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重逢

  算了,慕尧煊真的觉得自己累了,至少现在他需要好好睡一觉了,他转过身,不想再去看那个总是让自己伤心的女人,他想要径直回旅馆了。

  然而,慕尧煊的还没有走出去几步路,垂于身边的手便被一双小手给握住了,他微愣了一下,僵硬着脸垂眸望去,发觉竟然是沐念初。

  “走干什么,不是还没有谈话吗,我买了点东西,去春风楼谈吧。”

  “真是没有想到呢,这电影拍摄基地里面还有这种雅致的小馆子。”

  沐念初和慕尧煊两个人一起去了二楼的包间,点完了几个菜了的,但是慕尧煊始终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沐念初有些尴尬,一直把手藏着掖着,但是对方却非要拿出摆在两个人的眼前,就像是在宣誓些什么一样。

  “算了,我不跟你争了,开门见山吧,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沐念初也不想和慕尧煊绕弯子了,弯子绕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她冷了冷眼眸,语调如寒冰。

  慕尧煊早就习惯她的这种态度了此刻也是见怪不怪了,他笑道:“你消失了我当然想找你,不过这一次我不打算责备你什么了,虽然一开始我知道的时候真的很想立马把你绑回去。”

  闻言,沐念初有些不可思议,她扬了扬眉头道:“怎么,你想通了?”

  想通,怎么可能想的通,慕尧煊并不是想通,要他原谅她的逃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只是在尽量地说服自己罢了。

  “你别想的太多,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像是一个会去想通这些明知你的问题的人吗,我只是……在乎你罢了,我也许要设身处地地为你想想,要不然的话,你只会跑的更远吧。”

  “既然你已经这样想了,那么你还会逼我回去吗?”

  这个问题,无疑不是沐念初最关心问题,她来到这里价值和意义刚刚实现,根本就不想要半途而废,这样一来,连她自己恐怕就会耻笑她自己了。

  瞧见沐念初担忧的目光,慕尧煊摇了摇头道:“放心,这一次我不会了,我只会尊重你的决定,你懂了吗?我不像让你再跑去一个更加遥远的地方了,这一次我能找到你,下一次我还能找到你吗?”

  来时的路上,萧情跟他说了很多,都说女人最懂女人,他的确觉得萧情要比他了解沐念初。

  他们两人只不过谈了十几句话,慕尧煊的满腔哀怨和愤怒,便都烟消云散了,剩下的便是理智和冷静。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他出现的时候,比以往的任何的时候都冷静地原因。

  听完慕尧煊的话,沐念初觉得自己简直快不认识眼前的人了,她摆弄着袋子里的糕点,轻笑了两声道:”这样看来,你倒是彻底变了,没变的倒成我了是不是?”

  沐念初笑了笑,语气中带着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娇俏感,她如银铃般的笑声更是胡乱拨动着沐念初的心弦。

  “念初……你不需要变些什么,我可以为你改变。”

  闻言,沐念初愣了一下,脸上扬起的笑容都僵住了,她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男人认真的目光,一时间又分不清是真的,还是假得的了。

  “不用对我说这种话,即使你不会变怎样,变了又怎样,反正我们之间现在不都只是这个样子吗。”

  沐念初扬起低垂着脸颊,轻笑了两声,笑意中少了刚刚活泼的少女感,反而被一种忧愁所笼罩着。

  慕尧煊不想看见沐念初这样,但是却又没有办法去改变她的想法,毕竟曾经是他让她失望了不是吗。

  一瞬间的沉默无言,慕尧煊紧紧抓着沐念初的手,不肯松开。

  不想再在这个无解的问题上纠缠,沐念初看了一眼大好的春光,转了下眼珠子,转移话题道:“我倒是想要问问你是怎么过来的,我还专门留了人在那边防住你,结果还是没有防住吗?”

  低沉的氛围被沐念初一个问题打破,慕尧煊皱了一下眉头,知道沐念初语气中的那个人就林海雨,于是他道:“没有用什么很特殊的方法,只要能借用一下警局的专用找人软件,什么人都找到。”

  沐念初差点忘记了,眼前的这个人家大业大根本就不缺这么点钱,这样一来,自己还真的嚣张了,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路上,肯定早就被监视摄像头拍了个底朝天了。

  “没想到你的会用出这招……”

  沐念初有些无奈,但是慕尧煊能想到这一点,也说明他想的挺多,自己少想了这一步,被找到了也没有办法呢。

  慕尧煊玩着沐念初鬓角边的头发,歪着头打量着她沮丧的神情,他笑道:”没想到也很正常,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到是想要问问你,为什么要去娱乐圈?“

  这个问题让沐念初愣了一愣,实际上,她也没有准备好究竟要怎样去回答他,如果把这件也说成林家有关系的话,不知道慕尧煊会不会当场炸锅。

  毕竟,他挺讨厌林家的。

  “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自己想去试试罢了,人生这么长我也想有点别的尝试。”

  对于沐念初的回答慕尧煊说不上百分百的相信,但是他也谈不上十分怀疑,他点点头,兀自道:“好吧,既然是这样的,我也不好多说你些什么,只要你自己喜欢就行。”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慕尧煊心中其实有一大堆的意见,但是现在吐露出来,只会让沐念初翻脸走人,所以,慕尧煊从头到尾不为所动,只是嘴上一个劲的说着要尊重沐念初的想法。

  “哈哈,真是难得啊,原来有一天你还真的会说这种话。”

  这短短的谈话下来,沐念初已经不知道自己惊讶了多少回了,两人说到几底就十几天没见,但是沐念初却觉得眼前的人像是重新投胎似的,什么都变了,简直让人无法理解。

  摇了摇头,沐念初难以梳理清楚自己心中的那点复杂情绪,面对这样子的慕尧煊,谁知道是昙花一现,还是长久如此?

  她不敢在心中定下什么承诺,还是犹犹豫豫着,不敢靠的离他太近。

  可是,回想着一路走来,慕尧煊对自己的耐心和坚持,自己似乎太轻易地去说放弃了。

  她抬起双眸,歪着头,注视着慕尧煊。有些不甘道:“想想我被发现的还是太快了,要是林海雨在这里,我估计要好好骂骂他。”

  听见沐念初的话,慕尧煊撑着下巴,笑了笑道:“恐怕没这个机会了,林海珏见始终说服不了林海雨,已经把他绑回国了。”

  “他家石油公司牵扯了一场事故,如果曝光,他们企业将会一夜之间蒸发好几十亿,本来是消息是压下来了,可是又被一个组织所知道了,那个组织要林家押人做人质,担任两方公司的副总,上他们的贼船成为合作方的关系,这样一来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对方不怕林家踹了他,他们也不怕对方把消息走漏了,至于这个副总人选毫无疑问是林海雨,只是他一直不同意。”

  这些事,沐念初倒是从未听说过,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慕尧煊,眨了眨眼睛:“还有这种事情?”

  慕尧煊轻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当然有,林海雨现在恐怕是在国跟某个组织上演着另一种故事了,你啊,就别惦记着他了。”

  “谁说我惦记着他了,走了也好了,只不过前两天才见了,今天就知道他走了,多少感觉太匆忙了。”

  沐念初叹了一口气,望向了春风楼外,心中也清楚世间离别太多了,离开一次就难受一次,这一生恐怕都是郁结了。

  “念初……真的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忐忑的说出口,慕尧煊的心从未跳的如此快过。

  沐念初沉默了良久,长睫下的瞳孔泛着莹亮的光,丰泽的红唇轻轻抿起,神情间比起刚才多了份释怀。

  沐念初咬起了下唇,叹于自己的懦弱,当她失去了孩子,鼓起勇气改变了周围的一切的时候,最后想到的确是抛弃慕尧煊。

  可这个男人却是一直爱着她的。

  一瞬间,沐念初的内心被巨大的愧疚所笼罩,她深深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感慨万千,不管有多少痛苦都受过了,余生很长,剩下的也未必是坏的。

  想通了一切,时隔这样长的时间,沐念初终于主动的握住了慕尧煊的手,她心中情绪涌动,但面子上却沉静如常。

  她在慕尧煊愕然的眼神中,俏皮地歪头道:“如果给你机会,你会重新追我,重新对我好?”

  闻言,慕尧煊猛地点头,眼露惊喜:“嗯!”

  一个简单的字,却包含着他的决心和坚定,沐念初轻轻地笑了,春风楼上,她稳稳地抱住了慕尧煊,这个阔别已久的怀抱,让她感觉到了熟悉的温暖。

  一路走来,她就是一只流浪在外的小船,终于,她要重新回到属于她自己的港湾,至于未来,与一个爱你而你爱的人携手相伴,多点勇气,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此时此刻,所有的故事都会驶向终点,但此刻春风楼上的两人,将会携手开启另一段人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