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何处时光可回首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何处时光可回首 墨尘为空 4467 2019-10-10 03:16

  在陆胜男无奈扶额的时候,温婉和罗一念几乎同时看向罗念念并喝止她,罗一念还要求她道歉。

  说实话,对于罗念念屡次对自己挑衅,陆胜男大概知道是因为她喜欢赵墨寒,应该是把自己当作了潜在的情敌;如果只是这个原因,陆胜男不会生气,毕竟陷在恋情里的人总是会有占有欲作祟,可像罗念念这样第一次见面,还分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对自己一再恶言相向,她不会原谅!

  所以她只是安静坐在那里,并没有打算阻止罗一念要求罗念念给自己道歉。

  赵墨寒已经炸毛,并没有管其他人说什么,只是站起来看着罗念念冷凝开口:“罗念念!我和你分手已经七、八年了,现在的你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懂吗?所以,你有什么理由对我的朋友口出恶言?这就是你们罗家大小姐的名门教养?我呸!狗屁!再让我听到你这么恶意诋毁陆胜男,我完全可以放弃我不打女人的原则!你,可以试试!”

  陆胜男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拉着他坐下,冲他轻笑着摇摇头,意思是自己并不在意,她也不打算和这种随意诋毁别人的人来往,所以他没有必要这么生气,因为她知道赵墨寒的家族和罗家的家族肯定有来往,必然也有利益牵扯,她不希望他因为自己破坏两个家族的来往;近一年的相处,赵墨寒怎么能不知道她的意思,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给她找来罗家和秦家的报复,他自己这么多年早已给人营造出一个纨绔浪荡子弟的形象,不在意别人怎么议论他,可他不能让别人误会陆胜男,他太了解罗家是怎样的存在。

  罗念念先是怔愣着看了赵墨寒一会儿,忽然就站起来指着陆胜男吼道:“我说她老女人怎么了?我告诉你们,我已经忍了好一会儿了!她先是介入了叶菀和儒寒哥哥的感情,搅和得他们分了手,又掺和进叶莺姐姐和箫睿的婚姻,硬是搅得叶莺姐姐离婚去了美国!今天我下飞机就看到网上的新闻了,她已经和箫睿订婚了,箫睿还特意在网上发了公告,本来应该是叶莺姐姐享有的全部被她夺去!怎么,还不满足?还纠缠在你赵墨寒身边,是不是还想从你这里夺走什么?她都多大年纪了,还好意思跟在你身边,我说她老女人怎么了?这已经算是客气了,我还没说她是个卑鄙的第三者呢!”

  赵墨寒的面上已有青筋隐隐跳动,还没等他站起来说什么,温婉已经几步跑过来按着他坐下,脸色很不好的看着罗念念问她:“念念,你怎么可以这样?是谁告诉你的这些混帐话?你难道没有脑子,就算别人和你说了什么,没有查证你就这么恶毒的指责胜男姐,你这几年在国外留学就学会了这些?请你立刻和胜男姐道歉!”

  旁边一直插不上话的罗一念等温婉说完也过来肃然看着自己的堂妹开口:“念念,你这是什么态度,先和陆小姐道歉!”

  罗念念眼里含着泪花,倔强站在原地:“我不会给这种女人道歉!凭什么?还有你们!你们为什么都要我道歉?这些事情都是叶菀和叶莺姐姐亲口告诉我的!你们和我都是和叶家姐妹在一个大院长大的,叶菀和叶莺姐姐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能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和她们比起来有什么,要家世没家世,要样貌和气质也没有,要年龄也没有、、、、、、不就是凭着她这一脸白莲花的假装清高样子抢了儒寒哥哥和箫睿?她这么爱抢别人的男人,还不是为了钱?所以,我凭什么给她道歉,她算什么东西!”

  说完蹲在地上低声啜泣,肩膀剧烈抖动着。

  “这是、、、怎么了?我和爸才上楼一会儿念念怎么就哭的这么伤心?是不是阿墨这小子又欺负你了?没事,有两个哥哥在这儿呢,念念别哭了。”秦翰一边下楼一边走过来安抚着自己的表妹,不怪他这么说,实在是这样的场景他见过太多次了,只要有赵墨寒在场,他这个表妹十次会有五次哭鼻子,他已经习以为常。

  秦毅只是挑了挑眉毛,并没有问什么,走在罗汉床那里坐下,端起茶杯慢慢喝着,眼神先看了一圈然后落在陆胜男那里停顿了片刻后看起了手里的茶杯,好像杯子里舒展的茶叶就是最美的风景。

  温婉拉着秦翰站起来,和他讲了事情的经过,秦翰的目光满是歉意的看了陆胜男一眼,然后抿唇看向地上哭泣的罗念念,再抬头看向罗一念问道:“大哥,胜男是我的知己好友,今天的晚饭也是我和阿婉邀请她和来我家庆祝她订婚快乐的,阿墨是我们请的陪客,你和念念来看望我爸妈,我本来是很开心的,也觉得你们会和我的朋友相处愉快的,你们就是这样侮辱我的朋友的?”

  罗一念一边忙着拉起自己的堂妹,一边无奈苦笑着和自己的表弟道歉,他知道自己的表弟是再清正凛然不过的人,别看他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但他骨子里的倔强和坚持完全遗传了姑父秦毅,今天念念的行为确实触犯了这个表弟的坚持,看来是很难让他消气了。

  秦毅在一边听着也算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他忽然觉着这件事发生的很有趣,因为他想看看陆胜男接下来怎么做,所以他只是端着茶杯坐在罗汉床上静静看着客厅里所有人的反应,晶莹剔透的茶杯,还有杯子里旗枪林立的根根绿茶,在他掌中缓缓转动,让他看起来更加温润如君子,即使他的两鬓有零星斑白,却使得这份温润气质更如陈年的老酒,历久弥香。

  赵墨寒早憋不住站起来看着已经站起来却依然在哭泣的女孩子大声质问:“罗念念,温婉问的对,你的脑子是让狗啃了么?你知道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吗?以前的你虽然骄纵,起码还知道明事理,现在的你怎么就这么、、、、、陆胜男,你别拉我,让我说完、、、”

  陆胜男虽然看着纤瘦,力气却不小,强硬拉着赵墨寒坐下看着他:“阿墨,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太了解她的脾气,赵墨寒只好悻悻坐下,脸上气出来的青筋依然鼓鼓跳动。

  又让温婉和秦翰坐下后,看着依然倔强站在客厅中间用愤恨和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孩,陆胜男清冷的开口:“罗小姐,即使你这几年不在国内生活,也应该知道我国的法律健全程度;你在国外应该经常听到诽谤罪这个名词,那么我现在告诉,这个词在国内也是通用的,而且国内的执行力不差于国外,你刚刚对我的言论已经造成了我的困扰;我呢,确实很有心机,已经用手机录音,也就是说我手持强有力的证据,我真的可以告你诽谤的哦,罗小姐希望这个名词转换成为动词吗?”

  温婉忍不住悄声笑了起来,偷偷冲陆胜男翘起拇指,秦翰忍不住刮了一下小娇妻的鼻头,也冲着陆胜男无声笑笑,并没有担心自己表妹的样子;罗一念用意外的眼神看向陆胜男,眉间轻蹙,秦毅则是不动声色的扯了下唇角,赵墨寒完全没有见过陆胜男这样说话,目光灼灼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被众人看着的罗念念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就惊怒交加:“你这个心思歹毒的女人,我告诉你、、、、、、”

  “嘘!”陆胜男抬手伸出指尖在自己唇畔轻轻晃了一下后不紧不慢接着说起来:“罗小姐,现在是我抓着你的把柄,所以安安静静听我说话可好?我对你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这么有活力的女孩子、、、啧、、、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呢?你应该和叶家姐妹关系很好吧?闺蜜?或者邻家知心姐姐?我没有见过叶莺,只是听过她的传说,所以不会置评关于她的一切;可是我见过叶菀,嗯,怎么评价她呢,和罗小姐一样骄纵,一样站在父辈堆积起来的富贵光环里看不起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哦,她还有些小聪明,却不知道还有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话,所以李儒寒才会被她自己推的越来越远。”

  就是她这种不紧不慢的语调,还有她清冷安然的态度,客

  厅里的人都静静听着她说话,她并没有被或吵闹哭泣,或安静的环境影响,轻轻端起茶杯啜饮几口后放下茶杯接着说道:“罗小姐,你在国外这几年应该也听过人权这个词不少次吧?这个词在国内有很多种说法,比如康有为的那句:人人相亲,人人平等,天下为公,是谓大同。当然,罗小姐已经将自己定义为特权阶级,肯定会嗤笑这句话;我想说的是,我们生而为人,都有作为人的感情和权利!自古对于感情和婚姻就有门当户对的说法,我不反对,但只是一种现象不是吗?难道普通家世的女孩子就不能想象自己的另一半有家世有能力有钱吗么?难道普通家世的女孩子得到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男人的垂青和爱恋就是这个女孩子各种引诱得来的吗?这是国家法律的认定还是你罗小姐的规定?是,我是比罗小姐大几岁,我也没有罗小姐的家世,所以李儒寒和箫睿对我的追求就变成了我是第三者介入他们的感情了么?我说这些并不是要解释什么,毕竟,我和他们的关系是我的私事,罗小姐有不明白的可以问他们自己,相信他们会给你不一样的答案;我只想说,罗小姐,我是看着秦大哥的面子忍让你这一次,既然我们人生观和价值观如此不同,肯定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希望罗小姐以后做到和我井水不犯河水。”

  说完这一大堆话后陆胜男用歉意的眼光看了秦翰和温婉一眼,然后客气又不乏周到的和秦毅提出告别,说自己日后有空还会来拜访他们夫妻二人,然后看也没看那兄妹二人,和赵墨寒走出了秦家大门,温婉和秦翰自然是一边送他们出去一边和他们道歉,并且说好了这几天在首都还要碰面的约定。

  客厅里的秦毅看着院子里那道纤瘦的背影,无声笑了起来,抬头看到罗家兄妹还站在那里,淡淡招呼着他们坐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