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医锦还乡

正文 一百二十八 软春

医锦还乡 游椋 4165 2019-10-10 03:16

  夏云初闭着眼睛往水下沉去。

  她连害怕的感觉都已经来不及升起,脑子里边昏昏沉沉的,除了胸口因为呛水带来的痛,她晕得根本想不起自己快要淹死。

  就在她浑身都要滑入到水中去的时候,身上忽地一紧,有个力道将她的上身一下抽离了水中。

  “……夏……小夏!夏云初!”

  “唔……咳咳……咳咳咳咳……”

  夏云初根本搞不清状况,可在接触到空气的瞬间,胸口的疼痛变得更加剧烈。她这才开始用力地咳嗽呼吸,脑子里那团塞着的雾渐散了一些,也才感觉到了害怕。

  她忍着眩晕,努力抬起双手,紧紧抓住那将她从水中救起的人,生怕自己会再次落入到水中。

  李顺见她还能自己呼吸,这才终于将狂跳着的心放稳了一些。

  他方才一直就站在营帐外头,想要走到外边去,却又想起夏云初叮嘱他不要淋雨的事儿。他身上的伤口有几个算是严重,夏云初接连警告了他好几次,说若是他还想要自己的手臂,就不能忽视这些伤口。

  而先前放在营帐里边的油伞又被那两个抬水的兵士要走了,他一时没法,只能是呆坐在营帐外间。

  也不知是发了多久的呆,他觉得有些憋闷,却忽地就听见里头传来了一声十分巨大的响动。

  “咚――!”

  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落入到水中。

  “……小夏?”李顺皱眉问了一声。

  里边没有答应。

  “小夏。”

  他走到了隔间边上,又大声喊了一句,心中还想着里边许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然而,却还是没有回应。里头传来的,唯有拍打水面的细微声响。

  ――里边那可是个姑娘。

  ――若是当真出了什么变故,那该怎么办。

  这两种想法瞬间在李顺脑中闪过。

  但他马上就下了决定。他知道夏云初不是那种开起玩笑来不知轻重的人,他虽然因为夏云初女子的身份而有了态度的变化,可夏云初对他的所有调侃,也不过仅仅是一声“顺子哥”。在别的方面,夏云初可是相当守礼。

  李顺只犹豫了一刹,就喊了一声,“小夏!我要进去了。”

  还是安安静静的。

  于是他进入营帐里间的时候,所见到的便唯有漂在水面上的几缕青丝。

  他从来不曾这样害怕过,就是独自一人被围困在敌军当中,他的心跳也没有那个瞬间来得快。

  李顺甚至都没花时间考虑,几乎是扑到木桶边上,探身捞起了水中那个发软的身体。

  “咳、咳咳……”

  夏云初缩在李顺胸前,紧紧抓住李顺的衣裳,一边发抖一边咳嗽着。

  李顺见她无事,慢慢也冷静了下来。目光往下一探,见到夏云初**着的背脊,面上瞬时就烧了起来。

  他这才发现夏云初浑身上下不着一缕,除了沾在身上的头发以外,再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

  “你……”李顺本想要开口,可见到夏云初那颤抖的模样,顿时就又将嘴给闭上了。

  夏云初的衣裳就放在木桶边上。

  李顺现在也顾不上桶中的水,稍微探身去将衣服捡起,然后就披到了夏云初身上。

  他抬头看着盯着营帐顶上,按着夏云初的肩膀,将她稍微推开了一些,这才帮她用衣服包裹住了身体。

  这样稍稍处理了一番以后,李顺这才将夏云初整个横抱出水桶,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夏云初浑身还在颤抖着,咳嗽却是已经停了下来,正咬着嘴唇小声抽泣着。

  她本来就相当瘦小,如今紧缩着身子,脸色苍白,就愈发的显得楚楚可怜。

  李顺见她这模样,心中怜惜,左右看了看,又在边上抓了皮子围在她身上,拿手顺开她面上湿漉漉的头发,这才单膝跪在她面前,柔声问,“好些了么?”

  夏云初轻轻点了点头,那动作很小,叫李顺都分不清她是颤了一下,还是当真有点头。

  水珠顺着她的脸庞往下滑落,凝在她尖尖的下巴上。

  直到这时候,李顺才发现夏云初连眼睛都是湿的。

  她哭了。

  李顺顿时就又慌了起来。他还从来不曾面对过一个哭泣的孩童,更不要说面前是一个正在静静流泪的姑娘。若是夏云初大声哭出来,他可能还有法子安慰对方。可现在,夏云初并没有放声宣泄自己的恐惧,只是这般沉默地颤抖流泪,却叫他根本没法开口说一个字。

  他犹豫了一下,看着夏云初颤抖的身体,最后缓缓地抱上去,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没事,我在。”

  干巴巴的一句话。

  夏云初却因为这句话而大力点了点头。

  她用力将脸埋在李顺胸前,也不知是身上的水还是她自己的眼泪,将李顺胸前的衣襟沾湿了一大片。

  李顺本是隔空将夏云初圈在里边,夏云初却直接就粘到了李顺身上去。

  因为她那样努力地将脸埋到李顺胸前,又哪里努力地想点头,所以李顺最后是用胸膛前的触感感受到她的动作。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只吓坏了的小动物钻入到了他怀抱里,用脸蛋儿蹭了蹭他的胸膛,痒痒的。

  李顺的脸又红了起来。

  夏云初现在已经包裹了一层层的衣裳和皮子,浑身触感就好似一只毛绒绒的小东西。

  可李顺这么环抱着她,禁不住就想起自己先前把她从水中捞起来的时候,她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压在他身前还有种软绵绵的触感――那是他第一次这样真切地感受到,夏云初确实是个姑娘,已经和少年非常不一样的,姑娘。

  在宋天岳和隋弁面前,还有在外头那些兵士面前,夏云初总是那样冷静的模样。可唯有李顺知道,夏云初也曾有过慌张的面庞。

  尸堆中爬起来的少女,慌慌张张向他求救;

  被敌军伤兵抓住手臂的少女,在夜色中躲到他身后;

  还有这刚从水中捞起的少女,紧紧抓住他的衣裳,颤抖着不愿放开。

  大秦的医官夏云初,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个能救人能挣钱能烧毁敌军粮草的厉害人物,可他李顺只觉得,这个缩在他胸前颤抖着小声哽咽的姑娘,可爱得叫人心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