪一个胆敢再说出“你们怎么确定她还活着?”

  “遭遇宇宙黑线与空间风暴再加上时间紊乱她存活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之类的言语。

  上一次耿直发问的人收到了罗羽宁单方面提出的切磋请求并没有得到拒绝接受的机会。

  罗妹子揍人那是不管不顾背景和身份的,不揍的亲爹妈面对面都认不出来绝对不会停止切磋。

  同类事件爆发几次之后,别说在夜阎罗探索者团成员面前就是在布尔吉斯人跟前也没谁敢提出墨夜已经身死这种可能性。

  谁提谁傻逼。

  战舰内罗羽宁和11带着阎罗殿下属两个分团的团长围坐成一个圈,“你们说墨墨是怎么做到的?”

  “那黑线怎么就忽然一下子不见了?”

  这个问题谁都好奇,提出各种可能性的都有,可谁也无法确定事实到底是如何。

  “副团身为掌握多属性的空间圣者,她的高明手段一般人肯定猜不透。”

  11撇撇嘴“你可得了吧,彩虹屁吹的再厉害墨墨现在也听不见,虽然你说的也的确是事实,我个人非常认同。”

  罗羽宁一本正经的点头附和,“是啊,墨墨毋庸置疑是最厉害的,宇宙黑线见了她也只有黑线的份儿。”

  众人叹服“......”没想到不仅是战力等级比不上就连吹彩虹屁的功力都要甘拜下风,不愧是夜阎罗探索者团的核心创始成员,教官威武!

  与罗羽宁和11一同出发的还有南森,他指着星图中的星域禁地说道“墨夜很可能利用黑洞将与星盟宇宙交叠的宇宙空间隔绝,使两者不再有重叠区域,宇宙黑线随之消失。”

  南森说着呼出光屏亲手绘制出简单线条勾勒的示意图。

  上方是一个圆,下方则是一条直线,原本不应该有交集的双方却在不断运动之中即将出现重合部分,圆弧的前段将穿过直线。

  这时在直线的上方被嵌入了另一个弧形,原本即将与直线出现交叠的圆形部分被生生顶了回去,擦着直线边缘继续向前运动,不再有重叠部分出现。

  “这是我根据星域禁地的现状做出的合理推导,为了让你们能看懂做了简化,听懂了吗?这样都听不懂的话那就算了,别再费力思考它。”

  众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有一点大家都很清楚,墨夜做的事理论上很简单,实际执行过程不可能轻松。

  无论如何,只要一天没有看见尸体,他们就默认墨夜还活着,那寻人这项活动就不可能停下。

  年复一年又一年,一眨眼二十几年过去了,星盟逐渐恢复稳定。

  卫兰帝国的内战以帝国解体分裂成大大小小十三个国家而告终,曾经辉煌灿烂上万年的帝国分崩离析不复存在,而在引领这个庞大王朝走向灭亡的历史中留下刻骨印记的帝国君王雷萨斯在内战中死于一名疯狂的虫化战士手中,死无全尸。

  星盟议会经历了多次变革,没有了星网作为凝聚剂议会的影响力大幅度下降。

  星球与星球之间的网络通讯不如以往畅通,可这并没有影响星盟各个星球的发展。

  魔法作为独立于异能体系之外的修行学科率先在布尔吉斯纳入教育体系之中。

  探索者公会蓬勃发展,没有了星网,无法在星网中畅享寰宇游历的乐趣反而激发了人们想要亲身探索宇宙奥妙的兴趣,考取探索者职业资格证成了最热门的星际职业。

  虫族大军被消灭殆尽,战争硝烟的阴影逐渐消散,星盟经历了连番浩劫在破败废墟中迎接新生渐渐步入正轨,人们都开始了新的生活。

  对探索者公会来说两年一度的星域禁地探索成了星盟最盛大的探索者聚会。

  集冒险,试炼,竞赛,交流四位一体的盛大活动,每一次都能吸引无数探索者以及冒险者前来。

  “寻找夜阎罗探索者团副团长魔导师墨夜”这无疑是这场盛会最为令人津津乐道长盛不衰的头号悬赏任务,同时也长期霸占着公会悬赏任务榜首。

  找到墨夜的人将获得夜阎罗探索者团永久荣誉团员的称号,布尔吉斯永久荣誉公民的称号,获得纳维尔古城永久自由进出通行证,获得夜阎罗探索者团三次免费服务机会,还有清单上数之不清的大宝贝,从药剂到武器到灵技应有尽有。

  换句话说谁找到墨夜那谁就能获得夜阎罗探索者团全团圣者带你装逼带你飞,金大腿任你抱,星盟横着走,从此踏上牛叉闪闪的人生巅峰,不激动都不行。

  即使明知道危险,死亡率高依然有无数探索者前赴后继。

  此项盛会已经举办十几届了,每一次能从头年的年初开幕盛典一直疯狂持续到第二年年尾收官,往复循环,有谁成功找到墨夜了吗?

  没有!

  “我宣布第十三届星域禁地探索试炼现在开始。”

  星域禁地外封锁区域打开,在之后的十五天时间是唯一允许探索者和冒险者舰队报名进入星域禁地探索的时间段。

  来自星盟各地的探索舰队陆续涌入。

  星域禁地某个荒野星球上,一个黑点从高空咻的一下坠落,砰的一声巨响。

  沙地被砸出一个巨坑,好一会儿之后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龙形生物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抖落一声灰渣,屁颠儿屁颠儿的朝另一边沙丘上方坐着的人影飞了过去。

  墨夜结束冥想看着眼巴巴飞过来的板砖,眉尾扬了扬,开口道“你别想了,为了你进阶我储备的能量矿消耗殆尽,实在想找东西磨牙你就去探宝巡矿。”

  “哼。”

  不是墨夜抠门而是真的一块能量矿也没剩下,板砖进阶的能量消耗直接将法师阁下拉回光荣的无产阶级行列,穷得叮当响。

  “这次探路结果如何?”

  “主人,我已经计算出突破点。”

  墨夜摸了摸耳朵,“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板砖嚎了一嗓子扑腾翅膀升空,一只庞然大物出现在天空中,此时的板砖已经完成了第四次返祖基因异变,它是一只黑色巨龙又不仅仅只是一只巨龙。

  荒野星球周边的紊乱时空风暴是将墨夜困在这儿的主要原因。

  空间戒指内的东西在融合黑洞领域时受到空间能量波动影响被空间风暴绞碎,能量矿及时转移到板砖体内虽然最终也是肉包子打狗肉渣都没剩,不过好歹让吃撑了的板砖昏睡好几年连升两阶,一觉醒来后的板砖大爷在经历了一次差点被疼死的进阶高热之后成了能够抵挡太空环境的星空巨龙。

  这种基因天赋可真是让人羡慕,一路睡成了星级异兽。

  墨夜这些年一直在养伤,她一度以为自己要死了,在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睁眼的机会,直到一场暴雨之后她醒了过来。

  为了修复精神力核心和魔泉的枯竭她日日夜夜冥想修习,万幸的是虽然空间戒指中的食物存活没了,这颗荒野星球虽然荒凉有一样东西却不少,虫族尸体。

  墨夜每天的食物就是仙人掌和虫肉,好歹也算是荤素搭配了。

  伤好些之后,她每天就是冥想修习,感悟本源法则,感悟本源法则,冥想修习,往复循环,对魔法师来说倒是不觉得枯燥无味。

  终于伤势恢复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

  蛋饼号复刻系列飞船‘太阳蛋号’正在星域禁地里缓慢航行,警报忽然响起。

  “发现不明飞行物。”

  “不明飞行物正告诉朝我方舰船靠近”

  太阳蛋号船长墨白眉头紧皱,“距离多近,我要准确数据。”

  “一...一米...”导航员脸色惨白,“船长它已经到跟前了。”

  不用测算,透过透明的观景舱目测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竟然连防御护盾,密闭场,空间结界所有防御都被瞬时突破,尼玛这个黑色大怪物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虫......?”船员的疑惑没能说完就被船长和大副不淡定的惊呼给吞没。

  “板...板砖?!”

  颜色变了墨白一时有些不敢认,何况这是太空啊,板砖可以在太空飞吗?

  可那金色的竖瞳分明就是板砖。

  墨白不敢让自己的期待值升高,整个人僵直在原地,船员还以为他吓坏了。

  墨夜看着眼前金灿灿圆滚滚的飞船整个人愣住,以为看见了蛋饼号,小七差点激动的喊爸爸。

  定睛一看是个仿冒品,还是印着阎罗殿标志的仿冒品。

  当飞船外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忽然消失的时候,全员惊恐,虽然墨白和其他人惊恐的点不太一样。

  一眨眼的功夫只见一个穿着墨蓝色魔法袍肩上趴着小蜥蜴的人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你们是阎罗殿下属分团的人?”

  墨夜话音刚落面前蓄着一脸络腮胡的高个男人眼眶泛红一步上前展开双臂就是要抱抱的姿势。

  在板砖甩尾巴喷火下陨石雨等一系列可怕操作开始之前,墨夜感应到熟悉无比的精神力波动,身体随即陷入一个温暖的拥抱之中。

  墨白抱住墨夜明明比墨夜还高了一个头却硬要把脑袋埋在墨夜肩窝,发出小狼崽一样的呜呜声。

  就在大副也激动的上前一步“副...”团字还没喊出口,就被墨白抬起的后脚跟儿给一脚踹到一边。

  这一系列骚操作看得船员们是目瞪口呆!

  墨夜起先愣了一下,感觉到颈肩湿哒哒毛茸茸的感觉之后又忍了忍,毕竟是亲弟弟,哪怕已经长高长壮长胡子可爱程度负增长......

  呜呜呜~~

  忍一分钟

  呜呜呜~

  忍两分钟

  呜呜呜~~

  不行忍不了了。

  墨夜一步退开盯着墨白那一脸络腮胡,神情淡然其实心里有一万只雷暴虫奔腾而过,错过了阳光小正太的成长期,好心塞的法师阁下只想给自己掬一把辛酸泪,这到底是过去了多少年,五六年时间不至于让一个少年长成现在这模样吧。

  墨夜看着咬着下唇憋眼泪扎着小脏辫的络腮胡叹口气,无奈的抬手捏住他两边脸颊揪起来“小白,胡子太影响手感。”

  惊呆的船员们彻底石化了。

  “姐~~我好想你啊!”说着又扑到墨夜身边,头继续蹭“我和妈妈还有克莱尔每天都在想你。”

  这一次听见船长称呼的船员们不仅石化还仿佛遭到雷劈,碎了。

  他们找到...不...是墨副团长,墨夜,称号魔导师的传奇探索者墨夜找到他们了。

  有墨夜在太阳蛋号一众人领略了一回什么叫特快专递的速度,上一秒他们还在星域禁地,下一秒,一眨眼头一晕的功夫太阳蛋就落在了布尔吉斯的阎罗群岛海域。

  回家了。

  墨夜回来了!

  墨副团长找到了!

  这消息迅速疯狂的传遍了整个布尔吉斯,紧接着就是全星盟。

  此时墨夜已经在墨氏私房馆享用过母亲大人亲手制作的美味佳肴,她不仅需要消化胃里的食物还需要消化一下吃饭期间接收到的庞大信息量。

  按照星盟标准时间,宇宙黑线引发的浩劫已经过去二十九年,对墨夜来说她在那颗荒野星球苏醒过来不过四五年而已。

  母亲大人长了白发,小白已经四十多岁了,罗羽宁和11的女儿不仅可以打酱油还打遍阎罗幼儿园无敌手。

  还有关于布尔吉斯,星盟,探索者公会,许多时事变幻,墨夜倒是体会了一次山中方一日世上已百年的奇妙感。

  有一点倒是没变,夜阎罗全团都是圣级强者,除了阎安这个战五渣依然坚挺不动摇。

  得到墨夜返家消息,在外执行任务的罗羽宁和11,贝蒂,罗二哥,矮人君全员二话不说撕开珍藏的墨夜亲制版空间传送卷轴立刻返回布尔吉斯。

  墨夜看见眼泪鼻涕齐飞朝自己冲过来的罗妹子,心里思索要不要躲的一瞬已经被熊抱住。

  这货和墨白是一款的,哇的一声直接哭出来“墨墨我好想你啊,我生孩子你都不在......”

  孩儿她爸11在一旁眼眶泛红“......”

  墨氏私房馆的小院子迎来这几十年最热闹的一次晚餐聚会。

  墨夜等人齐了才简短的说了自己这几年的遭遇以及当时自己做了什么。

  墨夜感受着久违的热闹,听着众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布尔吉斯研究所一直没有中断关于抑制剂的研究,卫兰帝国现在分裂成十三个国家,仍然是抑制剂需求量最大的市场。”

  “星网关闭你也知道,那之后我们抓住机会......”阎安对墨夜说起布尔吉斯和夜阎罗探索者团的发展。

  “对了,考虑到你的惊人贡献公会给你追加了传奇探索者的封号,魔导师。”阎安得意的笑“你和你小徒弟一起给你选的,满不满意?”

  即便对魔法仍然是一知半解都算不上,阎安没有忘记墨夜说过的话。

  墨夜笑着点点头,“满意。”

  四舍五入墨夜现在是名誉满星盟的魔导师了,虽然恐怕大把人不知道魔导师是干嘛的。

  当墨夜在听见魔法纳入布尔吉斯教育体系时还以为听错了,差点被嘴里的灌汤包呛着,“你干了什么?”

  “魔法体系普及,这些年克莱尔一直在忙这个,已经在筹备魔法学院。

  你回来正好可以接管这一块,魔法基础教育从娃娃抓起,经过研究所工程师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仍然没能攻克魔法光幕等设备的原理,有你在就不同了......”

  墨夜和阎安聊了许多,话题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要提起,“蛋饼号和半月呢?”

  墨夜沉默了一会儿,轻呼一口气“它们和布莱德老师一起返回奥斯维德了。”她衷心希望布莱德老师能得偿所愿,能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奥斯维德。

  “启明星组织重新转回地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过势力不可和以前相比了,探索者公会和议会一直没放弃通缉追捕,暗星教会会剿灭启明星出了不少力。”

  墨夜闻言眉尾微挑瞥了眼阎安,似笑非笑。

  “当然,我们也没有白吃亏。”阎安给自己倒上酒笑道“启明星内部矛盾严重持续内动分化,我们只需要推波助澜而已。”

  “最后一次有西恩的消息是十年前,启明星内斗星球爆炸,他也在现场,那之后再没听见过的他的消息。”

  墨夜仰头看着星空,视线仿佛能穿过星海看见将星盟宇宙和其他宇宙隔绝的星域禁地,没人可以保证危险不会再次卷土重来。

  无论是无垠星空还是魔法真谛,还有许多未知等待探索,墨夜嘴角上扬对于新的探索之路充满期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