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通天剑匣

正文 第1042章 大恐怖(二合一)

通天剑匣 左手厉害 7811 2019-10-10 03:16

  很快,他就来到了羊幸炎的尸体边,仅仅是一眼,魏青便是心中一惊。

  羊幸炎的尸体诡异无比,整个人宛如失去了血肉和骨骼,只留下一副皮囊。

  方才魏青分明见到此人惊叫和逃遁,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很快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刚才羊幸炎被击杀的时候,他听得真切,那道攻击在击中对方身体的时候,仅仅是发出了波的一声轻响,并没有入肉的声音传出。

  “难道之前看到的羊幸炎是一具皮囊不成?”魏青不由得毛骨悚然起来。

  他可以肯定,之前看到的羊幸炎却对是货真价实的修士,并非是一具皮囊。

  魏青的目光落在羊幸炎头部位置,两个漆黑的眼窝宛如拥有魔力一般,似乎要将人的心神都拉入其中。

  此时,一股莫名的微风吹过,将羊幸炎的衣衫掀起。

  一条暗红色的疤痕,宛如蚯蚓一般,从对方的脖颈处,蔓延至腹部以下。

  有些地方已经裂开,露出里面灰黑色的肌体。

  看到这,魏青顿时就感觉头皮发麻,这哪里是一个人,分明就是一张人皮做的衣服。

  “这里有大恐怖!”

  进入这里后,所有人都没有遇到过危险,魏青还以为是原主人心存怜悯,如今看来,真正的危险刚刚显露出来。

  魏青越过羊幸炎的尸体,继续往前走,当他从一扇石门的旁边走过时,陡然停下脚步,后退了数步,透过门后的阵法禁制,他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里面的空间很小,仅有数丈方圆,与之前看到的相差无几。

  不过,门口的禁制完好无损,房间中心矗立着一根石柱,横切面仅有巴掌大小,上面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球。

  圆球的中心,漂浮着一滴紫色的液体,散发出隐隐紫光,甚是不凡。

  “这是一滴龙血!”魏青震惊无比。

  从血滴中散发出磅礴浩瀚的蛮荒气息,远不是之前他得到了那半只朱雀尸体可比,单单是这一滴血,就远不是之前那只血脉不纯正的朱雀尸体可比。

  仅仅是看了一眼,魏青就可以肯定,这是真正的远古真龙之血,纯净无比。

  此时也感觉到了这滴血液中散发出来的莽荒气息,天道五绝图微微颤动,似是要从他的体内飞出一般,传出一股微弱的渴望意念。

  魏青走进了几步,就在这时,他的余光突然瞥到了石屋一角,瞳孔便是一缩。

  在石屋的墙壁上,挂着一件斑驳的衣裳,颜色居然与人的皮肤一样,这让他毛骨悚然。

  要知道,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合体境的初期,让他都产生了这种感觉,由此可见,那件衣裳的可怕。

  “难不成,每个房间中,都挂着一件这样的衣裳?”魏青回想着刚刚路过的所有房间,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他一路走来,至少路过了十多个房间,因为每一个房间中都空空如也,所以也没仔细观察,如今想来怕是真的如此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要想办法得到那滴龙血。

  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魏青开始在周围布置阵旗,将门口完全封住。

  当阵法激活,便施展轮回解离术,仅仅是片刻功夫瞬,门口的禁制就被破去。

  魏青一步踏出,抬手就朝着房间中间的石柱抓去。

  他的速度奇快无比,在门口的禁制被破去的同时,他的手就已经将那颗圆球抓在手中,就在他准备从房间中退出的时候。

  那件挂在墙壁上的衣服,微微一抖,从中分开,露出里面灰色的材质,这分明也是一件人皮制成的衣服。

  衣服正对着魏青敞开着,一股狂暴无比的吸力将他瞬间笼罩,拉扯着,想要将他拉入其中。

  魏青顿时感觉汗毛炸裂,一股惊悚到极点的情绪瞬间在心底蔓延,几乎想要都没,便一拳轰出。

  灵力炸裂,空间坍塌,整个房间都晃动不已。

  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下一刻,直接将破虚神戟也祭了出来,无数戟刃化作一道道璀璨的光芒轰向那件敞开的衣裳。

  周围的空间一阵阵抖动,衣裳快速变大,宛如一张狰狞的大口,将周围的一切尽数吞噬,就连魏青轰出的碎空,也仅仅是让它的动作顿滞了片刻。

  最后,被戟刃轰中,撞到了后面的墙壁,发出一声轰隆隆的恐怖声响。

  一声凄厉的剑尖传出,让魏青毛骨悚然。

  下一刻,那件衣裳宛如蝙蝠煽动翅膀,发出噗噗之声,朝着魏青裹来,想要穿在他的身上。

  它的速度奇快无比,宛如一道黑影划过它与魏青直接的空间距离。

  魏青汗毛倒竖,星辰剑阵被他祭出,一道九色剑芒悬浮在他的身前,绽放出万丈剑光,剑周围的空间割裂出一道道细小的裂痕。

  魏青抬手一点,口中轻斥:“去!”

  九色剑芒化作一道流光飞出,与衣衫所化的黑影碰撞在一起,发出嗤嗤之声。

  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叫传出,九色剑芒从衣衫的后背传出,将其轰得前后通透,但是它依旧朝着魏青扑来。

  魏青急速后退,手中的破虚神戟更是接连挥出,在身前组成一道道戟刃之墙。

  衣衫在半空微微一滞,随即变大,几乎将整个房间都笼罩在内,将前方的戟刃之墙快速吞噬。

  “怎么会有如此邪异的东西?”魏青心底骇然。

  九色剑芒从衣衫后背刺入,从前面传出,再次将它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但是它仅仅是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嘶吼,并没有受到多少损伤。

  魏青知道,星辰剑阵凝聚出来的九色剑芒,并不能对付眼前的邪异之物,值得将其召回。

  与此同时,他不断后退,手中的破虚神戟接连不断的挥出,狂暴的法则气息涌动开来。

  但是,这件敞开的衣裳似是可以吞噬万物,将他完全压制在下方。

  尽管他的肉身强悍无匹,此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数息之后,魏青终于从房间中退出,抬手再次丢出数枚阵旗,一道阵法光幕瞬间就将门口完全封锁住。

  这件衣衫直接撞向了门口的阵法光幕,砰的一声,一枚阵旗直接爆开,整座阵法摇摇欲坠。

  魏青的脸色一变,再次丢出几枚阵旗加固阵法。

  这件衣衫接连不断的攻击阵法,每一次撞击,陡然一枚阵旗爆碎。

  魏青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按照这个破坏速度,这个阵法困不住邪物多久。

  “这个邪物与七星丹塔中的魂灵似是有些相似,难道也是无形的魂灵在控制这件衣衫?”魏青如此想着,十日涅空就被他祭了出来。

  得到了明镜悬青焰,魏青仅仅是稍微炼化了一下,还没有开始培养,却也让他可以修习十日涅空的第四篇了。

  四轮烈日从他的头顶缓缓升起,四圈焰浪从烈日中扩散而出,将周围照亮。

  一道道光芒,宛如利剑一般,射向四面八方。

  几乎在同时,一声惊叫响起,原本在攻击阵法的衣衫,瞬间暴退回去,几乎要贴在对面的墙壁上。

  见状,魏青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全力催动十日涅空,恐怖的热浪充斥在周围,一滴滴岩浆从虚空中滴落而下,周围的墙壁也在这一刻开始冒烟,发出呲呲之声。

  “吱吱!”一个惊恐到极点的声音从衣衫中传出,宛如有一只大手,将衣衫不断的卷起,揉成了一团。

  魏青将门口的禁制撤去,一步踏入到房间之中。

  轰的一声,周围的空间瞬间就因为火焰的炙烤而开始扭曲,一道道炽烈的光芒照射在团缩成一团的衣衫上,发出呲呲之声,燃起了阵阵黑烟。

  这件衣衫不断展开,又团缩成一团,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叫,想要从这个房间中冲出去,奈何被四轮烈日阻挡了去路,只能在一个小小的房间中,被一层层的焰浪反复灼烧。

  这个邪异的东西也着实厉害,被十日涅空灼烧了整整一刻钟,这才被烧成了虚无,从半空坠落而下,变成了飞灰。

  光芒散去,魏青走上前,用脚在地上的飞灰中拨了拨,却没有发现有何奇特之处。

  就在这时,天道五绝图从他体内飞出,徐徐展开,将地上的飞灰吸了进去。

  随即,一道淡弱的意识传出,让魏青全身一震。

  这件衣衫所用的材料,并非是修士的皮毛,而是上古五圣的皮毛所制,经过了无数年的演变,逐渐生出了自己的灵智,这才出现了如此诡异的情况。

  原本还想阻止天道五绝图吸收这些飞灰,听到后便不再阻止,不过心中依旧有些怪异的感觉。

  紧接着,他将那枚存放真龙之血的圆球也取了出来,轻轻一捏,随后伸手一弹,将血液打入天道五绝图之内。

  天道五绝图表面光芒闪烁,散发出阵阵蛮荒的气息,法则弥漫。

  魏青颇为满意的将之收起,走出这个房间,继续深入。

  沿路上,有些房间门口的禁制被破去,里面空空如也,有些破坏的痕迹比较久远,有些还很新。

  很快,他就来到了一个大厅当中,这个大厅巨大无比,足有千丈方圆,里面禁制阵法纵横交错,极其复杂。

  魏青仅仅是看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

  “布置这个地方的人,绝对是一个阵法大宗师,至少达到了九级仙阵师的程度。”这让他不禁有些骇然。

  而且,外面还被一层隔绝禁制包裹,根本看不到阵法里面是什么情景。

  魏青犹豫片刻,走了进去。

  周围的空间波纹浮现,以他的身体为中心荡漾开来,眼前豁然开朗。

  阿弥陀佛,摇华和天女琉璃的傀儡分身,全部都在。

  在他们身前不远处,是四条禁制阵法组成的通道,通向了四个不同的区域。

  除了这四条通道之外,其他区域全部被杀阵覆盖,恐怖的气息弥漫在四周,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见到他出现,阿弥陀佛的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点了点头,率先走入一条通道之中。

  天女琉璃的傀儡分身也撇了一眼魏青,选择了最右边的一条通道。

  摇华见状,也不说话,同样选择了一条道路,眨眼间周围便只剩下魏青一人。

  魏青摇了摇头,走向了最左边的一条通道。

  只是,刚刚踏入通道,魏青就知道不好,因为他进入到了一个杀阵之中,狂暴的压力涌来,让他的脚步为止一顿,想要退出去,这个念头刚起,还没来得及行动,他就感觉周围的杀机更加的强烈了几分,让他不得不再往前又走了数步。

  就算如此,他并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转身,一步踏出,轮回领域扩散而出。

  周围的杀机瞬间也弥漫而出,朝着他所在的地方用来,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杀机,形成了实质般的细线,轰然罩下。

  魏青的轮回领域扩散,轰在这些杀机凝聚而出的大网上,发出一阵阵爆响,宛如爆豆子一般,声势骇人。

  这些杀机接连不断的轰在他的领域之上,将他轰得接连倒退。

  魏青的脸色一变,十日涅空被再次祭出,浓郁的火光冲天,一层层焰浪,以他为中心向外扩散,与周围的杀机轰击在一起。

  与此同时,他一步踏出,前方的空间,在十日涅空的灼烧下,发出咔咔之声,就连那杀机凝聚而出的细线,也在焰浪的灼烧下崩碎开来。

  只是,周围的杀机太盛,就算是十日涅空全力催动,魏青前进的速度依旧极为缓慢,足足花费了他一刻钟的时间,这才返回到原来的地方。

  他站在之前站立的通道入口处,沉吟片刻,再次踏入其中。

  这一次,他没有退回来,而是在通道中快速穿行,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小一点的厅中。

  中心矗立着五座石台,每一座石台上都被禁制阵法包裹,可以依稀的辨认出里面的东西形状。

  魏青站在这些石台的中央,仔细观察,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一个石台上。

  这座石台上的禁制中包裹的乃是一尊鼎状法宝,当他的目光落在上的时候,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个奇异的感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